戏剧化的五月

转眼到月底,整个五月感觉过得有点戏剧化,周末节目略丰富,几乎都不在深圳过,回家陪马美女,出差去的,到别个城市走访亲戚寻吃的,这周末就乖乖地呆着,早早把事情办好,就在家瘫着一点都不想动,外面热得分分钟能中暑。

现在各种生活服务多方便啊,想吃什么在APP上直接下单,一小时不到就直接送上门,什么买菜买水果啥的都不在话下,简直是世界上第五大发明,把多少懒人拯救于水深火热中,例如我。

这个月发生的事情还是蛮多的,而且连贯有点突兀,不过也一切顺理成章,算是一个转折点吧,结束与开始,期待六月的新篇章。

具体点说是结束了一份工作,准备迎接一个新成员——一只狗狗,共同开启新生活,可以预想的岁月无痕,但仍充满期待与欢喜。

现在的信息生活,很普遍的现象是接收信息太被动,看什么听什么想什么都是别人的,又称信息不挑食症,对读取到的信息从来不挑,网络平台上喂什么自己就吃什么,别人发什么我就看什么,更不用自己动脑子去消化反思,想想也是无可厚非的,有直线跟曲线两条路径,都恨不得多省力一点算一点,谁还愿意去费事,再延伸出去,嗯,很深的哲学问题。

我不是说别人,自己很大程度上也是,不过还是不时得有警惕心和危机感,这很重要,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说别的,这一阵应该够我忙的了,处理一些事情,读一堆关于狗狗的书目。算是循着兴趣从实际出发吧,kindle上一堆关于狗狗的书已经等不及我了。

养懒

五一节回家妥妥地养懒,吃饭,睡觉,看电视,懒洋洋的一天吃五顿,把综艺剧煲个透。马美女难得有机会大显身手在两三天时间里把拿手菜变着花样让我吃个遍,于是吃完饭看着电视边泡茶吃点零食水果,接着又到下顿吃饭时间。

还任性得想不做什么就不做什么。本来计划好要到附近的海边走走的,看看外面有点晃眼的太阳光,再瞄瞄手上新鲜剥好果肉诱人的菠萝,果断决定还是边吃菠萝边吹风扇看电视比较舒服,大热天的海边有啥好去。

换个地方,没有平时的压力、烦恼,在完全放松的环境里,一天最大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早餐吃什么、午餐吃什么、晚餐吃什么。晚上再去散步溜达溜达凑凑热闹,看村民们茶余饭后的娱乐生活是怎么过的。

在家里的日子生物钟都有时差,晚上早早困了睡,第二天早早起来吃丰盛的早餐。一顿接着一顿。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在广东省内是怎么吃都吃不胖的,回家吃几天才发现以前想法太天真了,吃不胖只是吃得还不够多,吃得还不够好而已。按照在家这么吃法,全是爱吃的饭菜,估计呆一星期就得长几斤肉了。不过也不担心,一上班就很快正常回来了。

记得节前才在电梯里跟同事聊起说,好久没感冒了,上一次感冒都在两年多前,节后回来,同样在电梯里,华丽丽地刷着鼻涕说,原来说话这次容易实现,我决定要好好叨叨,好久没富过了之类的,天上会不会给我下红包雨呢。可是这感冒也是神奇,来得匆匆,撤得也快。

世界读书日

去年前的今天因为世界读书日认识了一个人,怎么没也想到一年后的今天会是这样居家过日子。

刚过去的周末也很特别,又回去一趟重庆,故地重游了一些地方,还惊喜见到大学的好朋友,有爱的人在身边,瞬间觉得自己拥有了全世界一样。

写到这,看到微信一消息,“女生吃饭被人滴入“听话水”迷晕带走……” 此刻是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某人很喜欢给我发此类女生怎么受骗的文章,我说给我发这个干嘛,“怕你被别人骗走啊”,一本正经的样子。好吧,原来被害妄想症还能转移,我在你心目中这么笨的。可是,心里还是甜甜的。

第一次,会对一年后在什么地方与什么人做什么事有所肯定。好啦,去看本莎士比亚的书。

他很喜欢你

清明节回来,最近感觉新鲜事还蛮多的,见到了好久不见的脸孔,“好久不见”真是意味深长的四个字,(清明节期间无意间看到电视播的同名电视剧,平时不看电视的我居然就这么直直的从头追到更新的最新一集为止。)

