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1年07月

突然发现自己好富有

二十一号二专的选修的课都全面结束了,二十八号才回家,中间的空白是我的放任期啊。

是很自由,很放任,又称没人管,想吃就想,想睡就睡,想溜就溜,很关键的是,这些天天气都还好,不算很热,最高才38度。我发现我的耐热能力越来越强了,在重庆给炼出来的啊。前几天睡觉,我还风扇都没开,我在想要是哪天把我丢在撒哈拉沙漠里,估计我也能生存。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不好意思,这句式时髦了一点点,恶心了一点点。)长远一点来说,回到家面对最高三十三四度的高温,我的幸福感可能会直线上升。

抱着席子,捧着蛋糕,拉上hello kitty(你懂的)就搬到了新宿舍,由于在边边上,这宿舍比一般的宿舍要宽要大。站在阳台上看到外面那漫山遍野的绿时,那一刻我完全被征服了,压倒一切的有一种皈依的感觉。就像有时候人与人的信任很简单一样,人与自然的契合也很简单。

今天早上起来,我就跑到阳台来了,拍了个全景照,技术问题,不能还原万分之一啊。正如你看到的,山,树,左边是集中的居民楼,晚上的时候楼里的灯光像悬挂半空一样,其中还散落着几间小屋,我还看到有人拿着手电筒照田鸡的。山的底下有一条曲曲折折的小溪流,不时有白白的鸟在戏水,可能还有小鱼小虾也说不定。早晨的山顶有点雾茫茫,阳光还没来得及驱散黑夜的荒凉。好山好水好风光,满足一下我的帝皇梦,你看,秦始皇陵也不过是挑个有山有水的地方嘛。-_-||听着各种鸟叽叽喳喳的叫,旁边还有个瑜伽垫,好有练瑜伽的欲望,哈哈。(请原谅我的叙述能力,看小说的时候我最看不过景色描写的部分,我觉得特折磨人,会直接跳过去。好吧,我承认我没那高雅的鉴赏能力啦。)吸收完日月精华后,还是要吃早餐的,虽说秀色可餐,人间烟火我也爱的~

当然,除掉原来宿舍那几坨人不舍得我外,还有很多值得拥抱的地方,例如以后去蹭吃也方便啦,往下走几层楼就到,又例如去上课好近好近,可以比别人多睡十分钟的懒觉啦,再例如,可以自己做东西吃啊,嗯嗯,把别人养胖了有伴和我一起减肥。

再是,很积极的看图书馆借的几本书,原来真能一天看完一本三十多万字的书(不是没有营养的快餐小说啊,很有深度的说)。昨天看了一本书,今天翻了一个小时左右吧,主要在宿舍收拾东西,每次清理的时候都能理出一堆垃圾,过期的,不爱的,没用的,一批又一批处理掉。我发现我挺沉溺于干这事的。电脑上我也很勤快的清理掉不要的文件,格外的喜欢听回收站清空那个声音。是不是很奇怪?

不可避免地,又翻了一下那一堆明信片,卡片,信,每一张纸片都有一个故事,心怀感恩的,突然发现自己好富有。

这样安静简单的日子,没有学习的压力和外面的纷扰,很纯粹的读书,思考。我发现我很挺能乐在其中的嘛~

给个美女你看。

瞪瞪瞪,粟米闪亮登场啦。
都一个月没照相lu,上两篇的侧面照是六月份的。
这就是我,不修边幅的我,嗯嗯,下次照片前我会先梳梳头发啥的。小shan每次都说我瘦了。你没看到我这几天狂吃,脸上又肉肉的么。
谁再说我脸色白啥的,我就去买个大红唇膏涂点胭脂好好掩饰一下。
假不假啊。

总有个地方不那么悲伤

得知一些事,我原来以为可以放得下的痛,受到触碰的时候,伤口仍然会痛。莫名的忧伤起来。每个人都是有故事的人有秘密的人,带着秘密上路,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人前会嘻嘻哈哈的笑得很开心。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连装的动力也没了。

写到这时,刚好看到燕姿唱到“那只是因为悲伤从来都不会有答案”。

中午和妈妈吵架了,我不孝。不去谈论谁对谁错的问题,有的时候,很多事情,自己知道就好,既然说出来也于事无补,只会两败俱伤,那就不要说。

借来的《金融工程》书上前面空白地方写着一句话“要明白被爱不是奖赏而是力量,要利用它来发光”。第一次翻看到这句话,觉得好扯,今天莫名的想起这句话来,何其精辟啊。被爱是一种力量,可怜的是接受这力量的勇气都没了。

“总有那么一个地方不会那么悲伤”KK前几天给我看的日志,我问他找到这个地方没,如果你看到它,请告诉我,好吗?

