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2年07月

真羡慕我妈养了这么好一个闺女

感觉最近浮躁了不少,浮躁的直接后果很空,很不踏实。很忙,忙得连独立思考的时间没了,忙得忘了自己来时的方向。不由得微鄙视下自己。粟米网依然被我以不紧不慢一周一篇的速度更新着,连我都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一很文静的小孩了。

上周末去北戴河晃荡,本没打算写什么所谓的游记,但既然开了头,不长不短的晾在那也看不过眼,看我哪天无聊透了才拼凑个游记出来吧。

这两天自己做饭吃,各种滋味在心头啊,电话里妈妈开头一句话总是会问我吃饭没有,我说已经吃了,自己做的,电话那头很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下来的,回复“你自己做,你会做什么啊。”是的,我真不会做饭,在家我连煤气炉都不会开,因为有妈妈在,所以很淡定的抱着饿死也不做饭的心态有恃无恐的享受妈妈的关爱,也在挑战着她的忍耐力,但每次都是我赢,估计她都被我锻炼出一个共识来:养了个只会吃,什么家务都不做的女儿。慢慢地,以至于,她对我做饭做家务都不抱什么期望。

买了香米,米饭在煮的过程中就很香很香,害着宿舍里已经吃过饭在减肥的人都同仇敌忾义愤填膺仇深似海的对我说:你的米饭太香了,害得我平时只吃一碗的现在都想吃两碗。我说:看着我吃。这坨邪恶的人最喜欢在减肥的人面前大吃特吃豪吃海吃,以展示自己怎么吃都不胖的死性。

然后炒菜,这个我还真没做过,以前总想着这么高科技含量的活真不是我能干得来的,其实自己试着做的时候,咦,蛮好玩,好简单,还好好吃呢。我炒菜的原则只有一个,弄熟了,能吃!木有经验怎么炒菜,脑海里想着大概是先下什么再怎么弄就动手了,由于香味,引来围观者甚众,竟然还有人说我很会做饭、这坨人就虚伪地谦虚一下:其实这是我第一次做菜,瞎弄的。其实心里得意得很,可有成就感了。

做好后,一个个找人试吃,被说是菜好看又好吃,哎呀,这个人要飘到天上去了。

凭着猥琐而认真的精神,做菜是件很有乐趣的事,宿舍有人说“看你做饭当玩似的,为什么要我做饭就这么痛苦呢,最讨厌做饭了”又有人说“做饭给自己吃没有动力,懒得做,要是做给别人吃还差不多。”对于后者,我则持相反的态度,我只爱做给自己吃,可以做得很精致,尝试着不同的花样,好吃不好吃都是自己的事,这样自由又愉快啊。做给别人吃我真没多大信心,因为每个人的口味都不一样,给自己取麻烦真没必要。但我倒灰常不介意别人做饭给我吃,哈哈。

吃完饭看见时间还早,叫我这么安静坐着还真在难度,白天在坐着工作了一天,晚上难得自由时间还叫我坐着我就坐不住,换鞋,出去溜达,走走,散步,逛街,啥都行,总之不能让我坐着不动、噢噢,记得有人说我怎么吃这么多都长不胖是因为我运动得很多,消耗大,哈哈,这个原因真有创意啊。

解决了生存需要,要进入更高层次一点的了,直奔图书大厦,翻翻书,在一楼走一圈,浏览了最近在流行的书目,觉得文化消费的更新换代还是蛮快的啊,上一次貌似是两星期前来的吧,畅销书榜和新书推介这些都换了一半。看到周国平的《把心安顿好》。翻了几篇文章看,这是岁月的沉淀,哲学的眼光,生活的笔触啊。以前就蛮喜欢他的书,读后不得反思自己的心理状态。然后看了三分之一的《不能让你死于一事无成》阿富汁的女政客写的,从她成长的经历写出给女儿的十七封信,大背景跟我之前看的《追风筝的人》是一样的。有关战争,有关苦难,最后,对自由的追求。

好了,不早了,亲爱的自己,晚安。好好爱自己是地上拾到的真理

 

 

粟米在秦皇岛

感冒,无可避免的还是如期而至了,最恶心的是来得比大姨妈都要勤。头晕晕的木有心情游玩啊。
昨天早上从北京奔到了北戴河,然后今天又从北戴河奔到秦皇岛,一会还要奔回北京。很巧妙的是,我躲过了北京六十年不遇的暴雨,在网上看的图片,触目惊心的,苦中作乐的,网友的评论,引人深思的,陈词滥调的。幸与不幸没有亲身经历这历史性的天灾或人祸。我看了下降雨量,大概二百毫米,这是什么概念,印象中此等暴雨在南方不算什么,每年都会有那么几天的,很多地方也会被淹,损失也不可谓不惨重,但南方的雨和北京这次的雨性质是不一样的,南方的是暴风雨,最主要破坏者在于风。没想到光鲜的京城被一场雨揭得千疮百孔,排水系统该如何蒙面遮羞。

关于《搜索》

看完《搜索》回来,最触动我心的角色不是叶蓝秋的一颦一笑步步生姿的美,不是杨守诚生气咆哮的无力感,不是沈流疏的圆滑世故,而且里面饰演沈流疏妻子的莫小渝。我觉得女人做成她这样真的极致了。

她爱美,时常出入高级的美容院,穿着时尚,打扮入时,尽显一个阔太太应有的华美。

她爱她丈夫,尽管家里有佣人,很多照顾丈夫的事她都亲力亲为,例如每天早上给他熬白粥养胃,十五年如一天;又例如,当沈流疏的名誉受到损害时,她作为妻子的,主动放下身段,去找杨若兮以求放她丈夫一马。