有的人,不远不近,缘分就到这,再无交集;

有的人,念念不忘,必有回音之时,所有未尽之言,尽在“好久不见”这四个字里;

更有的人,一直只出现在旁人的聊天内容里,被传说过好多遍,她说他很喜欢你,回以微笑。

于是被拉进时间长河的某一段,在不熟悉的游戏规则里大胆前行,也任性地临时退出,留点遗憾,挺好,原来那么意气风发、简单直率、个性鲜明的时候。所遇到的故事都像是故乡,不知什么时候回忆会登门造访,这故乡里丰富迷人,却很难与人分享。

好长一段时间里都以为自己足够独立,不需要也不习惯别人的照顾,当旁边有人可以依赖时,也就慢慢地,变得连矿泉水盖都拧不开了,再坚强的大仙哥其实一直只想当个小仙女。任他世界再纷繁复杂、风花雪月,刻意保持着距离,继续过自己有温度的小日子。

简简单单,不时思考思考人生,庸人自忧完后继续老路子,不过啊,人生那么长,可做可想可学的东西还那么多,这一点还是蛮兴奋的。

年轻气盛

下班回来车上,看到朋友圈里转的一篇文章,关于“车库咖啡创始人苏菂捐出全部股份……”,很感慨 。记得在中关村的车库咖啡里,苏菂跟我说的第一句话,“你就是大名鼎鼎的粟米Sarah啊。”当时跟他有打过几个照面,聊天的内容不记得了,连面容都变模糊,印象中是个微胖,身体略魁梧的形象。让我感慨的是那段岁月,那些在北京实习、晃悠的日子。

那段一个月可以读十本书的日子,那些能沉下心来细啃《百年孤独》类小说的日子,那些一天暴走整个北京城的日子,那些对社会、对人情世故都空空也就无所惧的日子,那些可以和任何人自来熟的日子……回想以往的日子,曾经的自己,像碎片一样散落在不同的地方,在北京、在重庆、在波恩、在欧洲以及游走的各个角落,唯独不在自己正常上班生活的地方,想来不免伤感。

前两天还有收到朋友留言,“看着你那些游记,向往得眼红呐,我又去不了,也没那勇气放不下面子去睡沙发(其实还是很想体验的),只有在你的游记中,跟随你的描述,脑海里体验一番了。”类似的话我之前听过无数遍,好长一段时间里,我认识的几乎每一个人都跟我说过同一句话,“我好羡慕你。” 只是当时年轻气盛的心无法读懂“去不了”背后的原因,也曾一厢情愿地鼓励别人“大胆去”。而自己,随着时间被挟裹在人群前进的大潮里,正一步步靠近这个“去不了”的怪圈里,步伐越走越沉重,变得无趣、生硬、一成不变,连迈出半步的勇气都没有,突然好怕自己变成曾经不屑的样子。

人是怎么从“没钱有时间到处逛”过度到“有钱没时间逛”再到“有钱有时间却不敢也不想去逛”的阶段呢。细思极恐。

与新来的同事不知怎么聊起,“你以前这么活泼的啊?” 立马回答,“不,我一直都这么老气横秋的”。

不过在平凡的柴米油盐生活里倒多了一份踏实感,只是不想变固化,固化了就一点都不好玩了。

莫负春光

过完年回来上班,转眼已是三月中,春节的时候觉得时间过得很慢,早餐、午餐、晚餐,一天时间里可以去很多不同地方,做很多不同事情,见好一些不同的人,上班的日子计数单位要以周记,一周,两周,三周,周一跳到周四,周末回来又周一。不管主观时空是否扭曲,时间或快或慢地走着。

春天的迹象很浓了,三月是我挺喜欢的一个月份,没有一二月的寒冷,天气暖和起来,万物复苏,开始有点雨,但不是四月的梅雨,也少有五六月雨季、七八月台风季的任性瓢泼,三月是温和的吧。秋季就不用说了,一直都是我最喜欢的季节。所以,在有选择的情况下,我很愿意在三四月、八月底九月初、十月底十一月出去旅行,避开人群,气候也是极好。

