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1年02月

今天这一天,我们只用来闲荡

重庆的天总是灰蒙蒙的,有时候想装着泪眼婆娑的看看远方,也不得人意。
有人打趣道,只有精神力强大如我,才会在时常阴郁的天色下,笑的这般灿烂。可是不开心的粟米,你们总是难得一见。斯时斯世,回忆并非就是件美差事,想到从前的种种,没有如此这般这般,怕是要伤心难过的紧。
有人说我写的东西太碎碎念,没个章法,这个太高难度了,我写东西前从来没有认真想过,想到哪写到哪,文章天成,天然雕饰,这就是真实的粟米。
前些天看春晚(好吧,我知道,看春晚要被鄙视的),我真的不太明白那些语言类节目的笑点在哪里,他们扔出的包袱(笑点)我可一个都接不住。对此我表示很无辜。
好吧,就说到这里,开学两天就跟开学俩月似的,累到不行。最没天理的,晚上还失眠,这什么跟什么嘛。我想步行到很远的地方,不管这些劳什子法语德语了。
今天这一天,我们只用来闲荡。”(BY 华兹华斯)

An Interview Day

I got an interview in the afternoon for the instructor position for the kids at KinyRoo. I chose a children’s song–Teddy Bear. It used me one hour to learn the first Children’s english song in my life. And during that I was keeping blogging, crazy, huh? I left my cellphone home when I noticed that I was going to be late. When I realized I didn’t bring my cellphone with me. I was already in subway.

Zoey

I took off the subway and transferred to a bus. After 45 mintues, I finally got to the place. And I realized I already forgot the melody of the ‘Theddy Bear’ song, Gosh. But the interviewer was friendly. I acted like a idiot before the interviewer and pretended she was a kid of my student. It was embrassed and funny. I don’t think I’m ready to be a English teacher for those young kids yet.

The interviewer said they would think about it. And she would call me next Wednesday, if she wants me to comee for the next round interview.  So, we’ll see.

心爱的片段

这几天在看吴石牧老先生编的the words of the personages with wisdom—favourite passages.中文名叫《哲人智语 心爱的片段》。是英汉对照的哈。 里面都是各大家的小文章或文章里的一小段,很短的,大概两三百字一篇。后面还有很详尽的英文解释。 有事没事翻翻,会发现里面有很可爱的小片段,很喜欢,找点出来share一下啦 噢噢,这本书跟市面上很泛滥的为编书而编书,随便在报纸或杂志上挑些文章堆积成一本书很不一样。这是一个从事英语教育半个世纪的老先生厚积薄发的成果,这都是在他读过的无数读物中挑出的心爱的片段。 从后面的注释就可以看出,那个时候的人治学态度跟现在人是很不一样的,现在的人太浮躁了,急功近利,静不下心来,远远不到以前人的境界。 很喜欢书的封底里一句话:如一朵盛放的向日葵,每一个花瓣都是它最心爱的片段。 the younger,a girl of sixteen,was strikingly beautiful.i was overwhelmed when she entered the room and never ventured to address a word to her,but kept stealing looks at her lovely dark eyes and curls. i never dropped a hint to anyone on the subject and the first breath of love passed unknown to anyone,even to her. years afterwards,when i met her,my heart throbbed violently and i remembered how at twelve years old i had worshipped her beauty. 手机打字,为了速度,不分大小写啦.

困s我啦

各种困,但是每次躺床上都好一会才能入睡。
再是漫天扯淡吧。
今天见到了久违了两个星期阳光,天气好得不得了,这几天都不太冷。
嗯,在夏天热s人冬天冷s人的重庆待久了,你也会变得像我这样,就这么点追求,就这么点要求,要是哪天天气悲悯一下的话,就能把我感动得不成样子。
我这算不算很知足常乐啊?那么知足常乐也是在非人的条件下憋成的。
那啥,开学第一天就被老师表扬了一下,(权当是表扬,因为我没在场,上课差点迟到了,是同学告诉我的),上学期末的综英考了全班最高分哩,小虚荣一下,平衡一下自卑的心理。人嘛,总要找点证据让自己cheer up起来,虽然不会维持很久。
很多课,各种忙,发现就周四早上不用上课,周四是唯一一天能让我睡个懒觉的啊,可怜的是,好不容易可以睡个懒觉,还是抱着罪恶感的——听力听了么?阅读看了么?你好意思睡这么晚,你好意思这么无所事事的胡思乱想?你。。。好吧,我被自己的各种声音打败了。
安拉,亲爱的们