原来很多东西人生只有一次—-致我逝去的爱情

原来很多东西人生只有一次,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会把手机的状态调成“粟米的家”,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亲亲我额头就比孩子还乐,不会再有第二个人这么认真的替我手写论文,不会再有第二个人陪我自习替我完成作业,期间还和我传小纸条聊天。不会再有第二个陪我走夜路边听我讲鬼故事硬拉我到垃圾站吓得我尖叫,不会再有第二个人迫不及待的带我认识他世界里的人,不会再有第二个人用纸巾每一字一句都发自内心的写下致粟米的六荣六耻,不会再有第二个人在电闪雷鸣停电的夜晚陪我聊天到深夜,不会再有第二个人怕我热得睡不着苦口婆心的说服我睡到安排好的空调房然后离开,不会再有第二个人坚持把我送到车站,目送我上车为止,不会再有第二个人说会一直陪着我,等我长大,不会再有第二个人在七夕用文言文给我写深情的词……

坐在回家的火车上,我给你短信说“我要在你的世界里走来走去。”你的回复让我始料未及“请不要出去!”你不知道你曾带给我整个暑假的甜蜜。

面对这么全身心投入的磅礴的爱,我是个很慢热的人,慢热很欠揍,我不领情就算了,还不懂珍惜,肆无忌惮的一步步挑战你的忍耐力。

“我想我们的相遇是对的,我不想错过你。”我们吵过架,争执过,你的包容你的忍耐你的宠溺慢慢让我完全的接受你,所有的优点缺点,还从来没有这么放得开的接受过一个人,以前没有,现在没有,未来也很难有。而你却转身离开,留下我一人唱无言的独角戏。或许我的不懂事终于耗尽你所有的耐心。

我的世界很难有人走得进来,遇到过一些对我很好的人,但感觉不对,味儿不一样,一再拒绝。

每次当你跟我说“你长大了”,我都感觉很心酸,其实我想说,这些都是你教会我的。

不管怎样,谢谢你,曾经来过,给我留下这么多美好的回忆。

ps:现在可以很淡定的读这封写得泪流满面的mail了,很粗略,想补充点什么,想想这工程得多大啊,我还是算了吧。当是给过去一个交待吧。他看了后说“这孩子,整得我心里难受”

某三家十九号佳丽说这张好看,又搬上来吧。相册又懒得更新了。 

我说谎了,我是小偷

第一天不更新微博

第二天不更新微博

第三天不更新微博———电话开始哗啦哗啦的进来了,都在问我怎么样,受什么刺激了之类的,我感觉很失败,我并不是活在微博里,微博可能是我存在的一种形式,但绝不是不可缺的。同时觉得很可悲,这也许是你看到我动态唯一渠道。电话不接,短信不回,再是微博也不更新的话,非常有人间蒸发的可能。

之前不是有人总结出一个叫做微博心理的么,我记得其中一个是说“如果一个女生突然不更新微博了,很有可能坠入爱河了”。怎么就没人会从这方面去想我呢。虽然你想完之后我还是跟你说这样想是不对的。

电话里面对殊途同归的问题,我的回答始终高度统一,就是“我很好”。灰常官方的对外回答。回答得如此真实,以致连自己都差点被这华丽的三个字骗倒。

每个人都是小偷。在《追风筝的人》里,阿米尔的爸爸说关于原罪的一段很精彩。每个人都是小偷。如果你杀了一个人,你就偷走了他妻子当妻子的权利,偷走了他儿子作为一个儿子的权利。你说谎,你就偷走别人知道真相的权利。我说谎了,我是小偷。

