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1年08月

看不到的《绿茶》

LKK同学叫我看《绿茶》这电影,他说看不懂,叫我看完给他说说。于是有一句没一句的扯了近千字的观后感想,谈到的面比较窄。很不情愿的贴在这。

 

看完这电影啦,觉得挺特别的,起码在国内的电影来说,很少看到有这类型的,我指它的剪辑手法和整个出来的效果。

还没看电影时不小心在评论里看到剧透,研究生和弹钢琴的是同一个人,如果没看到剧透我想也能猜出来,特别是看到中间吴芳对姜文说起她朋友的故事时,说她妈妈怎么入狱,她妈妈在厨房里她爸爸喝醉酒打她妈妈,吴芳说到最后嘴角的镜头里:她在笑着说。很明显她在说自己的故事,而且是她杀了爸爸,然后她妈妈替她认了罪。

从电影的最后也能看出来两人是同一个人,他们几个朋友在一起聚会时,吴芳给他朋友用绿茶算命,然后那男的打了她女朋友一巴掌,随即吴芳过去给了那男的一巴掌说我最恨男人对女人动手了,这个细节可能让她想起她爸爸对她妈妈动粗的痛苦经历,以致于她对男人打女人的行为很敏感。

从小受家庭的影响,吴芳有双重人格,或人格分裂症,一方面渴望放纵自己,一方面走不出自己固有的思想牢笼,才形成这么个局面,在不同的时候扮演不同的角色,但她是个很聪明的人,从电影一开头他们相亲就能看出来,姜文开始认错人,误以为自己手机响的局促不安,吴芳全看在眼里,然后开始了两个人感情的博弈。

博弈的过程中,电影的总节奏是吴芳占上风。输赢的话,我觉得是姜文吧,他听她讲故事,最后知道她俩本是同一个人,两人跑进去酒店,从桌子下的马克模糊像看到,一个绿茶在旋转,最终眼镜也拿了下来。电影至此结束,留给观众自己想像的空间。

电影的细节的突现和剪辑真的太神奇了,对话的时候镜头在两人的嘴巴来回换,还有绿茶的重复出现,而且连接也很紧凑,每个镜头都不可或缺。

对白也很简洁有趣。我喜欢。

看这电影会很不自觉的联想到了西方一部经典心理片,超喜欢。fighting club《搏击俱乐部》,不知道你看了没,是布拉德皮特大帅哥的作品,里面也是说到双重人格的,就是比较重口味一点。

看这部电影的人在走两个极端,喜欢的人很喜欢,看不懂的人继续不懂。总的来说,这电影很特别,不像别的题材差不多的电影拍得那么俗,让人看了开头就想到结局不想看下去。

我不懂你看不懂啥,或者是被我忽略掉的细节。可能看这电影要发挥一下自己的想像力吧。很多背景没有明摆出来,联想一下就通了。

记得在张家界爬山的时候,听到旁边一个导游在跟她的团友天花乱坠的说了一大通,最后加上这么一句“你们一定要上去看啊!!!!”然后自己一边乘凉去。其实我写这么多的目的只有一个:你们一定要看这电影!!!!(歇斯底里大喊状)

Another School Year,What For?

我记得大一的时候,综英课的第一篇课文的题目就是“another school year,what for”,这题目放到这里同样适用,又一个新学年,what for? what do you expect?

大三,what do I expect?对时间飞逝的惶恐让我头脑昏热,不能正常的思考问题。我说了我不是很有雄心壮志的人,一直在按怎么容易怎么舒服走自己的路。小心翼翼的把手边的事做好我已经很满足。这学期还是很自己安排了几条线的。

还有最后一门商业银行经营学在十一前结束课程,我那旷日持久的第二专业就告一段落,接下来就是毕业论文和答辩的问题的了。太长远的东西我都不想。

过几天去考驾照的理论笔试,然后开始真正的驾车学习。打持久战只会身心疲惫,多花点时间精力去学,争取早点拿到驾照。就这个,足矣霸占我的周末时光,我的周末又华丽丽的贡献给伟大的学习事业。但?这些拿什么回报我!

还有个计划就是考BEC,了解清楚后根据考试时间给自己一个schedule,打算是直接考高级,对于按部就班,我还是比较喜欢一次性痛苦一点。

开学第一天,所见所闻还是挺新鲜的,可爱的同学们还是那么可爱,上专业选修课的时候,同宿舍的几坨人坐在一起,老样子,各种调戏,各种欺负,各种打闹。怎么说一起生活了两年,即使其他的东西没学到,拿一个手指头戳人的功夫可是很到位的。

大一大二两年学的基础课比较多,大三基本上都是专业课,拿到课表的时候小崩溃了一下,填得满满的很吓人,今天就十节课,从早上八点一直上到晚上八点半。不停的和新的老师见面再见,新的课程也是挑战,专业性很强,像口译这些,不是迷迷糊糊就能蒙过去的。

