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2年06月

当我坐地铁时,我想些什么

10号线上差点没把我挤s,这个下班高峰期啊。地铁里的诸君眼里手里只有方方的会发光的一坨铁,特立独行爱装酷如我,我这么有个性的人实在不想随大流玩手机。只是想写点东西,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要说啥。
要不山寨一下村上君的书名《当我跑步时,我谈些什么》,更何况他这个书名也是山寨人家的而已。粟米的版本是《当我坐地铁时,我想些什么》。

我饿,我很饿,我灰常饿。工作累倒不累,只是觉得好饿,明明午饭吃得很饱,明明下午还吃了一条三角巧克力,还是风生水起的饿了。

吃饱了就坐着,我的身材啊。
一个月没跑步了,各种愧疚感。
上班时一直对着电脑,不要脸了。
现在楼梯都懒得上了,干等电梯。
吃饭也奇奇怪怪的,担心各种地沟油味精和乱七八糟的添加剂,不好吃就算了,还贵。
回来之后就不想动了,腿累,坐车坐的,感觉坐车上下班比我穿十厘米高跟鞋逛一天街都累的样子。
开门的时候闻到隔壁家传来饭香味,似曾相识的让人感觉特别踏实,记忆中的家的味道。不由得萌生一念头,我要很好很香的泰国香米,每天做好就闻着,这样就可以离自己想要的生活更近一点了。我的满足感来源很简单实在吧。

工作,我得端正一下态度。这实习似乎来着太容易了吧,也是没放足够的重视,这样真不好。今天superior和我聊天,原来她本科研究生念的是经济,因为兴趣而做这工作,原来别看公司不用打卡就没规矩,早点到晚点到无所谓,其实很多人都会留下来加班(我每次都提前走,这还真不知道)。毕竟是上市的大公司,其实想进去实习工作都不容易的。我一个不小心就进去这个公司了,说真的我面试前十分钟才知道公司的名字。之前对这公司一点都不了解,其实现在也不算了解,只知道公司有两千多人,好大。
我对这次实习的展望?忘了谁,貌似是有人问过我有没打算工作留在实习的公司。在我潜意识里实习和工作是不撘边的两回事,就像致富也从来跟工作无关一样,我比较关心的是怎么能养活自己不至于饿死而已。
刚好上班一周,还处于了解摸索学习过程,每天学习一点点,每天进步一点点。今天终于找到北,步入正轨,慢慢进入状态,编的内容也越来越规范化咯。
有时候看微博的时候,发现某几个好友发的东西特专业的样子,比如金融啊健康咨询啊,我现在懂了,原来都跟工作有关。因为我在工作的时候看到好看的好玩的都想分享出来,而我想分享的都跟旅游有关,大多人不怎么熟悉的国外旅游。
人生几大乐事,无非是吃喝玩嘛。估计实习三个月后我就可以给你全世界的当导游玩去咯,我告诉你哪里有好玩好看好吃的,噢,木有钱啊木有钱。

每天晃荡如我

来北京两周了,也病了两周,发烧感冒反复发作,但这仍然阻挡不了我晃荡的脚步,全然不顾垂危的样子,把北京城几乎都跑遍了。
爱折腾的毛病还是改不了,老是坐不住,后果就是手上腿上总有天天更新的小伤口,哪来的都不知道,真心辜负了马美女给我这么文静的样子(……)。
不是天生爱自虐,自虐却如影随形,不离不弃。每次别人说要和我逛逛,我都没多大把握,有点心虚,我意思是跟我一起走的人都会很累,如果是和我一样疯疯癫癫会把别人要坐人力轿子走的路毫无压力的来回走两次用行动赤裸裸的鄙视别人,能和我经常干这种事的就差不多了。(例如某三)。类比一下,有人是怎么吃都不胖的,我是那种怎么走都不累的,爬坡上梯木有压力,很能走路。于是,大多数时间,我是一个人别人看来自虐性的晃荡。真心不喜欢太娇气的人一起走,没走几步就说累又要休息又要坐车啥的,这样步伐很不一致的好不好。
好咧,面试去咯。

失语症

继强迫症拖延症后,现在该是患上了失语症。无语,笑而不语这些起码还是有话可说只是不想说而已。失语是正在丧失说话的能力,不是生理上的变哑巴,而是不知道要说什么。
从来就不是个很会表现自己的人,特别是在人群里。每当有人问我你想要什么时,我就觉得特别的慌和手足无措。好像全世界的人都很明确自己的所做的和想要的,就我一个被独立起来,如同飘在空中的抓不住留不住无定向的虚无感,想要大声呼喊,才发现被真空包裹中,于是只有口型,没有传达。就这么个慌。
为自己的“特立独行”感到困惑,自我怀疑,像抓救命稻草般紧守住薄弱得可怜的认同感。黑暗中视力特别差,在生命安全与被人鄙视的权衡下毅然选择了前者,每次都开着手电筒走夜路,上次偶尔发现有人跟我一样走同一段路也会打手电筒,当时就感动个不行。原来,有人和我一样。那种瞬间回归人类的感觉你不懂了吧。
昨天才和一姐姐聊到《午夜巴塞罗那》这电影,才知道女主角原来是西班牙的性感女神,难怪这么美,对伍迪艾论的文艺片没啥研究,但真心觉得这个形象塑造到人的心里去了。她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她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从不委曲求全,从未停下脚步,边走边寻。
以前我以为理性和感性的区别在于心中有无明确的决定。那就是说,无论外在形式怎么挣扎,只要有个方向,终会到达。
忘了在哪看到说,剩女有两种,一种是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另一种是太清楚自己想要什么,这般paradox,还是很能忽悠人的。
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我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So what?

June 6

刚刚收到廖小和童鞋的短信说“原来你不发微博的时候是因为生病啊”。必须得纠正一下这逻辑,我发微博的时候也在生病好不。
今天感冒变严重了,打喷嚏个不停,打得眼泪都跟着出来了,包了一堆的云吞,总之纸巾不离手就对了。不动还好,一动或者风一吹就会一直打喷嚏,古人造的词“弱不禁风”还真是事出有因的。
差不多一个月没更新粟米网,要说的好多,于是也没啥好说的,你想知道什么。很多事情我不会主动告诉你的,当然,你要是敢问我的话我也会说的,因为坦诚比什么都重要,没什么值得隐瞒或不可对人言。身边太多这种掩掩盖盖的例子,用一个谎言去弥补上一谎言,这样活着有意思么,我看着都累。无伤大雅的white lie可以说,一旦涉及到本质问题,do not lie lie again..
为什么就必须要以完美或者比较正面的姿态视人?我以前也会这样,都爱粉饰自己,就拿照片来说,如吸血鬼惧怕阳光般不能忍受瑕疵的存在,往往选取看似最光鲜最靓丽的一面并加以修饰然后心满意足的放上来与人分享,从而忽略了不完美但最真实也更动人的几张。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价值观在不自觉的修正,慢慢倾向于接受现实的不完美,与真实握手言和,我不想把这定义为妥协,maybe成长更恰当。恨不得把自己的大小毛病全搬出来,然后很潇洒的说,“这就是我,去与留,你看着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