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1年06月

站在大二的尾巴上

还有明后天两门考试,考完试就真的期末了。站在大二的尾巴上,二千多年前那个站在河边的老人是不是也这么感慨,“逝者如斯!!”
好多天前和某大叔的简短对话: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最近在忙什么呢?
–学习,生活,你呢?
–工作,生活。
感觉你读了好久书了,怎么还不毕业?
–你也工作好久了,怎么还不退休?
——–休止符——
我想表达的是,已经不止一个,问我啥时候毕业,怎么还不毕业之类的。(我没毕业不会是在碍着地球转吧,撞豆腐去) 我不知哪来的我干什么了给你错觉是读好久书应该毕业了。难道我已经练出老油条(这是个好词)的功力了?千万别说是我照片看起来有那么老,我会伤心s的。
我想大概可能应该是因为在微博混了比较久吧,(完了,都对我审美疲劳了。墙角数手指去>_<)
站在大二的尾巴上,紧紧抓住不放。老大不小了,对学习,对生活,对感情都有了较为深刻的认识,在经历教训中成长,褪去稚嫩,走向成熟。不能再把所有的任性当作你情我愿,不能再把真心付出的被爱当作理所当然,不能再拿年少不懂事来为自己找借口,面对一个个年轻的面孔,我已经没有那样的资本去为自己辨解。今天看到一句话说得好:丢下的,拾起的,是选择,懂得取舍才得获取更多。我想这也是成长必经的过程吧。
一年前,两年前,我也许会怎样怎样,我现在不会了。
一年前,两年前,我也许不会怎样怎样,我现在会了。
比如,学会爱人的能力。更多的去关心关注身边的人。每天用笑容去拥抱生活。谁谁说生活就像一面镜子,你向它微笑,它也向你微笑。这个我真的相信,有什么好抱怨的,努力做好自己已经相当不容易。我发现,善于发现生活中的美的人比较幸福,不信?你看我。哈^_^
再比如,学会拒绝,学会放弃,不拖泥带水。对女生来说,这点灰常重要。说白了也就是要抵得住诱惑,总之,要懂得保护自己。
再再比如,爱自己,善待自己。
再再再比如,想不到了,这个纯粹列个队形与前面保持一致而已。囧
好咧,嘘,别吵我认真复习~

下一次,更勇敢

又到一周粟米抨击时间啦。
有时候很多东西真看不惯,例如学校里跑的车怎么老鸣笛,例如你怎么踩到我脚了不道歉,还是高跟鞋,再如你聊天在哪聊不好啊偏要堵在楼梯间。之类的。
想把一些话写下来,给你,给自己,给过去。
我最不喜欢解释。懂你的人无需解释,不懂你的人解释也没用。所以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没出息。
曾经有人给我短信这样说的:你是上帝的宠儿,但上帝不会永远宠爱你一个的。我看了哭笑不得,这是个很有才的人,我能想像出他打这字时是多么恶狠狠的态度,恨不得把我撕碎了吧,还能编出这么富丽堂皇的骂人话。其实我想回复:我什么也不是。是天使是魔鬼,是宠儿是弃儿,全在你一念之间。好出罢坏也罢,我不是活在你的评论之中,别人那么多的意见,如果我都去耿耿于怀的话该活得多累啊。赞美的话有时还是会偷偷乐一下,然后一笑置之,忘掉。对我有意见的话(这个貌似非常稀有,估计真恨我的不会说出来怎样怎样,或者不好说出来。但我相信第三种可能,你猜),通常我会盛气凌人的问“你对我有啥意见你说”在恶势力底下的人儿还是很会见风使舵的,一直在贯彻“彻底认错,坚决不改”方针五十年不变。如果真的是伤了人心,愧疚感就会活生生把我郁闷s,然后去找人骂我打我,心一下子就好过了,可以底气十足的说,我不再对不起你了。我就是有这种自虐倾向,变态的一个人。
我灰常反感那种一旦什么也不是的时候把过去抹得一无是处的人。过去,它一直都在,念念不忘的过去,不忍回首的过去,美好的过去,忧伤的过去,无论心理历程怎么变,是承认抑或拒绝,那么客观存在过的过去在你多变心情下反复被改写。
老把过去当事也不好,过去不是你的救命稻草,没必要死抓着它不放。有的事情在一定时间一定场景里的催生,别放到现在的新条件下咄咄逼人,还理直气壮的问“为什么当时会这样”,你为什么不自己想想呢,答案一直在你心中,只是你一直拒绝接受而已。
前后不一,被你真心捧到天上的,是我,被你狠狠摔到地上的,还是我。从你出现在离开,我还是那个我,不悲不喜,只是你的期望值不停的往上走,而我跟不上这上升的步伐,或者是我不愿意。这世上除了爸爸妈妈哥哥,本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收到多少,付出多少,即使没有可靠的计量方法,我相信两者是平衡的,只是领域不一样。如果用快乐作单位的话,你接收到的快乐等于你所有付出的总和。或者大于。不管怎样,你接受或者是不接受,我回望的过去是可以面带微笑说谢谢,然后挥手说再见的。那些人那些事曾教会我成长与爱。
换个角度,这也算是一种解脱吧。我没有亏欠你什么,反之亦然,随你怎么想,是你的事。
下一次,更勇敢。