经过第三运动场的时候,各个学院迎接新生的前期工作如火如荼进行着,两年前我们也是从这里开始认识将要与之相处四年的大学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很大很大,怎么走都走不完,带着地图用了一个月才把平时走得比较多的路弄熟。

在梅园食堂吃了新学期的第一顿饭,好久不吃每个菜里都藏(是藏没错,明明挑出了很多花椒,不知为啥还能吃到它!)着花椒的菜。有点辣,在重庆的饭菜下,锻炼成我那什么都能吃的胃,(在张家界吃到的湘菜表示一点压力都木有,根本就不辣嘛)。

中午睡觉的时候,我的床后边有个窗,风扇吹着我,感觉外面的热浪一波一波的往我身上泼,才三十九度嘛,四十几度我都经历过了,我还活着。

ps:放个假回家大吃大喝还瘦了几斤,果然夏天不仅是热情燃烧还是脂肪燃烧的季节,我可以肆无忌惮的说“妈妈在家虐待我,不给我吃的”。但冬天会很自然的胖回来啦,我冬天夏天的体重能差十斤,太恐怖了。

 

桂林阳朔张家界凤凰——不是游记的游记

过两天就要回学校了,去流浪回来也好几天,整理一下思绪,决定写一篇不是游记的游记,跟刻在长城上石头上的“某某到此一游”一样性质,都是死要面子的烂游客给自己的过往强留下点线索,当然,我写游记没有对人对景留下永久伤害(主要是这个比较有难度,→_→)

以下先跟我的流水账走马观花一次,我的路线是广州出发,桂林,阳朔,张家界,凤凰,最后回到广州,水陆都走,坐船,坐火车,坐汽车。历时十天(不包坐车时间)

第一站先到桂林,说真的,我对桂林相当失望,作为一个旅游城市,太过功利化,软件设施这些却跟不上,就像当过导游的出租车司机阿姨说的“这本来是大自然赋予的东西,门票凭什么收这么贵,政府收了这么多钱却没有一点的改进或者分利给市民”,景点门票贵,不合理,价格人为控制因素过大(游漓江官方门票价是150,会砍价的50就够了,大多景点门票没有学生票儿童票老人票等!)难怪有人评论说“贵林山水假天下”。景点里面的所谓“义务”导游都是带人转一圈层层推进水到渠成下最终目的都是怂恿游客买东西的。司机,导游,酒店,景点,推销的人,层层回扣,我不知道这里面已形成多么成熟而一气呵成的产业链,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最大限度的剥削游客,与把美景展示给外地人看的旅游宗旨相去甚远。

刚到时发现桂林市区游客很少,这不像是一个旅游城市该有的现象。后来走的时候终于明白了原因。我认为相关的部门是一个目光短浅的部门,没有一个强硬的门票监管机制,是留不住游客的,只会把自己的名声抹黑把潜在游客吓跑。如果不改变的话,恐怕游客会越来越少。

如果你去看过故宫兵马俑等的古迹的话,桂林里的人文古迹看不看也罢。主要是门票相对比较贵,不值!岩洞亦然,如果你不是对它有莫大兴趣的话,参观一个就够了,都一样的。在火车上听到一个团的女生在抱怨:去了三个岩洞!其余大多时间进卖东西的店,什么没看着就回去了。跟团旅游就是被导游牵着鼻子跑,不止,还要买东西的。这是旅游还是任务式的过场子啊!最后不得不提一下:去表示无故的嫌弃桂林的车站!烂!如果车站的迎接游客的第一面孔,那么桂林给我的第一印象就不好。

说了这么多,其实我想表达的意思只有一个,到达桂林,啥都别看了,直接去坐竹筏泛漓江吧,我觉得这是桂林灰常值得且唯一值得去的地方,其它的景点只是凭借漓江的名气衍生的骗人钱的副产品。漓江的竹筏都是电动的,仿佛穿越在山水画中,美得有点假。那天有点小雨,烟雨朦胧的漓江如诗如画,不容错过。从草坪启程,沿竹筏直下到兴坪,然后上岸坐一个小时左右车,到达我的下一站—阳朔!