早起什么的一点都不浪漫

今天上了三种语言的课啊,英语,法语,德语,给力吧~
早上四节,下午四节,晚上三节,七点钟起来,晚十一点半睡觉,早起什么的一点都不浪漫。
粟米说“开学的第一个星期特别难过”,注:难过在这里用作动词,可适当向形容词拓展。
今天才星期二啊!!!开学上课的第二天!!我怎么感觉已经过了一个月呢。那个调调说着“搬进新教学楼,我们的日子越来越难过了。”
回到学校这几天都没怎么上网,亲爱的心爱的各单位请放心,我很好,勿念。
其实这次我想叨叨的是,我二外是选法语还是德语呢。今天去听了两个语的课。啥子情况,似乎没这么简单。
很有趣的老师,教法语是个留着披肩长发的男老师,那个豪迈的艺术家气质,在巴黎街头的画家或是流浪街头的歌手范,而且板书跟他的头发一样飘逸。
德语老师呢,刚刚留学回来的美女啊~上课很有激情,同学们那个沸腾呐!好喜欢这老师。
各种问题,各种阻力,摆在面前的事实是学习德语没前途,这里的没前途是说可能像美剧那样出了一半就被砍了,学不了一个学期就被中断,然后到大四再补。各种担忧,或者,韩语?日语?俄语?
法语!!!
每一次选择都是一次放弃,一次忍痛割爱。
上一张去年八月份的照片吧,最近没怎么照片,主要是过春节长肉了

清晨呓语

早安各位,周二的早晨,空气依旧相当难受,今儿个是2月22,还有几个时辰就是22:22,记得元宵晚会上,主持们为2这个数字各种纠结,熟语云:天长地久有时尽,二来二去无时休,好吧,这是我编的,同学们,今天你2了吗…..
分享一句话:迷惘时,要么多读点书,要么多赚点钱。这些对拓展自由,对安置灵魂与身体都有用,新学期开始了,同学们加油!加油!加油!想象是来自林志玲的鼓励声。

别挡着我走路

阅读提示:这里变成了我日志的地方,很琐碎的小唠叨,以下内容较沉闷,介意的可以转频道了。

明天开始上课,so绝大多数的同学都在今天回来报道了,其实没啥手续,就开个年级会,然后明天按课表上课。什么注册,发书一系列的东西,都是第一个学期的事。
新学期,学院搬进了新有教学大楼,怎么权衡利弊,我怎么都觉得弊大于利,不宁愿搬。我的理由很简单,新的教学楼远,旧的虽然很破,很被嫌弃,但它近,离宿舍不用五分钟的路程,两百米左右吧。 新的教学楼好远啊,感觉比中国的上下五千年历史还要长,这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吗?早上我要睡少十五分钟的觉来赶路!!!你能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么?十五分钟的觉!!
再扯扯教学楼的结构,旧的呢,知道的人都会用两个字来形容“迷宫”,结构太那个抽象了,找个教室都找半天,有人就因为在里面迷路而考试迟到的,在里面上了一年的课了还会迷路的我感到很无语。
新的教学楼暂时没参观过,今天就去了一个教室开会。可有趣了,先上一下楼梯,然后再下一段楼梯,转个弯就到我走的教室。只能说,教学楼也疯狂了。
今天又到了昨天迷路的地方去,我在没有问路的情况下居然找到了点!!那个成就感啊!!
鲁迅说,世上本没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有了路。
我想说,世上本没路,走的次数多了,也就不会迷路。
嗯,今天到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