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1年04月

粟米在北京

半个月没更新了都,我知道你想我的。哈

好吧,以四月十六号来作个华丽的分割线,之前是准备TEM4的日子,之后是流浪的开始,exile,我喜欢这个词

其实也是专四前一周临时作的决定,各种条件各个声音在向我诉说:你真的要去,你真的可以去,你必须去!我是个很容易被鼓动的人,心血来潮也好,一时冲动也罢,Finally,I did it.

只是买了票,其他什么也没管,去干嘛啊,想去的地方,见什么人,通通放一边去,我知道到时上天会给我安排的,kidding or not.

于是,考完专四第二天,我就很神奇的出现了在北京,以致我跟北京的童鞋说粟米在北京的时候,收到的不是惊喜的回复,而是压根儿不相信!微博上都是一片怀疑的声音。我在想,我平时表现有这么恶劣么,貌似狼来了的游戏我都只玩第一次的。好吧,连我自己都难以置信。好勇是吧,我也这样觉得。

很多人问我怎么在上课时间出去玩了,还跑那么远去北京。其实我早就说过了。只想给自己放个假,换个城市生活几天。没什么特别的理由。那些啥私奔,离家出走这么浪漫的词不适合我。至于是北京,第一次来,北京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很有底蕴的城市,要真正领略这里的意味,不是走马观花的事,在这里生活个两年就差不多啦。

照片陆续更新中,严打私藏~

 

 

我才不减肥呢

上周四上选修的时候无聊写的,没办法,教室里没啥信号,总得找点事打发自己~

电脑里收藏了两个音乐专辑,年代久远了,忘了是谁分享给我的,突然想听,翻箱倒柜的找出来。一张是纯音乐,其实我不了解曲的背景和作者,很轻柔的曲风,听着很舒服,还有一张是轻音乐,很自然的天籁啊。很难描述,属于那种一百个人听有一百个人喜欢的。但歌曲信息比较少,有空再找找具体的吧,真的好好听,适合在平静的不平静的日子里听。

音乐的力量,很纯粹也很强大,里面夹杂着各种情感,我在听旅愁的时候,那旋律太压抑了,听得我都想哭,不得不马上按停。情绪极易受感染,得只能逃离消极的环境来保护自己。

最近一直感觉很饥饿,饥饿的年代又回来,这是第几度发育啊,吃好多东西,但还是饿饿饿,感觉什么都吃得下,很可恶的是,看着现成的东西不吃,就想吃难找到的。关于减肥,我才不减肥呢,一个考了营养师的师兄跟我说过在二十五岁前随便吃,过了二十五岁就要注意了。理解,新陈代谢走下坡路的时候要keep fit嘛。

还有在微博上看到一句话说“女人要是连美食都享受不了的话,谈何享受生活”我真想举手举脚赞成,如果不影响雅观的话,说得太好了。eat pray love中为何把eat排在第一位,不同的人有不同看法,结合一下电影,我的理解是当一个人走过一定的人生阅历后,会发现,pray视环境而定,love随人事而变,只有美食从不背叛人。(ps:我还没到这么看破红尘的高级阶段)

过了三八节后,身边的女同胞各种各方面突显女性母性的一面。在外表上没啥突破,于是从内在寻求改变啦,发现我也很有贤妻良母的潜质呢,贤惠贤惠,这个不是闲在家里啥都不会。

 有事没事研究一下美食,上星期对寿司很感兴趣,迫不及待买材料回来就试着做了,而且还得到试食者的一致认可好好吃。可得意了。

上面是我前几天照的花花,是不是很美呢~

美女是怎样炼成的

我在谋划着一本书,书的内容写作手法啥的都想好了。

书名叫《美女是怎样炼成的》,内容的第一页写着:“天天天然spa,第二页写着:“天天爬天梯”,第三页留空,第四页留空,一直到第N页,还是留空,在最后一页写着:此方法只适用于重庆美女。

你的笑容暴露了你的怀疑,你的一脸不屑告诉我你不信。那请跟我走,思路上!