失眠到天亮,天亮说晚安

恭喜我,这个夏天以来第一次热醒了,天气其实不热的,还没有三十度,不知道我为啥会那么严密的盖着厚被子,睡觉前明明没盖的啊。真幸运我没有把自己捂住阻止呼吸,不然第二天连自己怎么s的都不知道,那可冤s了。
从三点多一直失眠到五点,热倒是已经不热了,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想起一些人一些事一些情,耿耿于怀,索性开机写点东西,我知道这是睡不好是在进行自杀式的慢性毁容,我不容许自己熬夜,不容许失眠时候起来干别的,鄙视自己的胡思乱想可耻行为,然后进入自我厌恶s循环状态。
曾做过一个测试,日文的网站,做完后还得找人把结果给我翻译过来,囧,很中肯的说,那是我认为做到的测验中最准的一中。大概记得内容,它说我的优点,里面有一个就是想像力丰富,(-_-这一点有待考究,我觉得我的想像力早已泯灭在教科书上),缺点列了三个,而我三个都是一样的,臆想,臆想,臆想,懂日文的童鞋告诉我这是多疑症的意思。好吧,无可否认,我挺恨自己的一点就是想得太多,顾虑太多,从而错过好多美好的东西。解释一下,这里的多疑不是表现在对人对物的怀疑,我挺容易相信人的,我信仰美。我的多疑表现在对未来,未知的无法把握的不确定性上。
啊,窗外天都亮了,桃园的小鸟们开始吱吱喳喳的用我听不懂的语言在聊天,我竟然这么潇洒,失眠到天亮 。这么诗意的东西竟然发生在我身上,要不是没有证据,连我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为情所困,受了什么打击之类的,就像小说里的老掉牙的狗血套路。我强调一下,我真没有。只是想不通一些事,谁来给我一个解释。
估计明天眼睛更不见得人了,前两天背毛概,高强度的看书看得眼睛胀痛用痛的,昨天看电影《追风筝的人》眼泪掉得稀哩哗啦的,幸好只有两个人在宿舍,幸好馊馊的很专注她的游戏没注意到我,不然形像大变啊。你能想像一个看恐怖片能笑出来的人在看别人可能觉得很普通的剧情片时哭成这个样子么。我的泪点很怪,我自己都不知道下一次会栽在什么情节上。扯回来,于是眼睛更肿了,更囧的是,还要带哭肿的眼睛去见很久不见的老乡们,真希望世上有急救药治丑脸的。但我拒绝化妆。
好了,我再尝试一下挣扎一下能不能睡。天亮说晚安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是和你一起看毛概

