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很喜欢你

清明节回来,最近感觉新鲜事还蛮多的,见到了好久不见的脸孔,“好久不见”真是意味深长的四个字,(清明节期间无意间看到电视播的同名电视剧,平时不看电视的我居然就这么直直的从头追到更新的最新一集为止。)

有的人,不远不近,缘分就到这,再无交集;

有的人,念念不忘,必有回音之时,所有未尽之言,尽在“好久不见”这四个字里;

更有的人,一直只出现在旁人的聊天内容里,被传说过好多遍,她说他很喜欢你,回以微笑。

于是被拉进时间长河的某一段,在不熟悉的游戏规则里大胆前行,也任性地临时退出,留点遗憾,挺好,原来那么意气风发、简单直率、个性鲜明的时候。所遇到的故事都像是故乡,不知什么时候回忆会登门造访,这故乡里丰富迷人,却很难与人分享。

好长一段时间里都以为自己足够独立,不需要也不习惯别人的照顾,当旁边有人可以依赖时,也就慢慢地,变得连矿泉水盖都拧不开了,再坚强的大仙哥其实一直只想当个小仙女。任他世界再纷繁复杂、风花雪月,刻意保持着距离,继续过自己有温度的小日子。

简简单单,不时思考思考人生,庸人自忧完后继续老路子,不过啊,人生那么长,可做可想可学的东西还那么多,这一点还是蛮兴奋的。

年轻气盛

下班回来车上,看到朋友圈里转的一篇文章,关于“车库咖啡创始人苏菂捐出全部股份……”,很感慨 。记得在中关村的车库咖啡里,苏菂跟我说的第一句话,“你就是大名鼎鼎的粟米Sarah啊。”当时跟他有打过几个照面,聊天的内容不记得了,连面容都变模糊,印象中是个微胖,身体略魁梧的形象。让我感慨的是那段岁月,那些在北京实习、晃悠的日子。

那段一个月可以读十本书的日子,那些能沉下心来细啃《百年孤独》类小说的日子,那些一天暴走整个北京城的日子,那些对社会、对人情世故都空空也就无所惧的日子,那些可以和任何人自来熟的日子……回想以往的日子,曾经的自己,像碎片一样散落在不同的地方,在北京、在重庆、在波恩、在欧洲以及游走的各个角落,唯独不在自己正常上班生活的地方,想来不免伤感。

前两天还有收到朋友留言,“看着你那些游记,向往得眼红呐,我又去不了,也没那勇气放不下面子去睡沙发(其实还是很想体验的),只有在你的游记中,跟随你的描述,脑海里体验一番了。”类似的话我之前听过无数遍,好长一段时间里,我认识的几乎每一个人都跟我说过同一句话,“我好羡慕你。” 只是当时年轻气盛的心无法读懂“去不了”背后的原因,也曾一厢情愿地鼓励别人“大胆去”。而自己,随着时间被挟裹在人群前进的大潮里,正一步步靠近这个“去不了”的怪圈里,步伐越走越沉重,变得无趣、生硬、一成不变,连迈出半步的勇气都没有,突然好怕自己变成曾经不屑的样子。

人是怎么从“没钱有时间到处逛”过度到“有钱没时间逛”再到“有钱有时间却不敢也不想去逛”的阶段呢。细思极恐。

与新来的同事不知怎么聊起,“你以前这么活泼的啊?” 立马回答,“不,我一直都这么老气横秋的”。

不过在平凡的柴米油盐生活里倒多了一份踏实感,只是不想变固化,固化了就一点都不好玩了。

莫负春光

过完年回来上班,转眼已是三月中,春节的时候觉得时间过得很慢,早餐、午餐、晚餐,一天时间里可以去很多不同地方,做很多不同事情,见好一些不同的人,上班的日子计数单位要以周记,一周,两周,三周,周一跳到周四,周末回来又周一。不管主观时空是否扭曲,时间或快或慢地走着。