在这里,雾朦朦的,太阳比弹琵琶的姑娘还要羞涩,千呼万唤都不出来,整天沐浴在水气里,天然的保湿spa,没晒过太阳,皮肤能不白嫩么?!可怜心情有时候也跟着天气阴暗起来。

对于像我这样天天要洗澡的人来说,可动感了,去打一壶水要下五层楼,再下一层斜坡,再下三层楼的楼梯,总共九层楼的落差,每次打完水上来,脸都白了,心跳快没了。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也不是你在我眼前我看不见你,而是提着两壶水爬着天梯回宿舍。洗完头发还得下去一楼吹头发,可怜我又长又多的头发啊,还永远吹不干的样子,当有一次我发现我是第一个去最后一个走的时候, 我连出家的心都有了。在这个地方,你不想减肥都不行。难怪我在重庆几乎见不到胖子,原来地方使然。

And,限电以来这几天,天天早餐吃面包,再这样下去的话,我怕下次见到面包估计都要吐了,oh nonnnnnnnnnnooooooooooooooooooooo

贴上几张昨天出去玩的照片啦~

看看以前的照片,发现一个规律,三四月份是我最fat时候,我我我。。。。

才不减肥呢,夏天的时候自然会瘦了~

桃园大酒店

一夜之间宿舍的功率从八百瓦降到了五百瓦。以前老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这日子越来越难过了。现在直接跳跃到:这日子没法过了! 为什么就我住的园区这么杯具呢,历史悠久这算了,还什么都没有,连最基本的冬有热水夏有空调都保证不了,(这个在重庆来说是必需品,没了真会s人的,特别是夏天)。那啥历史悠久在这里是又老又破烂的意思。 真的很破,这是学校最早的宿舍,老到什么程度呢,曾有人说,那些七八十岁的老校友回来学校探亲,能够指着我们宿舍的床铺巍巍颤颤很激动地说“这个床是我以前睡过的!”很可怜的告诉你,这不是笑话。 我大一入学时,进到宿舍楼下心一下子就凉了,看到宿舍的门时就彻底崩溃啊:我将要在这个地方开始我惨不忍睹的本科岁月。破门,破桌子,坍塌的床铺,没热水,更没空调,风扇声音很大,风很小,外面的水龙头都这么原始,住顶楼,跑楼梯就算了,夏天最热二十四小时无温差的蒸炉,和我心中理想的大学宿舍落差太大了。
更不可思议的是,我居然在这破屋里活着度过了将近两年的大学生活。
自嘲还是自我安慰,我们的环保意识走在全国前列啊,五个人一天才用那么一点点电你能做到么,神马低碳环保主义者只要对比一下桃园的生活都会含恨惭愧去了吧。
基本上能垄断的都被垄断了,先是断网,按时断网这个我没意见,但那破网慢就算了,还有事没事的跟着玩断线,在关键的时候,若你是空气的话,早把你撕碎了。
接着是断水,喝的水,我们的生命之源一直掌握在送水的大妈手上,送水的是上帝,等得我都快脱水了还得感谢大妈在千钧一发的时刻出现英雄式的救命之恩,能送到宿舍的只有一家,你敢有意见么?信不信我拉黑你彻底断你饮用水!!
接着,限电,是先前的八百瓦,开饮水机的时候就不能吹头发,吹头发的时候就不能同时烧水。现在更离谱了,电脑不能同时打开,每台要隔六秒钟,开饮水机的时候要把电脑的电源都拔掉,手机充电也不行。这么喜感的事情每天都要纠结好多回。
为什么说改就改,也不问问我们同意不,答案是必然的,背向所有人的意愿作的决定有意义么,能长久么。说大一点,民主是什么东西啊。在最有教育前景的群体里都做不到的话,谈何延伸到方方面面,都是扯谈。为什么静坐,抗议,绝食,骚乱还没出现。有的人情绪很激动,各种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