我想到很多标题的,例如很猛的“露点姐,豹纹哥”,(今天路上看到的,那个撩人呐。)

例如三三的那句“很多男生陪我一起走过,但不代表什么”(这句忒有哲理了),还有其他的突然想不起了。突然小鬼的短信说“粟米妖,一起毛概吧”,于是改成现在这个啦。
噢噢,今天一个很传奇式的人物加我qq了,说他传奇是因为这是他第四还是第五次拉黑我然后再加我好友。他追求我,拒绝,拉黑我,再加我,追求我,再拒绝。恶性循环了好几次。加吧,一年多没联系过的人。我很大气的,嘻嘻。

晚上开会时和三三聊天,我跟她说起这个传奇男,之前听说过她认识他。于是有这么戏剧性的对话。

我:那个人开了奶茶店,今天向我推销。
三:你们怎么认识的?

我:他追求过我的。
三:他也追求过我。

我:真巧啊。(请注意这是很意味深长的三个字。)
三:他什么时候追你的?

我:应该比你早,大一刚入学,军训时。你呢。
三:大一下吧
。。。。

然后我们发现还有一个人也是都追过我们两个的。什么是默契,这就是默契啊。我们都喜欢黄色,发现在用同一个牌子的国宝眼笔。在说对方漂亮时,意味深长的回答一句真巧啊。
ps,大一上有一段很风花雪月的日子,刚入学就有三四个男生同时在展开追求攻势,同年级的,大二的大三的,各专业的。
有人说“要有多勇敢才会回望过去”。其实我觉得没什么。还挺有意思的。那是一段不可复制的日子。因为人会在新鲜感中长大,成熟。现在的我就不会像以前那样啦。也许没有那激情,也许厌倦了,也许害怕了,也许。。。

某某同学老是扯着我叫我讲这些小故事。或者有一天我会把这些事这些情写出来。看心情吧,哈。我是个很有原则的人,我的原则就是看心情。

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今天第n个水壶在我手上自杀后,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我那么爱它,它竟然粉身碎骨也不要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别指望我再买n 1个。以下内容有些凌乱,精神错乱者不宜。

最近一同学和bf分手了,各种忧伤,我听到消息时第一反应就是:我的巧克力没了!!!结果在一边哭得比她还伤心,要是她知道我在哀悼我的巧克力而不是为她忧伤的话,我估计她连杀了我的心都有。

我的巧克力~我的德菲丝~还在她bf家冰箱里啊啊啊,让我和巧克力一起去当他们爱情的陪葬品吧,只要我的巧克力回来。

很多时候,时间,地点,事情的发生,经过,我都告诉你,人物与结局你就自己猜吧,于是风声转了一圈回来后,各个版本,各个闹剧,人类的想像力是无穷大的,当想像力与八卦碰撞出爱的火花时,最初的,一路穿越人类的认真而猥琐的娱乐细胞,以比病毒更新换代更快的速度变异着,走到最后,哭笑不得。

我以作为一丁点的谈资,供茶余饭后消遣为荣吧。

亲爱的,安。

我的生活,不容你窥视

第一次去联谊,记下。

自从上大学以来,一直有各种联谊会,但我一次都没有参加过。感情生活已经够烦了我才不要还去联谊搞个新关系来玩。最重要的原因是,学校里的男生,长得什么样,这个我真不敢不抱太大希望。

这学期来,班上的女生特别的活跃,就我听说就有好几次的联谊了,工程院的,经管院的,计信院的,总之是男生比例较大的院。每次都有叫我去,以各种理由推脱掉了,事实上,我是真的忙的呢。

这次,又叫我去,百无聊赖,心情继续忧伤,就答应了。更何况,我的去不去决定着另两个人的去不去,好吧,这次破例啦。于是就有了第一次的联谊。

其实联谊这个词听起来不大好听。你可以理解为学生版的“相亲”,不过结果不是结婚而是交男女朋友而已。几个不认识的人由一两个认识的人组织坐一起,聊天,吃饭,各种玩耍等等互相了解的活动。