到了阳朔,完全一番新景象,阳朔以最短的时间摄获我的心。饿得不行,先到的m记填饱肚子,坐在m记里,黄头发的外国人比中国人还多,窗外的风景有山与湖如此自然地镶嵌在社区里。看旁边的人也很惬意(我承认我是在打望帅锅#^_^#口水啊)。

在阳朔,享受的是一种生活方式,一边是自然,一边是都市,行走在山水间,且走且停。自然与城市的完美融合,既有自然的纯净又有都市繁华,阳朔只是一个小地方,软件设施方面却不可思议的与国际接轨。远离外面的喧嚣,身心更亲近自然,在这里,是个很好的逃离压力的乌托邦,难怪这么多外国人选择在这里定居和吸引更多的世界各地的人冒名而来。

吃在阳朔,不得不试的是啤酒鱼,满大街都挂着啤酒鱼的招牌,找吃的当然是哪里人多往哪跑,这真理啊!我连续吃了两顿,不能说哪个更好吃点,各有特色吧。

阳朔买东西也很便宜,西街上的旅游纪念品林林总总,价格算是很合理,我一去到就买了个草编帽,接后的几天都是戴着这么美的帽子混啦。

晚上是西街很热闹,人很多,酒吧街里男女群魔乱舞,很high,但也有安静的coffee shop,小酒吧,适应不同人士的需求,酒吧外好几档画人像T恤的艺术家,也不贵。无论白天黑夜,走在阳朔西街都感觉很好,不管你带着何种目的,这里总有个地方适合你寄放身体与心灵。

在阳朔不得不去的是遇龙河漂流,这次真的是人手用竹蒿划竹筏的,遇龙河的水比漓江的更清澈,污染更少,坐船气氛也很好,时快时慢,身边变幻的不止是风景,更是从身边穿过的别个船只,几乎每个人上船前都会从不折不挠的大妈那买个水枪,然后才发现水枪灰常的有必要,还恨不得带个水炮上阵呢。有一阵子,被周围的船只四面用水枪攻击,姐姐表示相当的无辜,怎么看我都是毫无敌意无杀伤力的人啊,怎么能这样对我。用伞挡还是全身湿透了,相机都湿了,幸好还能用。木有生气,觉得挺好玩的,很难忘的一个小插曲。

关于阳朔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遇到些很有爱有趣的人和事,有空再详细补充。

接下来,下一站是张家界,这是个很值得去的地方,因为实在太美了。也是关于山水,但和桂林的山水完全不一样,桂林的山水是温润的,而张家界的山水是磅礴大气的。爬一天山上去,在山上住一晚,再下山一天,第三天去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主要是看金鞭溪的水。可能看了张家界的山后,很多其它的山都看不上眼了。也可能是条件比较艰难的原因(山不好爬而且累),张家界不易受到污染,有的地方人烟稀少,探险的过程本身就挺有趣的。里面植物物种丰富,导游小弟给我普及了一下生物知识哈。张家界的山很特别,很多岩石是片岩,层次分明,红红的,亲眼看到岩石里流出的水,真后悔没装一小瓶回来,溪水一直流到山下还是很清澈。真想在山上做神仙算了,白天在树林里采药啥的,每天晚上吸收一下日月精华。

最后一站,凤凰,说真的,对凤凰不感冒,可能是先去了阳朔的缘故,水没有阳朔的清。晚上到达的,又是声色犬马的酒吧一条街。吊脚楼的夜景是很美,但给我感觉就是和周边的喧闹很不协调,很别扭,就像一个含羞嗒嗒的女子穿上庸俗的衣服化浓艳的妆。有点大失所望。幸而早上看到沱江和谐静谧的一面,才有所欣慰。白天闲逛走走坐坐,看当风土人情,邮局,青年旅舍是我常去的地方。

总体来说,无论是旅游设施,环境,还是治安方面,跟阳朔都不是一个层次的。凤凰好乱,买东西吃东西这些好坑人。

用手机打字的,手抽筋了要

旅行的意义仅是换个城市生活几天

每次出去流浪前都会在网上看一大堆的攻略,哪里有好看的,哪里有发玩的,哪里有好吃的,千篇一律,鱼龙混杂,等亲自去一次后,发现不其然。

或许是每个人的心境不一,对旅游景点的期待值差异大。我觉得理想的旅游是,到一个地方后,买一个当地地图,在地图上挑几个好听的点游走。其实地图上面的信息不止是图这么简单,包含的信息量可多了。包括景点,公交这些,连我这样的路痴走到哪都不怕了,实在找不到方向的时候,就拿手机出来定位一下自己的位置,世界这么大,人那么渺小,我走不丢的。

攻略的意义在于看了后起码对陌生的地方有个大致的了解,至于路怎定在你脚下。

每次到一个地方,都有新的感悟,偶尔在微博用片言只字记下,更多的记忆碎片回去懒得整理,日子久了也真的成了碎片。可依然会自豪的说,我也可以把几天的经历写成鸿篇巨制的攻略。只是懒得写而已。

攻略两字于我来说太沉重了,我不能像别人的攻略那样告诉你怎么走路线比较省时省钱,要注意点什么这些。因为我追求的可能让你大跌眼镜。

我喜欢的很简单,到一个新地方必不可少的,在繁华的路段找一家喝东西的店,坐在靠窗的位子,临街看人来人往,看看关于当地的书写写东西,很随意的,偶尔窃听一下旁边人的对话,这样的阅读比任何书上写的要来得生动有趣,如果窗外有山有水有美女帅锅看就更好啦。这样的生活真的很惬意,我能一坐就一下午过去了。噢,最好是自己一个人,或者和喜欢的好友一起,我比较倾向耳根清净,即使相对无言也不会尴尬。那啥,我受不了那些一直不停的向我灌输我不接受的观点的话夹子,直接杀了我还痛快点。

再来说说阳朔这个地方,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是通过一个飞机上认识的朋友,他向我介绍了很多,但真正进入脑子是只是两个字“艳遇”。他说这是唯一一个他去了很多次仍想再去一次的地方,嗯,艳遇圣地。(啥?谁说我是冲着艳遇去的!)