最近又跑起步来,隔了一个冬天几乎没怎么跑,整个身体要重新去“习得”跑步的能力,不是第一次去捡起这种习惯了,之前有一次三四个月没跑步,再次跑起来就觉得很吃力。不吃力才怪呢,身体的肌肉是配合习惯性运动而存在的,一旦这种习惯变了,原来运动的肌肉没用武之地了,也就慢慢消失。当这习惯再次出现时,没了原有肌肉的持续供给支持,跑步所需的动力要在别的地方转化过来,跑到第三公里后觉得每跑一步都是在跟身体作抗争,没有点意志力都坚持不下去。

让人开心的是,只花了大概三周时间,又重新进入跑步的状态了。我理解的跑步的状态是在自己设定的范围里轻松没有压力就能完成,例如,今天跑着跑着不小心就超过原设的公里数5KM,最重要的是,感觉越跑越轻松,跟前两周跑下来的耗力度不能比。估计再坚持跑个几周,就可以挑战10KM了。假以时日,15KM,半马也是同理可证的,这些我之前都到达过,不过现在觉得安安静静跑个5KM就好,跑的公里数越大真的很虐……

记忆里印象最深还是莱茵河畔的跑,沿着河岸一个来回跑,上桥下桥横跨两岸一圈跑,过雨、过雪、过冰雹、过春夏秋冬,从冬天的野兔到春天的野鸭,从夏天户外狂欢的年轻人到秋天捡栗子的小孩,莱茵河每天给我的景象都是新的,对四季的敏感度也因此萌芽。

最近对从农耕时代一直沿用至今的二十四节气很感兴趣,自然规律里,生生不息又源远流长,真的很伟大。不过对于季节,我有自己的季节地图,上面画面很丰满,例如,三月有好多花看,本地的有勒杜鹃、洋紫荆、木棉,放大点范围还有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大片大片的郁金香田……

花正盛放着,找个时间出去赏花吧,如果没有陪伴一朵花开的时间,那怕坐车时多看两眼……

与主观时空扭曲抗战到底

此时此刻,早上十一点钟,泡了杯红茶喝,电台刚好放到莫文蔚的歌,阳台外阳光正好,天气回暖了不少,凝视四周,吃过早餐后被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屋子,桌上放着昨晚修理过的几瓶花,手边有已充好电近期买了一批新书的Kindle, 回复了朋友圈里好友的发问“你流浪到哪里了”“Going nowhere.” 哪哪都没去。

“Open your eyes. Look within. Are you satisfied with the life you’re living?” 朋友圈里Joey发的图,引自鲍勃马利的话。我悄悄在下面留言,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知足就好。多年前我也会为类似的问题困惑着,现在像是想通般不假思索就知道怎么给出不需自圆其说的回答。

上周跟小钰的对话也很经典,她在思考着生命的意义,生命有无意义的问题。我说生命本无意义,因为无论怎么活,对浩宇星空来说都是昙花一现的微尘而已,但是有人就会把生命过得很有质感,最大限度地去拓宽生命的深度与广度,说底了就是对快乐痛苦的感受力与思考力的不同,这个到了一定程度就不一定会跟金钱相关了,例如,同样收入的农夫与艺术家前,浅层次的和深层次的幸福感受力的不同。回到第一个问题,知足现在拥有的,也憧憬争取更美好的。

前两天读到一篇文章,“人生最重要的三种能力,不是读书能学来的”,其中第三种给我印象很深,让我深有同感,不得不服,术语叫做“应对主观时空扭曲的能力”,通俗一点理解就是现在人感觉时间过得越来越快了,这不仅仅是小时候跟长大后对时间的参照物不同,接受信息总量所占比例也不同,小时候接收的信息知识都是新的,人长大后开始形成自己相对固定生活方式,当人在自己的“舒适区”里时,对每天重复的事不敏感,大脑里主观认为新东西就少,而体验“新东西”恰恰是放慢主观时间的不二法门。所以不难理解,有的朋友回想一年里做过什么东西时,是以一段段旅程为计量单位的,因为每一段旅程都是新鲜的,独特的,让人感觉时间切切实实地过着的。不像常规日子里晃一下,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又一天、一周、一个月,一年,又一年。

正式放假的第一天,朋友圈里陆续在启动满世界跑的度假模式,我看看能找点不在自己舒适区的事也折腾折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