春天的迹象很浓了,三月是我挺喜欢的一个月份,没有一二月的寒冷,天气暖和起来,万物复苏,开始有点雨,但不是四月的梅雨,也少有五六月雨季、七八月台风季的任性瓢泼,三月是温和的吧。秋季就不用说了,一直都是我最喜欢的季节。所以,在有选择的情况下,我很愿意在三四月、八月底九月初、十月底十一月出去旅行,避开人群,气候也是极好。

最近又跑起步来,隔了一个冬天几乎没怎么跑,整个身体要重新去“习得”跑步的能力,不是第一次去捡起这种习惯了,之前有一次三四个月没跑步,再次跑起来就觉得很吃力。不吃力才怪呢,身体的肌肉是配合习惯性运动而存在的,一旦这种习惯变了,原来运动的肌肉没用武之地了,也就慢慢消失。当这习惯再次出现时,没了原有肌肉的持续供给支持,跑步所需的动力要在别的地方转化过来,跑到第三公里后觉得每跑一步都是在跟身体作抗争,没有点意志力都坚持不下去。

让人开心的是,只花了大概三周时间,又重新进入跑步的状态了。我理解的跑步的状态是在自己设定的范围里轻松没有压力就能完成,例如,今天跑着跑着不小心就超过原设的公里数5KM,最重要的是,感觉越跑越轻松,跟前两周跑下来的耗力度不能比。估计再坚持跑个几周,就可以挑战10KM了。假以时日,15KM,半马也是同理可证的,这些我之前都到达过,不过现在觉得安安静静跑个5KM就好,跑的公里数越大真的很虐……

记忆里印象最深还是莱茵河畔的跑,沿着河岸一个来回跑,上桥下桥横跨两岸一圈跑,过雨、过雪、过冰雹、过春夏秋冬,从冬天的野兔到春天的野鸭,从夏天户外狂欢的年轻人到秋天捡栗子的小孩,莱茵河每天给我的景象都是新的,对四季的敏感度也因此萌芽。

最近对从农耕时代一直沿用至今的二十四节气很感兴趣,自然规律里,生生不息又源远流长,真的很伟大。不过对于季节,我有自己的季节地图,上面画面很丰满,例如,三月有好多花看,本地的有勒杜鹃、洋紫荆、木棉,放大点范围还有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大片大片的郁金香田……

花正盛放着,找个时间出去赏花吧,如果没有陪伴一朵花开的时间,那怕坐车时多看两眼……

与主观时空扭曲抗战到底

此时此刻,早上十一点钟,泡了杯红茶喝,电台刚好放到莫文蔚的歌,阳台外阳光正好,天气回暖了不少,凝视四周,吃过早餐后被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屋子,桌上放着昨晚修理过的几瓶花,手边有已充好电近期买了一批新书的Kindle, 回复了朋友圈里好友的发问“你流浪到哪里了”“Going nowhere.” 哪哪都没去。

“Open your eyes. Look within. Are you satisfied with the life you’re living?” 朋友圈里Joey发的图,引自鲍勃马利的话。我悄悄在下面留言,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知足就好。多年前我也会为类似的问题困惑着,现在像是想通般不假思索就知道怎么给出不需自圆其说的回答。

上周跟小钰的对话也很经典,她在思考着生命的意义,生命有无意义的问题。我说生命本无意义,因为无论怎么活,对浩宇星空来说都是昙花一现的微尘而已,但是有人就会把生命过得很有质感,最大限度地去拓宽生命的深度与广度,说底了就是对快乐痛苦的感受力与思考力的不同,这个到了一定程度就不一定会跟金钱相关了,例如,同样收入的农夫与艺术家前,浅层次的和深层次的幸福感受力的不同。回到第一个问题,知足现在拥有的,也憧憬争取更美好的。