商业化是任何一个旅游城市不可避免的弊端,阳朔也不例外,来之前很多人都说到阳朔太商业化了,我笑了笑,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人家要生存要商业化是别人的事,与你的旅行可以没有关联,除非你乐于疲劳奔走在各大景区间走马观花,否则你完全可以拒绝当地一系列的商业化行为。例如你一到西街,会不停的有人上前来向你推销旅店或去游漓江等景点的票,不理就行了。再如在遇龙河上漂着好多家烤鱼店,跟这么静谧的山水格格不入,难免会有点扫兴,人家要生存!这样想想就好了。

旅游的点点滴滴,粟米说:

关于拍照,以前和小萝卜去成都,两个人能拍几百张的照片,边走边拍那种,什么很俗的游客过景留念说的就像我这样的人。现在没那么热衷于拍照,也会拍,但数量少很多,在一个地方,几张照片就够了,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生活本身。恶心一点说是把景留在心中,不需要用胶片刻画下来。曾经有人跟我说过,旅游拍照的三大境界,最低级就是像我上面说的,过景留念,中级是选择性拍照,最高级是景在心中。嘻哈,发现自己好高级吖。

关于纪念品特产,说真的我对这个一点都不感冒。先不说全国各地的纪念品千篇一律,既然哪里都能买到,还有什么纪念意义?西安的回民街,北京的王府井大街,阳朔的西街,卖的工艺品东西几乎都是一样的啊。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是挺新鲜的,发现到处都一样时就没兴趣了。你能想象整条街里的店卖的东西都一样的恐怖情景么,如果你是想去那买东西话,我劝你算了吧,没意思的。吃的总有地方特色了吧?这个当然,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特产,别的地方不可模仿,当地吃吃就好了,能买回去的其实在全国各大超市都有得卖,用不着山长水远的来这买,而更主要的理由是,可能你不同意,反正我觉得这些所谓的特产不好吃,可能是饮食习惯和口味等不同吧,吃不惯其他地方的东西,记得之前在重庆带了很多麻辣的东西回家,都没人去吃。-_-||最重量极的原因登场啦,要我背这么多重东西回去,没门!

当然,想要留点回忆带走点东西还是有的。给爱你的们和你爱的们寄个祝福。天涯海角,不管我在何方,你一直在粟米心中。每次,我都会给自己也寄一张。我钟情的是那个邮戳,各个地方的各个景点的邮戳,我爱收集邮戳,邮戳承载人不仅是旅游的回忆,还有各种情谊,多富有啊。我期待亲爱的们来自各地的postcard。

关于游玩方式,不同的旅游景点的游玩方式不一样,在桂林,在阳朔,体验的是一种生活方式,你到了这里会明白这什么这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会选择在这里定居。这里的山水会告诉你答案,用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几个来形容阳朔的生活方式最适合不过,只是海改为江河罢了。小地方,远离外面的喧嚣,但生活设施方面很不可思议的与国际接轨,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在水边的小阳台呷一口咖啡,听着下面的潺潺流水,三五知己看书聊天,这样的生活方式多惬意。这样的环境生活个半个月,估计所谓的城市紧张压力病都药到病除。当然,还有很激情的酒吧文化,随手可得的艳遇可调剂,只要你愿意。

关于旅行的意义。我认为的旅行意义仅仅是换个城市生活几天,生活二字在这要打着重号。

看穿,但不敢说

从你描述来看,我已经能猜出个大概,因为,这些心情,站在对立面的我,刚好都经历过,对方怎么样的想法,采取的措施,下一步怎么走,结局怎么收场,通通这些,例行公事般在脑海里过了一次电影,我觉得我感觉是对的,因为站在同一立场上,纵使是不同的人,心意都是相通的。

但是,这些我都不敢告诉你。这么消极,否定的东西,我实在不忍心说出来。但事实就这么残忍,不管你接受不接受也好。

亲爱的,我该如果跟你说,怎么把对你的伤害减到最低。怎么把闷在我心里的一句话脱口而出“你们没戏的,你放弃吧”。

再一想,这些不应该由我来说,我说了也没用,也许是我担心是多余的。

飞蛾扑火的瞬间心情肯定是极美丽极快乐。

谁知道呢

 

ps.图为长得像芒果的小木瓜。树上成熟的木瓜好好吃。想吃不?看着我吃。

明天你就不是我女朋友了—三毛《结婚记》

         