我不好,我很不好,确切地说,非常的糟糕,糟糕透了,从没有过的无助无力无能。

这几天流过的泪水比任何时候都多。我是个不轻易掉泪的人,初中高中毕业还有同学说从没见我哭过,都以为我很坚强。

独自一人面对,是如此的艰辛与痛苦,幸好旁边没有认识的人,不然我要掉眼泪了,顾影自怜从来不是我的菜,我自己一人时最坚强,一有嘘寒问暖就受不了。当眼泪涮涮往下掉时,也可以庆幸只有自己一人,没人会笑话我。

幸福,明天开始信仰了吗?当幸福来敲门时,满心欢喜的迎上去,才发现是个恶梦,幸福远在千里之外散步,还是我亲手推开的。

这些天来是怎么过来的,其实我只想换一种生活方式,不活在自己熟悉的框框架架里,更不活在任何人的意志里。不上网,不玩手机。早早关上电脑,写写日记,看书,睡觉。九点多十点就睡觉。才发现自己的出世思想是多么的强烈,假若有一天你在哪看到我修道啥的,请不要太惊讶。

一直很背,很沮丧,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才至于要这样对我。例如我站在人行区域里不动也会有车上来撞我,哦,是差点就撞上了,然后你就看不到我打字。例如下床时在桌上滑了一下,手竟然没有骨折,手臂擦得红红的一大块,痛得我呲牙裂嘴的。例如突然发现膝盖黑黑一块淤青,一按就痛,不知在哪什么时候碰这个样子的。总总,就差喝水都塞牙。难道我就沉溺于这样的自虐么。

 

终于,手机也丢了。同一个包包,同样的慌乱,连续的,翻不到钱包,翻不到手机。我本不该在那个时候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但在不合适的时间地点里,更不合适的我,出现了,于是手机很神奇的被偷。很多东西是注定要失去。

《绝望主妇》第七季最后一集里,lynett从在party中回家发现丈夫Tom的行李箱不在了,他要离开她。努力经营苦苦维持的一段感情最终崩溃了,还是而那一刻,她感觉却是解脱。

手机丢了,彻底不妥协的耳根清净。也许,是解脱。要我证明给你看,现代人没有手机也能生存的。

一直在挣脱,却逃不开。还是那个,上天是公平的,得到的失去的是对等的。还是觉得我之前的人生道路一直很平坦顺利,还是觉得我得到的太多,想要收回点什么?但请,最起码的给我个期限,我受不了无休止的折磨。

好吧,还是比较深爱hello kitty的日记本。

拒绝一切的电话短信轰炸。

我很好,我对自己说。说谎要从一而终,小偷的职业道德。

 

不咸不淡的颓废后遗症

颓废的两天,颓废后遗症。
六月三十号早上考完期末考试的倒数第二门开始颓废。两天除了出去考试,基本宅在宿舍,看美剧,铺天盖地的看,歇斯底里的看。电影荒,美剧荒,谁谁说我要是把绝望主妇第七季都看完了该多寂寞空虚。
昨天下午五点考完试,六点开完年级会,就正式放假了,一直到八月二十八日报到。我惊叹,啊五十八天!别人说不就两个月吗,干嘛要用天数来算。我说你不懂,我的假期就是要天来算的。数以月计的假期太奢侈。
没有间歇地,今天开始上第二专业的课。我还是昨晚十二点才把教材订好。一点都不在状态,精神不振,食欲不振,啥都不想做,睡觉也睡不着,可能昨天没休息好。我这两天该多自虐才会弄得脸色更苍白。
都问我是不是中暑了,从来没有中过暑,不知道中暑长什么样子,有没化妆啥的,只知道教室里与外面起码十五度的温差,刚才吃完饭,逛了下书店,总感觉一个巨大的电吹风在吹我,这也许是我不喜欢吹风扇的缘故吧。
明知道气温会只升不降,每天早上还是抱着希望去看,再看看家乡的温度,把手机递过去跟同学说,你看,我家里这个温度的,同学惊叹着“哇,真凉快”,这里与讽刺无关。她是看着三十四,三十五的数字说的。
看到summer的状态知道她已经长痱子,我赶紧嘲笑去,幸灾乐祸,落井下石啥的说的就是我,现在不去笑她,更待何时!我知道痱子很快会找上我的,报应总是如影随形。

也许体内在产生消极因子,不然怎么会这么颓废,没有愤怒,对什么都不咸不淡。
39度都到了,四十二度还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