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4年07月

July 28

今早,万不得己的情况下,早早去了一趟银行,去之前都打好心理预防针了:relax, 无论碰到什么服务态度都不要紧,一会就过去了。始料未及的是,办理业务之前,柜台的小哥对我笑了,很自然随心的那种,于是我的世界观小颠覆。

细细发现这个世界好意无处不在,电梯里碰到一个注视一句美女,隔壁送来的一包糖,左邻邀请喝的汤,房东给我换好的门锁,一个小女孩无邪的问候,微信上好友的一个招呼,朋友的来电,悄悄加我微信的给我办理业务的陌生人,那些默默以好意名义进行被我叫停而伤掉的心,偶尔听到的一句话“只着活着,就会有好事情发生。”

在多大程度上,我们会接受好意而不伤别人的心。I love you .but I am not in love with you .大抵这话含义就是我爱你只是我希望你好,你快乐我会由衷地替你高兴,但你的快乐是否因为我已不重要。
但我与好意似乎磁场的同极,永远保持着一定距离,越是靠近越是觉得受不了,继而退开一点,再退开一点,最后弄得两败俱伤。

看往前两段感情,无不是这样。这份不安感一直伴随着我,从没离开过。
刚刚把六季的sex and the city 重温完,有的疑问有的思考要伴随我好久。

July 24

我叫Fortune童鞋每周提醒我要写点东西,嗯,分明是给自己找茬的样子。Here I am. 写的内容不重要,只是给自己一个思考的机会,想想这一周来发生事,尽管只是零零碎碎的凑字数,也表达不了什么东西。But I don’t care.

前两天临时想看某个电影,约了人大概定在晚上,买好票又改延迟一小时,等我悠哉游哉的洗完头发匆匆过去已经没多少时间吃饭,最熟悉的mall,所有吃的店都很了解,下午开始想的问题还是没有答案,晚饭吃什么呢,到了现场把周边的饭店在心里又盘算了一遍,进去一家店,看看又出来,往着另一家店走,又掉头,各种排除法各种挑剔,来回走了遍,最后总算进去一家坐下来吃了,吃得还不错。不过,我真怕还没找到吃的在路上我就会被旁边的人给灭了,谁受得了这个纠结的神经病。

选择困难户?我觉得还好吧,一直往外声称“我不挑,能吃的就行。”事实上每次到了选择的时候我还是作了小小的判断的,虽然判断的理由有时仅仅是当天心情适合去那里,或者那个名称比较得我心罢了。几乎每次和朋友出去,都会被问到一个问题,想吃什么,想做什么,想到哪,etc. 我想说我恨透这类问题了,对我来说太伤脑筋,智商表示很捉急,我怎么知道我到时会有什么想法呢,到时再说呗,到时自然就知道了。

用个华丽丽的说法就是“我现在还不能为那时的我作决定。”因为我不知道接下来自己想要什么。例如前天我不知道自己第二天会有一个榴莲,昨天我不知道今天还不能吃榴莲,今天我还不知道榴莲到底明天能不能吃,明天估计也不知道榴莲会是啥命运。

前天突然很想看一个电影,下班就去看了,今天中午突然很想吃面,于是到了一家一直被我莫名嫌弃而没去过的店去吃,下午突然想着晚上要去跑步,当我准备好时,下大雨了。嗯,不是所有的临时想法都如人愿,I buy that.

看一步,走一步,这种貌似有点鼠目寸光的方式比较适合我,但我都不在意好坏了,反而乐得自在。
NOW,上面说的某个电影就是小时代,我自己也很惊讶,一方面,去电影院看这类型电影无论如何也不是我一贯作风,另一方面,上一部在我看了没到五分钟就实在hold不下去直接盖上笔记本了。

只是那个下午突然想起前一天和sweety聊天听她说起她看了小时代,说我们都没打过架,里面几个女人感情那么好后来为了男人打起来了。我被后面这句吸引住了。我也去看这电影的原因在于,就要看看这几女人是怎么打起来的。

因着小说,因着作者,因着内容,因着演员,这电影还没出来就已经被吐槽千百遍了。不想对这电影发表评论。我关注的点倒是看出答案来了,也许电影里把每个人的表现都夸大了,但拿开放大镜后,现实的本质也相差无几。

顾里和林萧打起来,南湘和唐婉如打起来,特别是前者,说到底,所有的矛盾源头在于不平等,(这些不平等里,金钱的不平等最大。)她们不是不爱对方,外在的社会属性把彼此的距离拉开了,永远是拥有经济地位的掌握话语权。