    去年冬天的一个清晨,荷西和我坐在马德里的公园里。那天的气候非常寒冷
,我将自己由眼睛以下都盖在大衣下面,只伸出一只手来丢面包屑喂麻雀。荷西
穿了一件旧的厚夹克,正在看一本航海的书。“三毛,你明年有什么大计划?”
他问我。

    “没什么特别的,过完复活节以后想去非洲。”

    “摩洛哥吗?你不是去过了?”他又问我。

    “去过的是阿尔及利亚,明年想去的是撒哈拉沙漠。”

    荷西有一个很大的优点,任何三毛所做的事情,在别人看来也许是疯狂的行
为,在他看来却是理所当然的。所以跟他在一起也是很愉快的事。

    “你呢?”我问他。“我夏天要去航海,好不容易念书,服兵役,都告一个
段落了。”他将手举起来放在颈子后面。“船呢?”我知道他要一条小船已经好
久了。

    “黑稣父亲有条帆船借我们,明年去希腊爱琴海,潜水去。”我相信荷西,
他过去说出来的事总是做到的。

    “你去撒哈拉预备住多久?去做什么?”

    “总得住个半年一年吧!我要认识沙漠。”这个心愿是我自小念地理以后就
有的了。

    “我们六个人去航海,将你也算进去了,八月赶得回来吗?”我将大衣从鼻
子上拉下来,很兴奋的看着他。“我不懂船上的事,你派我什么工作?”口气非
常高兴。

    “你做厨子兼摄影师,另外我的钱给你管,干不干?”

    “当然是想参加的,只怕八月还在沙漠里回不来,怎么才好?我两件事都想
做。”真想又捉鱼又吃熊掌。

    荷西有点不高兴,大声叫:“认识那么久了,你总是东奔西跑,好不容易我
服完兵役了,你又要单独走,什么时候才可以跟你在一起?”荷西一向很少抱怨
我的,我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一面将面包屑用力撒到远处去,被他一大声说话,
麻雀都吓飞了。

    “你真的坚持要去沙漠?”他又问我一次。

    我重重的点了一下头,我很清楚自己要做的事。

    “好。”他负气的说了这个字,就又去看书了。荷西平时话很多,烦人得很
,但真有事情他就决不讲话。

    想不到今年二月初,荷西不声不响申请到一个工作,(就正对着撒哈拉沙漠
去找事。)他卷卷行李,却比我先到非洲去了。我写信告诉他:“你实在不必为
了我去沙漠里受苦,况且我就是去了,大半时间也会在各处旅行,无法常常见到
你——。”荷西回信给我:“我想得很清楚,要留住你在我身边,只有跟你结婚
,要不然我的心永远不能减去这份痛楚的感觉。我们夏天结婚好么?”信虽然很
平实,但是我却看了快十遍,然后将信塞在长裤口袋里,到街上去散步了一个晚
上,回来就决定了。今年四月中旬,我收拾了自己的东西,退掉马德里的房子,
也到西属撒哈拉沙漠里来了。当晚荷西住在他工作的公司的宿舍里,我住在小镇
阿雍,两地相隔来回也快一百里路,但是荷西天天来看我。“好,现在可以结婚
了。”他很高兴,容光焕发。

    “现在不行,给我三个月的时间,我各处去看看,等我回来了我们再结婚。
”我当时正在找机会由沙哈拉威(意思就是沙漠里的居民)带我一路经过大漠到
西非去。

    “这个我答应你,但总得去法院问问手续,你又加上要入籍的问题。”我们
讲好婚后我两个国籍。

    于是我们一同去当地法院问问怎么结婚。秘书是一位头发全白了的西班牙先
生,他说:“要结婚吗?唉,我们还没办过,你们晓得此地沙哈拉威结婚是他们
自己风俗。我来翻翻法律书看——”他一面看书又一面说:“公证结婚,啊,在
这里——这个啊,要出生证明,单身证明,居留证明,法院公告证明……这位小
姐的文件要由台湾出,再由中国驻葡公使馆翻译证明,证明完了再转西班牙驻葡
领事馆公证,再经西班牙外交部,再转来此地审核,审核完毕我们就公告十五天
,然后再送马德里你们过去户籍所在地法院公告……。”

    我生平最不喜欢填表格办手续,听秘书先生那么一念,先就烦起来了,轻轻
的对荷西说:“你看,手续太多了,那么烦,我们还要结婚吗?”“要。你现在
不要说话嘛!”他很紧张,接着他问秘书先生:“请问大概多久我们可以结婚?