她真诚坦白但不卑微,在她专横的丈夫面对,她直言不讳的质问他是否出轨,第一质问没有得到明确回答,她再问。其实无论她丈夫说有还是无,她都会相信,但却是这种回避让她无所适从了。

她爱钱但并不迷恋,她把丈夫送的珠宝都放到银行的保险箱里,这是她的东西,这里面有她以前美好的回忆,关于丈夫对她怎么好,这些珠宝能替她记住这些,给她安慰。

外表看来她像一个花瓶,花着丈夫的钱就应该听从他的使唤。沈流疏以为用钱就可以把她留住,却不知莫小渝也有自己的思想,而且很丰富敏感细腻,她爱的是她丈夫的人,而不是他的钱,然而沈流疏一次次的让她失望了,也逐渐加深之间的矛盾。

爱情要是没有了信任,就离over不远了。当莫小渝在给沈流疏买手表的时候发现自己的信用卡被停用时,她内心的失望真正开始了,接着,他丈夫提前举办了家宴,送了她名贵的项链,她当时的心是幸福得无与伦比的,很快知道他丈夫只是利用她来完成他生意的交易时,她的心从天堂掉到了地狱,这样的落差使她对丈夫的失望加深了。她开始往外搬她的首饰,但事到这,还有回头的机会,离婚的导火索在后面。

当沈流疏通过查看她电话记录知道她和杨若兮在交往时,很生气,叫她马上断绝与杨的来往,并威胁引诱说已经解冻了她的信用卡。就在这一刻,她崩溃了。他忽略她的隐私权就算了,还干涉她的私生活。其实莫小渝和杨若兮真的谈得来,尽管一开头是带着功利性目的去见杨的,但后来她俩惺惺相惜起来了,最不可原谅的是,他丈夫只是把她当作能用金钱操控的玩偶,没有把她当作一个人来看待,我想,这一瞬间她就真的绝望了,第二天,当沈流疏成功签成合约的时候,莫小渝也带走她所有的东西离开这个家,只剩下一份签了名的离婚协议书。

后来的镜头是,她一人开着跑车在公路上,风吹着她的头发,依稀看到她脸上有一丝解脱般的微笑,很美。她带走了属于她的美好的回忆,当然,还有自由,这一刻,她真正属于自己的。

 

July 5

两天没开过电脑,难得开一次还上不了网,这也好,能较无妨碍的写点东西。
开电脑的目的是想着装修一下我不是粟米网,带着猥琐而认真的精神。工作需要,看了很多外国旅游局的官网,真心觉得很好看,无论是界面设计还是应用到的计算机技术,都很高级,这些都是其次,真正吸引人眼球让人怦然心动的还是生动的内容。
这些正是我想要的网站的效果,简洁,重点突出,看着很舒服。于是我想学着装修下这个破网,看样子不难,了解个这些网站什么布局,应用了哪些应用,把材料准备好,然后,套上去。天真也罢。

hello,July

为了避免我有刷微博的嫌疑,我又跑来粟米网咯,在微博一天发超过三条我都嫌弃自己是唠叨狂,真没意思。但我想说我想说,我就是想说话,就这么简单。

不给我吃的,不给我上网,让我走一天的路,让我坐一周的公交加地铁,不给我看书,不给我出去,这些都没问题,我都能忍受,唯独不能不给我说话,这样真会让我疯掉。

噢,今天是六月的最后一天,我是五月的最后一天飘到北京来的,刚好一个月,一周月快乐。做个小回顾吧,来京一月,病缠半月,工作半月,崩溃两回,over. 够简洁吧,十六个字就把我这么久的辛酸与欢愉给概括了。

前面三句没啥好说的,就字面意思,想说一下最后四字,关于崩溃。总是假装很坚强,记忆中初中高中六年都没有在人前流过泪,人后也没有吧,貌似,大学的就不说了,但这六月,短短的一个月,就崩溃了两回,前次是因为病痛,后次是因为压抑。

那时在发高烧,头很沉,整个身体都很不舒服,一个人在外的孤寂,对一些行为的厚重感动与对一些现象的心寒失望,所有这些交织在一起,突然就崩溃了,很不争气的泪流不止。另一次是前几天,碰碰问我工作累不,我说我不开心,说着说着就泪流满面了,所有的压抑瞬间爆发。不是工作上的问题,整天对着电脑我也没意见,工作的时候我真的一点都不累,让我累还是一件相当有难度的事。是工作环境的问题,工作上的交流都是通过电脑打字的,即使是隔着不到两米的距离。你知道么,我上班时唯一开口说过话是在中午吃饭点餐的时候,说完这句终于hold不住,我从来没发现自己泪腺这么发达。这坨人居然还笑我。我觉得这是很悲哀的事,身处两千多人的Office, 这是一座住满了人的空城,我感知不到交流的存在。只有传达,没交流。其实从我面试那天就感觉到了,约好了时间见面,进到OFFICE,我一路走一路问人说找谁谁,居然一路都没人认识,这公司已经大到了人们互不认识的地步了。

当然,很大部分是我的原因,现在我在的部门好像就我一个实习生,旁边的都是有相当经验的正式员工,大家本来就不在同一个level上,聊的也只能是工作上的事(在QQ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隐,同事间问些生活上的个人问题总觉太别扭,因为这是你天天要面对。更何况工作时间聊私事会让人觉得很不专业(实习生还是要恭敬一点比较好),下班后一般是我提前先撤,有的人晚点走,有的人加班,总之也没交集。就是身处人海中很陌生很孤寂的感觉。整天的不给我说话,我都快要疯掉了,这让我很不开心,很压抑,我不喜欢这样。

睡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