前两天读到一篇文章,“人生最重要的三种能力,不是读书能学来的”,其中第三种给我印象很深,让我深有同感,不得不服,术语叫做“应对主观时空扭曲的能力”,通俗一点理解就是现在人感觉时间过得越来越快了,这不仅仅是小时候跟长大后对时间的参照物不同,接受信息总量所占比例也不同,小时候接收的信息知识都是新的,人长大后开始形成自己相对固定生活方式,当人在自己的“舒适区”里时,对每天重复的事不敏感,大脑里主观认为新东西就少,而体验“新东西”恰恰是放慢主观时间的不二法门。所以不难理解,有的朋友回想一年里做过什么东西时,是以一段段旅程为计量单位的,因为每一段旅程都是新鲜的,独特的,让人感觉时间切切实实地过着的。不像常规日子里晃一下,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又一天、一周、一个月,一年,又一年。

正式放假的第一天,朋友圈里陆续在启动满世界跑的度假模式,我看看能找点不在自己舒适区的事也折腾折腾~

周末愉快

过了一个很充实的周末,完完整整没有工作的双休,从2017跨进2018是马不停蹄的忙碌,元旦的周末回家玩,第二个周末也回去见家人亲戚朋友,第三个周末半是忙工作半是自己溜达,直到这周末才是闲下来过个不匆不忙的休息日。

上周一忙完活动那天,下班回来,没到九点钟就睡着了,一直睡到第二天的八点钟闹钟响,整整睡了11个小时,可想而知是积累的多累,不过还好,睡眠真的是无所不能超级治愈的工具,睡醒后又是满血复活的样子,第二天连咖啡都不需要喝了。

这两天还是做了蛮多事情的,和好久不见的朋友吃饭,去拍了个有史以来最贵的证件照,下午茶,公园溜达晒太阳,去逛宜家吃东西,回来各种组装,看着焕然一新的东西还是很欣悦,特别是挑到自己喜欢的物品。

上周末买了一堆书回来,这周要勤快精进,恶补一下非专业领域的知识啦,没有一定的基础作支撑,心里就是不踏实。

好啦,睡觉去。

Hello, 2018

马上就要跨年了,回想两年前的跨年在莱茵河边看烟花盛放,一年前在纽约时代广场看水晶球掉落,今年在中国的某个小岛上,买好烟花,和最亲爱的人一起,静待2018年的到来。

回想2017年,时光平淡,能引起深刻印象的是,遇到一个爱的人,找到一份钟意的工作,也就试着把飘忽的自己稳定下来,把日子过得宠辱不惊。在其他地方,好像也没特别大的长进。

2018年,会更努力让自己配得上更多的美好。

上海印象

从上海的早晨中醒来,吃早餐时听到旁边有人在说”感恩节快乐”,算了下是十一月第四个星期四没错,来得很突然的节日,预示着年末正在靠近了。一年又要过去。

上午开完会吃饭,然后整个下午放我自由活动,跟早上的感恩节来得一样突然。懒得选地方,直接到最游客的地方溜达溜达,以蜗牛一样的速度挪到外滩让司机丢下我。在我印象里,有一条江、河流过的地方都不会差,有水带动着整个城市的脉搏就生动起来了。

多是以省份命名的路,祖国大多省份都跑过了,作为一线大城市的上海,才第一次来,北上广深里,除上海外,其余三个我都生活过或生活着。初听“帝都”“魔都”这样的字眼,好长一段时间里都以为“魔”是“摩登”的意思,今日一走,上海在国家这么多城市里的确很摩登洋气,与众不同。像这些丰富的城市,要住上一段时间才更好体会其中的韵味。

就是交通时间成本让人略崩溃,仿佛交通就是为了磨灭人的锐气而存在的,一个个生活其中的都慢慢被磨得没脾气了。碰到的两个上海司机脾气都很好,似乎堵车又没那么难以忍受了。

独自走在步行街,细细辨识着这城市的风格建筑,想起一些以往走过的路,有点《迷失东京》的复杂情绪,不自觉盈眶的热泪又被咽回去。

人生的可能性有那么多,不管选择何种生活方式,都是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