    “咦,要问你们自己啊!文件齐了就可公告,两个地方公告就得一个月,另
外文件寄来寄去嘛——我看三个月可以了。”秘书慢吞吞的将书合起来。

    荷西一听很急,他擦了一下汗,结结巴巴的对秘书先生说:“请您帮忙,不
能快些么?我想越快结婚越好,我们不能等——。”这时秘书先生将书往架子上
一放,一面飞快的瞄了我的腰部一眼。我很敏感,马上知道他误会荷西的话了,
赶快说:“秘书先生,我快慢都不要紧,有问题的是他。”一讲完发觉这话更不
伦不类,赶快住口。

    荷西用力扭我的手指,一面对秘书先生说:“谢谢,谢谢,我们这就去办,
再见,再见。”讲完了,拉着我飞云似的奔下法院三楼,我一面跑一面咯咯笑个
不停,到了法院外面我们才停住不跑了。“什么我有问题,你讲什么嘛!难道我
怀孕了。”荷西气得大叫。我笑得不能回答他。

                                

    三个月很快的过去了。荷西在这段时间内努力赚钱,同时动手做家具,另外
将他的东西每天搬一些来我的住处。我则背了背包和相机,跑了许多游牧民族的
帐篷,看了许多不同而多彩的奇异风俗,写下了笔记,整理了幻灯片,也交了许
多沙哈拉威朋友,甚至开始学阿拉伯文。日子过得有收获而愉快。当然,我们最
积极的是在申请一张张结婚需要的文件,这件事最烦人,现在回想起来都要发高
烧。

    天热了,我因为住的地方没有门牌,所以在邮局租了一个信箱,每天都要走
一小时左右去镇上看信。来了三个月,这个小镇上的人大半都认识了,尤其是邮
局和法院,因为我天天去跑,都成朋友了。那天我又坐在法院里面,天热得像火
烧似的令人受不了。秘书先生对我说:“好,最后马德里公告也结束了,你们可
以结婚了。”“真的?”我简直不能相信这场文件大战已结束了。

    “我替你们安排好了日子。”秘书笑眯眯的说。

    “什么时候?”我赶紧问他。

    “明天下午六点钟。”“明天?你说明天?”我口气好似不太相信,也不开
心。

    秘书老先生有点生气,好似我是个不知感激的人一样。他说::“荷西当初
不是说要快,要快?”“是的,谢谢你,明天我们来。”我梦游似的走下楼,坐
在楼下邮局的石阶上,望着沙漠发呆。

    这时我看到荷西公司的司机正开吉普车经过,我赶快跑上去叫住他:“穆罕
默德沙里,你去公司吗?替我带口信给荷西,请告诉他,他明天跟我结婚,叫他
下了班来镇上。”

    穆罕默德沙里抓抓头,奇怪的问我:“难道荷西先生今天不知道明天自己要
结婚吗?”

    我大声回答他:“他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司机听了看着我,露出好怕的
样子,将车子歪歪扭扭的开走了。我才发觉又讲错话了,他一定以为我等结婚等
疯了。

    荷西没有等下班,他一下就飞车来了。“真的是明天?”他不相信,一面进
门一面问。

    “是真的,走,我们去打电报回家。”我拉了他又出门去。

    “对不起,临时通知你们,我们事先也不知道明天结婚,请原谅——。”荷
西的电报长得像写信。

    我呢,用父亲的电报挂号,再写:“明天结婚三毛。”才几个字。我知道父
母收到电报不知要多么安慰和高兴,多年来令他们受苦受难的就是我这个浪子。
我是很对不起他们的。

    “喂,明天你穿什么?”荷西问我。

    “还不知道,随便穿穿。”我仍在想。

    “我忘了请假,明天还得上班。”荷西口气有点懊恼。

    “去嘛,反正下午六点才结婚,你早下班一小时正好赶回来。”我想当天结
婚的人也可以去上班嘛。

    “现在我们做什么,电报已经发了。”他那天显得呆呆的。

    “回去做家具,桌子还没钉好。我的窗帘也还差一半。”我真想不出荷西为
什么好似有点失常。

    “结婚前一晚还要做工吗?”看情形他想提早庆祝,偷懒嘛。“那你想做什
么?”我问他。

    “想带你去看电影,明天你就不是我女朋友了。”

    于是我们跑去唯一的一家五流沙漠电影院看了一场好片子《希腊左巴》,算
做跟单身的日子告别。

                                

    第二天荷西来敲门时我正在睡午觉,因为来回提了一大桶淡水,累得很。已
经五点半了。他进门就大叫:“快起来,我有东西送给你。”口气兴奋得很,手
中抱着一个大盒子。

    我光脚跳起来,赶快去抢盒子,一面叫着:“一定是花。”

    “沙漠里哪里变得出花来嘛!真的。”他有点失望我猜不中。我赶紧打开盒
子,撕掉乱七八糟包着的废纸。哗!露出两个骷髅的眼睛来,我将这个意外的礼
物用力拉出来,再一看,原来是一付骆驼的头骨,惨白的骨头很完整的合在一起
,一大排牙齿正龇牙咧嘴的对着我,眼睛是两个大黑洞。

