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3年10月

October 11

昨天又去香港了,和佩,当天来回,纯粹买东西和随便晃。于是也随意写点文字。

景色的话没什么好说的,年初时已经差不多把香港逛遍了,现在去香港逛路坐地铁都不用看地图,从来不用担心自己会迷路,还没走到就知道前方有什么和什么。嗯,我喜欢看人。给我留下印象的几个小片段。

IMG_57111.罗湖到红勘的东铁线上,上车不久,看到一对六七十岁的老人家上车,我起来让座,那老人家很和蔼的笑容答谢,赶紧摆个“1”的手势,说坐一个站,不用坐。看着他和老伴站在门口旁边,这么自立,怕打扰到人,落落大方 ,从容。其实他们到的下一站相隔蛮远的。

2.回程,红勘到落马洲的东铁上,一个孕妇上车,四五个月的样子,有人让座,那孕妇摆摆手微笑说“不用不用,我很快就到站了”。看她站了一两站后下车。

3.还是东铁线,一个年轻男子从我后面走过来,他说“你今天很漂亮”,我笑笑,说谢谢。随便聊了几句,他走到地铁门旁边,示意下一站要下车,还和我握手道别“有缘再见”。地铁停站刚好有座位,我和佩坐下来,我就直接靠在她肩膀睡一会,又过了好几个站,睁开眼睛,看到刚才那人还在。他又过来聊了几句,说“你今天好漂亮,我真的好喜欢。我长得也不差吧,你觉得怎样。”周边人不少,觉得空气有点怪异,我继续笑了笑,没说什么。再次道别,看他下车。

4.Armani exchange店里,走在名店街一直都是window shopping,没怎么进去看,这家门口大大的“70% OFF”吸引了不少人,里面的男女秋装被人翻来翻去,像挑咸菜似的挑选名牌,这就是香港。

5.茶餐厅,下午两三点的时候,我们进到一家很本土的茶餐厅叹下午茶,就是《月满轩尼诗》里汤唯和张学友坐的那种卡位,听着右边几个男人在谈论股市,左边桌的几个女人在谈家庭谈孩子。走在弥顿道,想着周边在发生着《重庆森林》这样的故事,感觉很奇丽。

6.受同事所托买奶粉,进去好多家万宁和屈臣氏都没找到要买的品种,倒是在一家卖海味的店看到了。好多这样的家族自营的小店,铺面不大,商品种类倒不少,多为药油,海味,奶粉和其他一些游客最常会买回去的东西。老板和店员通常是有点上年纪的夫妻或父子,每次一进店,很有礼貌的主动聊几句,像是老朋友那样,笑容满面,很真诚自然,一点都不觉得别扭,买完东西或者没买东西,道下次再见。这种没把工作当工作而是投入享受的氛围让我感动。

7.吃饭时间走在街道上,由于是工作日,街上的上班族大多都穿正装或工作服,连清洁阿姨也不例外,给人感觉很精神。

在香港买东西相对内陆真的便宜很多,什么东西都在本来折扣的基本上再打个八折的样子。买了好多吃的用的穿的,还有奶粉,重得不成样子,看那些带行李箱扫货神马的都是浮云,带个男人过去还差不多。过关什么都没检查,真是爱带什么带什么的节奏。

October 6

October 3

今天为手机的事情闷闷不乐劳心劳神了好久,可能这是上帝的旨意,祂看我没有手机玩也和自己相处得好好的就让我继续这状态下去。好吧,我知道了。索性丢开,订好明天的车票好好去玩。

没有手机玩的日子里的确看书的效率上升了,把以前丢三落四放下的书都逐一捡起,细细看完。虽然有的还在通向看完的路上。感谢kindle两年来一直对我不离不弃,今天好几人拿到我的kindle都说这东西有一定年月了吧,我说是啊,跟随我去过好多地方,两年了。在云南小镇有它,在川藏线上有它,在地铁上有它,在咖啡厅有它,在床上有它,在乡间小路有它,在微博有它,在空间有它,有我活跃的地方,它一般都在,无声无息。

这阵子发生了很多事情。微博没怎么更新状态。前几天回去一趟江门看外公,他刚做完手术出来,早期喉癌,麻醉着还没有意识,身上插满了各种仪器的管子,那么虚弱那么无力,自知年纪大了病痛自然会多,但一想到老病在床上那么没尊严就觉心伤。想着他小女儿的先他而去肯定对他打击很大,表面上不会怎么表达出来,可是身体上却被病痛打倒,心理的哀伤骗得了人骗不了身体。更是想到小表弟,前阵子跟他电话,六年级,这小孩倒是很有想法,我问他想考哪所初中时,他说要考我读过的初中,我说那好,你得好好学习才行。

前阵子还去了几个面试,把简历挂网上,不时会有HR打电话过来找我面试。倒是有一个蛮有兴趣的,面了两轮,waiting and trying.有的小面试也偶尔打打酱油咯。

October 5.

国庆虽是上班,但工作内容很有空闲,往往在露天广场上一坐就是一早上一下午的这么打发时间过去。带过去的画报都翻完,看着天空看着周边的环境发呆,吹着自然风很安逸。刚好有一起飞不久的飞机掠过,很俊很惊艳,每个人都有自己迷醉的事物,而天空中的飞机对我来说是一种,目光跟着蓝蓝背景下的飞机轨迹游移直至不见。想起一些往事。这时光,淡然,悄无声息,寂静得没有上进的念想。居安思危,突然想起《看见》这书里强调的一句话“思想的本质就是不安。”太容易太平静的生活就是不满足,往往要找点苦头跟自己过不去才是觉得生活很充实很实在。通向的点就在那里,好像艰辛跋涉的到达才能与所得相称。不知是什么病态逻辑,可能就是思想的不安与空虚。

昨天去了趟广州,才感知到点点国庆的味道,往年国庆的事情慢慢从回忆溢出来,和谁,在哪里,怎么过,很清晰。跳过。昨天下班赶着四点五十五分的深圳北到广州南的高铁,这是第一次坐高铁,很快,呼呼的就到达了,约好天心在南站见面,为了节省时间,我们都没有出站,就在站里吃饭,聊天,然后坐着九点的三十五的另一班高铁回去深圳。一路匆匆,但不觉得累,我们的确把时间花在了聊天聚旧上面了。几个小时过得很愉快,每次和朋友同学在一起,总hold不住的笑得有点面瘫,脸僵僵的。

我们聊到了旅途上的事,于是共同认识的一个个名字浮出来,很感慨,不知当时在青旅一起玩耍的小伙伴们现在都怎样了,毫不意外地,当初大家相聚相玩的地方现在已经换了几批的新的志愿者了,虽然记忆里还是一厢情愿的想着哪一天再次推开那一扇门,一个个熟悉的面孔都在微笑着欢迎我。知道现实不可能,还是把这美好停留在记忆中吧。

很庆幸在旅途上遇到这么多让我珍惜难忘的朋友们,共同走过那么一段,分享彼此的故事,旅途结束各自回到不同的生活轨道上,联系虽然不多,某个时刻回想起来,还会心头一热,涌现各种感动,我非常非常珍惜和渴望这样的友谊。很难得的是,自毕业来,我再次见回了几个旅途上遇到的朋友们,简单的见面吃饭,已经很感动很满足,是缘分也好,是特意凑合也罢,生活需要这种美妙的刺激剂来cheer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