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3年12月

December 30

一直惦记着要写点文字,一直积攒着积攒着,又太多了,以至无从下手的样子。

不知是不是太久不动手敲字,产生了成文恐惧症,如果有这个症的话。

今天已是2013年的倒数第二天,还有一个多小时就2013年最后一天,就是说距离2014年还有二十五个小时左右,又到年末,各种老生常谈又要出来走一次过场。2013到过渡到2014这一天只是人为附加上去的一个节点,跟一年中的其他364天没什么不一样,一天也24小时,一小时里也60分钟,一分钟里也有个60秒。还有人说陪伴跨年的人很重要,因为他将陪着你从一生走到一世…看到这个笑了。

愿望不能随便许啊,可能一个不小心就实现了,例如每次在过节时看到别人成双成对的过,我就想好下一个生日愿望是什么了。哈,我什么也没说。

近来工作很忙,自己的个人时间就少了,慢慢觉得每天能按时下班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我不是个走极端的人,越是忙碌越是想是有把文件通通撕碎电脑屏幕一黑的冲动,心里默默有个声音,像eat pray love的女主角,跪在洗手间的空地上念念有词“I don’t want to be married any more.I don’t want to be married any more”只是这里的married改为at work。我一点都不想呆在工作里,特别是临近下班的节点,这个感觉越强烈。

于是….什么也没做,就是死命工作,再死命玩的节奏。其实没太多的刻意,早早打算好的,刚好碰上这么忙的时候,还是逃脱开来,心里虚虚的,像是偷来的假期,经常看到微博微信上有各种神回复“你怎么整天玩啊,你不用工作吗”“你什么工作啊,怎么经常玩这么爽”“你这是在赤果果的拉仇恨啊”“……”我一般都不回复,笑笑就过了,不是高傲,懒,很少回复别人的评论。我想说的是,你的时间不一定比我的少,甚至更多,只是我比你多一份晃荡的心,外加一点不经思考的执行力而已。

怎么感觉落下的东西那么多,川藏线上的照片没上传完,文字更没写多少,此前的贵州之行照片也没传,十月的杭州之行文字写了一半待续的,最近的上周澳门珠海,啊啊啊,好多想看的书也在待着,这么一想,还有好多想要见的人,好多想游玩之地,想做之事,时间匆匆,时间好珍贵。

Dec 9

昨天给sume.me 这域名续费了,这网站又要长一岁啦,感谢xinzhi童鞋提供的优惠码,省了好几美元呢,也感觉幻之童鞋提供的帮助。撒花表扬之。

好久没写东西了,太多话要说,一时不知从何说起,生活在继续,生活很精彩,身边来来往往的人,难以启齿的事,值得拥抱的阳光美景,不停的遇见与离别。那么,从最平常的说起。工作——

自上月底换岗位以来,感觉换了种生活,从很轻松悠闲的一下子跳进深得见不到底的忙碌,前几天都是加班到晚上十点多才回来,忙得来不及思考,什么东西都从头学起,连最简单的也要边问边做,不觉泄气,没了自己的时间,连最浪漫主义的自由休假也没了,说好的去澳门过圣诞呢,现在是调不了休息天的样子啊。好多童鞋见我不在原来的岗位纷纷来问我去哪了,呵呵,原来我这么有存在感。

经过一片盲目的忙碌,现在渐渐的找到工作的感觉了,慢慢的,我可以做得更好。

写到一半摸出手机给微信换了个比较艺术的头像。我喜欢变,算是无聊的给自己创造点新鲜感吧,刚微博上和肖肖三两句交谈,她说每天被某人定时刷屏的感觉很好。这坏人,她有每天看到我的状态,而我对她的动态却知得少这又少。想起前些天几个大学同学在深圳碰面,谈天间,一个个人名被提起,谁谁谁最近怎样怎样,我只有听到的份,不时插话表示惊叹,我这掩饰还是被同学识穿了,问,”你怎么都不关注?”,我说 “在哪里关注?我不玩人人,QQ空间也几乎不会去看,也没看微博的习惯,微信上加的同学不多。”好吧,我一直比较飘,从在学校里就是,其他大多同学忙着搞社团活动这些时,我一般都往外跑。我喜欢看热闹更甚于参加。除了特别亲近的几个同学外,其他大部分时间我比较愿意和自己相处。之前看到一篇文章说到群体动物和独居动物,截然不同的两种属性,要是问我,我还真答不上来,在人群中我会很开心,我爱热闹,但有时自己一个人也不会觉得孤独,更多一份自由感而已,时间地点可随意把控,不被打扰的安静也似乎很适合我。

嗯,今天的心情不宜写东西,心静不下来,木有灵感。就此,洗洗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