    我太兴奋了,这个东西真是送到我心里去了。我将它放在书架上,口里啧啧
赞叹:“唉,真豪华,真豪华。”荷西不愧是我的知音。“哪里搞来的?”我问
他。

    “去找的啊!沙漠里快走死了,找到这一付完整的,我知道你会喜欢。”他
很得意。这真是最好的结婚礼物。“快点去换衣服,要来不及了。”荷西看看表
开始催我。

    我有许多好看的衣服,但是平日很少穿。我伸头去看了一下荷西,他穿了一
件深蓝的衬衫,大胡子也修剪了一下。好,我也穿蓝色的。我找了一件淡蓝细麻
布的长衣服。虽然不是新的,但是它自有一种朴实优雅的风味。鞋子仍是一双凉
鞋,头发放下来,戴了一顶草编的阔边帽子,没有花,去厨房拿了一把香菜别在
帽子上,没有用皮包,两手空空的。荷西打量了我一下:“很好,田园风味,这
么简单反而好看。”

    于是我们锁了门,就走进沙漠里去。

    由我住的地方到小镇上快要四十分钟,没有车,只好走路去。漫漫的黄沙,
无边而庞大的天空下,只有我们两个渺小的身影在走着,四周寂寥得很,沙漠,
在这个时候真是美丽极了。“你也许是第一个走路结婚的新娘。”荷西说。

    “我倒是想骑匹骆驼呼啸着奔到镇上去,你想那气势有多雄壮,可惜得很。
”我感叹着不能骑骆驼。

    还没走到法院,就听见有人说:“来了,来了,”一个不认识的人跳上来照
相。我吓了一跳,问荷西:“你叫人来拍照?”“没有啊,大概是法院的。”他
突然紧张起来。

    走到楼上一看,法院的人都穿了西装,打了领带,比较之下荷西好似是个来
看热闹的人。

    “完了,荷西,他们弄得那么正式,神经嘛!”我生平最怕装模作样的仪式
,这下逃不掉了。

    “忍一下,马上就可以结完婚的。”荷西安慰我。

    秘书先生穿了黑色的西装,打了一个丝领结。“来,来,走这边。”他居然
不给我擦一下脸上流下来的汗,就拉着我进礼堂。再一看,小小的礼堂里全是熟
人,大家都笑眯眯的,望着荷西和我。天啊!怎么都会知道的。

    法官很年轻,跟我们差不多大,穿了一件黑色缎子的法衣。“坐这儿,请坐
下。”我们像木偶一样被人摆布着。荷西的汗都流到胡子上了。我们坐定了,秘
书先生开始讲话:“在西班牙法律之下,你们婚后有三点要遵守,现在我来念一
下,第一:结婚后双方必须住在一起——。”我一听,这一条简直是废话嘛!滑
天下之大稽,那时我一个人开始闷笑起来,以后他说什么,我完全没有听见。后
来,我听见法官叫我的名字——“三毛女士”。我赶快回答他:“什么?”那些
观礼的人都笑起来,“请站起来。”我慢慢的站起来。“荷西先生,请你也站起
来。”真噜苏,为什么不说:“请你们都站起来。”也好省些时间受苦。

    这时我突然发觉,这个年轻的法官拿纸的手在发抖,我轻轻碰了一下荷西叫
他看。这里沙漠法院第一次有人公证结婚,法官比我们还紧张。“三毛,你愿意
做荷西的妻子么?”法官问我。我知道应该回答——“是”。不晓得怎么的却回
答了——“好!”法官笑起来了。又问荷西,他大声说:“是”。我们两人都回
答了问题。法官却好似不知下一步该说什么好,于是我们三人都静静的站着,最
后法官突然说:“好了,你们结婚了,恭喜,恭喜。”

    我一听这拘束的仪式结束了,人马上活泼起来,将帽子一把拉下来当扇子扇
。许多人上来与我们握手,秘书老先生特别高兴,好似是我们的家长似的。突然
有人说:“咦,你们的戒指呢?”我想对啦!戒指呢?转身找荷西,他已在走廊
上了,我叫他:“喂,戒指带来没有?”荷西很高兴,大声回答我:“在这里。
”然后他将他的一个拿出来,往自己手上一套,就去追法官了,口里叫着:“法
官,我的户口名簿!我要户口名簿!”他完全忘了也要给我戴戒指。

