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1年02月

破孩子

温馨提示:以下内容含有抱怨成份,如心理承受力有限的人请在家长陪同下观看。

我已经持续低迷了二十四小时,谁来cheer me up呢。
在我身上,只能说没有最糟糕只有更糟糕。昨天是非常艰难的一天,自己犯的错,自己埋单,不敢说,也不能说。
回校的路途有多艰辛,如果我有那么豪放的话,经已爆出数百句粗口“顶伛个肺”,无语到只剩下两个字“畸形”
畸形的人,畸形的制度,畸形的环境,畸形的世界…
这个畸形能让多么淡定的一个人变成愤青。
找个人来骂骂自己以求内心好过一点。简直是求虐待。谁谁说得对,我太任性,不懂事,不分轻重缓急。
什么时候我才能不用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担心呢。

一直以来我以为自己已经够独立了,毕竟都离家读书差不多十年了,其实不然,我远远不够独立。很多时候茫然失措,还是找人来帮忙,好像一直在温室里精心呵护的小花,一点都受不了风雨吹打。
都怪你们,都把我宠坏得这个样子了。
有你们真好,一直陪在我身边,在我需要的时候一直都在。
今天也好不了哪去,那个谁在跟我开玩笑吧,停水了,一个人提在重东西在大街上找不到路的绝望,只能怪自己是彻底的不妥协的大路痴兼大白痴。
感觉很糟糕,不想吃东西不想动,腰酸背痛的,躺床上休息了几个小时,睡不着,脑子很乱。
好久好久没有这么沉迷过。
我又嫌弃我自己了。
无间道里不是说“出来混的,迟早要还”,我已欠下太多,我用什么来还。
请别对我太好,我受不了失去的感觉,也接受不了太多的爱,只会增加我的负罪感。
一个缺爱的人,一直拒绝只是在保护自己,不相信这么磅礴的爱会让自己遇到,太美好的东西从来不属于自己。我一直知道。

好吧,用心准备我的专四,收心。
我还是我,别人眼里整天嘻嘻哈哈没有烦恼的粟米。

不告诉你

一个圈子里,竟然上演着这么多的爱恨情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当所有故事交织在一起时,那个叫精彩纷呈。
精彩都是别人的,我什么也没有。

讲开又讲

收拾好东西,明天的这个时候我该在学校了吧,so,我历时二十五天在家好吃懒做的假期come to an end噜。
今天是元宵节,中国情人节,想想好多年都没在家里过汤圆节了。热闹都是别人的,我什么都没有。小时候的元宵节,邻居一大群孩子去偷菜,然后一起打边炉,有个习俗是说一定是去偷来的菜吃了才会通心,买的不算,所以到了这一天,很多菜农都只眼开只眼闭,过节嘛,都懂的。不过孩子们长大了,离家工作了,或者移民走了,也只这可爱的习俗带走,留下美美的回忆。
其实,写东西跟吃东西一样,要不不吃,要不一下吃得差不多撑s自己,说开了,就没完没了。
离离合合,人生常事,也无所谓来来去去,走走回回,哪里才是归宿,习惯了就好。终点,起点,风景轮换,每一次都伴着一个resolution:今天开始我真的要努力了。然后热情很快被浇灭,回复老样子。
平凡安逸的日子,妈妈煮饭,爸爸洗碗,看着他们平时小拌嘴,围着我转,为我忙,温馨的加菲猫式生活,下个暑假再见吧。
但愿人长久,千里只禅娟,你看,今儿的月亮很圆。

得闲倾葛

浑浑噩噩的一天又一天,都不知道自己干了啥,大部分时间在电视上网上,感觉被牵着走,不动脑的不动手的最安逸了,嘻嘻哈哈打打呵欠又到睡觉时间。
努力为自己的非不作为找点证据,这几天看了几本书《看不见的城市》,《遇见未知的自己》,《仓央嘉措的情诗》,现在在读《当下的力量》。第一本我不评论,第三本,嗯,果然很缠绵,要是谁给我念念的话,肯定吓得我一身鸡皮疙瘩。第二本和第四本,如果你听过或读过就知道,这是灵修系列的书,关于心灵修养的。
《遇见未知的自己》,我想说它是生活哲学版的《苏菲的世界》,写得通俗易懂,比死板说理的教科书要有趣得多,关于读者的人群,貌似是给那些处于家庭和工作困惑中的中年妇女看的。女性读物。但心灵修养没有年龄和性别歧视的吧,看看会有启发的。
很多东西不怕艰辛不怕失败,只怕生疏。太久没做听力,一套套的题啊,我现在对听力有畏惧感,一拿起卷子来比一个人走夜路还要痛苦。
还有一个星期就要开学啦,四月份要考专四。谁谁用鞭子抽抽我吧,别跟我客气,抽醒我逼我学习去。
2011,你要努力变得更强!

可爱的大耳牛

昨天看了《岁月神偷》,大过年的看这么悲切的戏好像不太靠谱,看片名就能读到残酷感了.其实想看这电影好久了。

   结局多悲情,主题多深刻,主角表演多入骨,情感多辛酸,背景多贴近时代,通通都不是我想说的。我只想拾起温情的小细节。

   戏里的妈妈叫大儿子,小儿子,丈夫分别是阿哥(站在弟弟的角度),细佬(站在哥哥的角度),老豆(站在兄弟两的角度)。小小的一个称呼,把全家人紧紧的系在一起,感觉特亲切,能从中看出一家人其乐融融。温馨的亲情,这些与金钱无关,与权力无关,更不会随着岁月流逝而消褪。

    当细佬犯了错,侠盗罗妈妈追着他打的时候是叫他“大耳牛”的,

    大耳牛,大耳牛,久违的名字,童年的记忆喷涌而出,小时候我和哥哥在外面犯了错,妈妈会拧着我们的耳朵说“叫你“大耳牛”,看你下次还敢不敢!”于是每次都喧哗着比戏里更悲情。

    可能你已猜到,“大耳牛”是粤语,不听话的意思。

    长大了,“大耳牛”已收藏于记忆的深深处,不其然的蹦出来,只会淡然一笑,回忆的味道是甜甜的。

everything i do

每隔一段时间,一个月左右吧,这个想法就蹦出来一次:我不要写微博,我不要微博,我要戒掉微博……一个声音在内心苦苦呐喊着,但迄今为止,戒得最长的一次是两个多星期。

我想要的只是一个藏匿的地方,感情安放的地方经已变质,或者,是我的心态变了。

标题啥的最讨厌了,每次我都是瞎填的,如果跟写的东西有联系的话证明这个人脑子瞬时短路了一下下

love letters

测试性质的,手机版的粟米网还不错嘛,写日志时有标题有内容还可传照片!!(貌似这是最基本的项目,但我要求就这么低了)
还是微博比较轻松啊,一两句话搞定,日志给我感觉有点沉重,每次都拉到近千字没完没了半死不活的。写完自己都不想看。
某缺说这姑娘太能扯了,天南地北任逍遥的。我在想难道这是没有方向感的好处?扯起来才不管你东西南北中呢。
好吧,今天的关键字是“情书”。如果没被虫子咬了老鼠啃了,抽屉里应该塞满了这类物体的。当然,锁着,钥匙丢哪也不记得了。没有要重温的欲望,没意思。我就想着,情书是用来烧的,像某些肥皂剧的老戏路,多潇洒啊,还有温度。如果一片片撕开再烧就更perfect啦。
如果你这时在想这女的有病这就对了,现在这个变态的社会里,有一点不正常是很正常的事。
够两百字没啊,我要收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