我们五男五女,一起吃火锅,聊天,介绍。我们谈话的内容很重口味,学校里哪个院之前失踪的女生最近在江边被捞上来了,哪个楼闹鬼的各种版本,哪个楼又有人跳楼之类的。这类话题永远不过时,涉及到切身利益而又满足八卦需求的,当然为人们喜闻乐见。

第一次联谊我就当了逃兵,其他人继续下半场活动,我就申请撤回来了,累,困,我白天还出去参加了一面试呢。火锅吃到最后时我眼皮都差点睁不开了,有没人在吃饭时候睡着的?我差点开了先河,丢人丢到家啊。

席间,马美女给我打了电话,前晚她挂了我电话后,我估计还在生我气,我都没回打过去给她消消气。一直想打来着,然后拿到电话又忘了(我知道这经历大家都有的)。很明显这次妈妈语气缓和很多了,说完之后心也坦然不少。中间有个误会,现在明白了。是我的错。

其实妈妈挂我电话的原因很简单,那天晚上上完选修课回来,本来就挺愤怒的,那老师实在认真得很欠扁,我对他无语了,听见后面民怨四起,怒气才强压下去。回来宿舍马上打开电影来平缓一下心情,看到一半时开始,连接了四个电话,每个都拖叠好久,没完没了的样子,我说真的不想说太多,真想直接挂了算。本来心情就不大好,你偏偏挑这个时候来逼我。于是脾气不大好,说话态度不好,语气有点冲。才刚刚放下电话,都十一点半了,妈妈的电话接着响起来,一开口就问我和谁在聊电话聊这么久,打了一个半小时都打不进来。我也不知道我说了些啥,然后妈妈直接挂我电话了。这个人难得潇洒一次,平时聊电话时比我还忙的样子。

好吧,这两天心情很低落。病了一场,瘦倒是没有瘦下去,皮肤又白了,更苍白了。憔悴样,自己都不想看。

内涵是啥子

中午吃完饭回来路上,三三突然跟我说“看了你网站才发现你还是有一点内涵的”。

才发现,内涵,这个人是在用矛盾修辞法么,我表示华丽丽的受伤了,然后赶紧安抚我,其实确切来说是委婉的自夸。原来你平时也看那么文学的书,还写写评析,有自己的想法观点,长得又漂亮又有内涵的人云云。

好吧,我承认我们平时谈论的话题都很肤浅,谁跟又谁一对了,哪个院有帅哥啥的,哪种化妆水好用,衣服怎么搭配好看,诸如此类。但不影响我有一颗文艺的心呐(不许吐!)

多看看各种有益的书(有益的书可能于每个人都不一样,总之自己感觉到收获就ok).不太喜欢也要浏览一下当下各大新闻,只为听别人说话时不至于听不懂。不至于让内心很空虚,不知道你有没这样的感觉,一个人一段时间不读书就会很慌,跟不上时代的步伐。

很多时候,内心的想法是不能对人说的。以为找不到合适的人,以为话题本身不好对外说,以为没有时间精力和人分享,以为想法太细小没有分享的必要,各种向外表现内涵的阻力。

于我,更多是因为有的想法太过那个啥(委婉语,可以用龌龊代替),担心自己龌龊的思想在光天化日下无所遁形(请说有这个疑虑很正常)。所以,诉诸笔下,写下来。当然,不是你现在能看到的这些啦。

啊,忘了刚才我是想要写什么来着的,总之不是上面这些。罢了。用一句话结束,在电影《锦衣卫》最后有一句话给我印象灰常深刻:有希望的人是幸福的。(BTW这电影不错,有空可以看一下)

我想说:有博客的人是幸福的。

因为有了表达自己的一个平台

PS:三三说看了我网站后决定要好好经营自己的博客,I am glad to hear t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