    结好婚了,沙漠里没有一家像样的饭店,我们也没有请客的预算,人都散了
,只有我们两个不知做什么才好。

    “我们去国家旅馆住一天好不好?”荷西问我。

    “我情愿回家自己做饭吃,住一天那种旅馆我们可以买一星期的菜。”我不
主张浪费。

    于是我们又经过沙地回家去。

    锁着的门外放着一个大蛋糕,我们开门进去,将蛋糕的盒子拿掉,落下一张
纸条来——新婚快乐——合送的是荷西的很多同事,我非常感动,沙漠里有新鲜
奶油蛋糕吃真是太幸福了。更可贵的是蛋糕上居然有一对穿着礼服的新人,着白
纱的新娘眼睛还会一开一闭。我童心大发,一把将两个娃娃拔起来,一面大叫:
“娃娃是我的。”荷西说:“本来说是你的嘛!我难道还抢这个。”于是他切了
一块蛋糕给我吃,一面替我补戴戒指,这时我们的婚礼才算真的完毕了。这就是
我结婚的经过.

 ps:三毛是我初中最迷的作家,非常神奇的女子,她带着很多人的梦想轻松上路,在撒哈拉广袤的天空下不可思议的生活,而且活得很有爱,彻底的行动者,到现在来说,她的经历仍然让我可望不敢触,但是,撒哈拉沙漠是我一直死不去的神往圣地。
 

 

 

用心生活,做个幸福从容的女子

本来想重温一下《玛丽与马克思》这部电影的,网速不给力,也不是网速,貌似是网卡还是驱动有点问题,罢了,懒得弄。电脑小白的悲哀你不懂。

更新一下blog表明我还活着。存在感是个好东西,总不希望自己是个可有可无的人吧,例如偶尔不去上个课会有人发现你不在并询问你的去向(当然被老师发现就杯具了),又例如你不更新微博会有人打电话问你近况,诸如此类的。

29,30,31,1,2,3.啊,回家快一周了,真是快乐不知时日过。总的来说,粟米在家的生活很安逸很居家。除了有时候有事出去外,大多数时候都在家,打扫卫生,听歌,煮饭,看书,上网,看电影,很平淡的,没啥大的追求是吧。安安静静,平平淡淡才是真。

写到这的时候,马美女正在给外婆打电话,聊着聊着就说到我罪状去了,这个人说我在家懒,啥都不做,啥都不会做。我立马理直气壮的反驳回去:

地是你扫的么?

饭是你做的么?

汤是你煲的么?

鱼是你蒸的么?

巴拉巴拉。。。

好了,接受过你由心而发的敬仰之后,我要告诉你,且慢,先答应我不可以BS我。其实呢,这个嘛,很难为情的,小小声说,饭是妈妈洗好米放在电饭锅里,我做的只是按一下开关,汤的材料妈妈也准备好了,我只是把东西都放进去锅里,设好时间,鱼也是都解剖好调好味的,我只是把它从冰箱里搬到锅里而已。。。。。啊,一心营造的家居淑女大家闺秀小家碧玉贤妻良母形象没了,你要是忍不住,还是BS吧,别拦着我一边擦泪去。你不懂用心去做这些的快乐与满足感。

最最可耻的是,马美女竟然嫌弃我煮的饭没她煮的好吃,要知道米啊水啊都是她弄好的,敢情她按电饭锅开关比我按电饭锅开关的技术含量要高点?

每次照着镜子就忧伤了,晒黑这么多,每次都跟自己说,我真的不能再晒了,然后下一次依然不涂防晒暴露在阳光底下,我想说。这阳光也太慷慨博爱了,想逃都逃不过。手臂都晒出个熊猫手来了,这个夏天还没过完一半呢,难道我要穿着长袖过了?皮肤一晒就黑的人你伤不起啊。

哈,本来写到这完了。潇潇童鞋问我日志里可有幸提到他。那小提一下,人类性格的多样化真是神奇。发现几个好好玩的现象,不知道你属于哪一种。记得在微博看到有人说“人啊人,已经退化到连短信都懒得写了,鸡毛蒜皮的小事都直接打电话,不接!”然后某天和三三在一起,她看了手机短信说“有事请求我帮忙竟然就发条短信过来,没点诚意,不回!”同一样的事情前,有人倾向于接电话,有人更愿意收短信。你说神奇不。

同样道理,想起一特讨厌的一个人,知道我的blog之后,千叮万嘱苦口婆心的跟我说“千万千万别把他写到日志里去”当时我就郁闷了,我怎么会遇到这样的极品,你以为你是谁啊,我为什么要写你,你不是心里有鬼怎么会担心我写你,要是你哪天得罪我即使我写了你也看不到,人身攻击这么愚蠢的把戏还污染我地方呢。你看我像会谩骂的人么,你不会这么天真的认为我会这么低级的报复就放过你吧?。。。。啊啊,别怕,这些不是说给亲爱的你们听的,粟米很善良的说,是吧是吧。

相反地,那天小shan很高兴的跟我说,能被粟米在日志里提到多荣幸真高兴啊。(现在又提一次了,顺带表扬一下哈~)

人啊人,真有趣。

附张照片吧,昨天在车上照的。除了忧郁了点没啥特别的,某三家十九号佳丽特钟情这照片,竟笑得很YD的说“因为照片比真人好看”。谁也别拦我,我要把这人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