July 17

这个又叫“没有WIFI的房间”,我觉得这样命题比较具诗情画意,把人的感官印象与具体实物结合在一起,例如那个电影的名字《看得见风景的房间》,例如那本书的名字《看不见的城市》,名字比电影与书的内容更吸引我。当然,没有WIFI的房间也很具象。

回想去年刚到宿舍的前几个月也是没有WIFI的,都是十月还是十一月才接的网,都一样过来了,时间过得更自在而已。事实上,现在这房间有WIFI,但只连了一个手机,是隔壁宿舍的朋友拿我手机弄的,我也没去问密码多少,想想不问也好,一直被我当作DVD机播放器的笔记本事实上也不太用到网络现在。

昨天中午和小钰钰聊了差不多一小时,从很接地气的互相说了一下分开后两人的生活工作状况一路聊到很高大上的理想与目标,前面说的与我平时和sweety微信上各种自黑与比低(粟米新词,与攀比刚好相反,比谁更低)有异曲同工之妙,我跟她说我最近搬家后是怎么熟悉新环境的,我所说的这些她早就经历过并习以为常也让我早有耳闻。没想到亲身经历会是这么生猛与刺激而已。

之前老有小伙伴在我微博微信下评论大仙哥白富美云云,貌似我都没回复,心里笑笑想我也希望是这样。事实上我也没啥钱,刚好我都把工资花在了交通事业与玩上面而已。玩了两三个月后,木有钱了就好好工作,前几天有之前的同事问我问题,我随口说了一句大仙哥破产了,然后马上改过来说我没有产可破,这是个忧伤的故事。和小钰钰说起现在怎么过起柴米油盐的生活。

这是一个从感觉生活不能自理到很能干很接地气地过日子的过程,从我在学校的十年寄宿生活到工作一年,都是住的集体宿舍,很习惯也很喜欢这种热闹的氛围,什么生活的琐事都有人打理有人照料,相比之下总有人在这些事情上比我更在行,难怪养成完全没有生活经验的样子,现在是第一次自己一个人住,从对水电费完全没概念到我居然成功的灭蟑螂,这个感觉真难以言喻。

相比之下于是瞬间觉得自己以前的生活就“小资”起来了,现在是要交房租水电费这些,各种关心柴米油盐的事,以前就是有事没事面包新语星巴克周末去哪玩去哪吃饭。虽然现在也不少蹭朋友带我改善伙食。

每次和sweety说起我是怎么的“接地气”“光辉”史,说自己生活怎么粗糙,这人总能以几个字就能把我比下去,她说“我早这样了。”害我无话接下来。我俩都知道,这不代表抱怨或者不能忍受,在物质层面上,好日子坏日子都要去过,当然,在生活品质上都有更高的追求,人是倾向于安逸的状态,一旦在安逸的环境里呆久了就再也接受不了艰苦的条件,这是我非常警惕的一个方面,正如之前经常跟朋友开玩笑说的,我今天住了五星级酒店,后面几天只能天天睡大街了,或许好点睡个青旅的床铺,相比天天住同一样的中等旅店更能吸引我。况且我真试过这样。多好的多差的都体验过,而这里的好与差不一定就是“好”与“坏”。

今早突然听到了一句电影对白“I am Ben.”“I am Sarah.”恍惚天外来音,隔了几个世纪多层空间到达我这里。朋友送的一张CD,我前些天带了回公司,刚好同事在试机子就放了这段,来得让我措手不及,久别重逢的感觉。生活中的感动就这么简单,往往在某个瞬间变化着形式与你不期而遇了。

July 13

周日,睡了十三个小时。夜里十个小时,午睡三小时。

长长的周末午睡似乎已成了我的“传统”。“传统”,顾名思义就是一直以来都有保持的习惯吧,无论是大学里还是工作后。经过长长的一个周期,无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我都需要一个长长的午睡来休整一下,又谓之“休养生息”,然后就又满血复活打满鸡血般投入下一个周期中。

于是,这个“传统”里还挺有学问的,例如,这个周期在理想状态下通常指一周,在实际上经常根据条件而相应延长到十天到半个月甚至更长。又例如,午睡的长度,正常情况下,一部电影的长度刚刚好,大概就是一百分钟,通常是与上个周期的长度有关,距离上一次长午睡时间越久,这次也就睡得越久。最长的都不叫午睡了,睡醒天都黑了那种。

今天这个午睡是我两周积累的结果。这两星期以来都挺忙的,忙着工作忙着搬家。搬家是个挑战身心的技术活。尽管很多人帮我忙,在搬的方面我没怎么动手,但依然感觉这事好折腾。一会再回说这事。

继续关于我的“传统”。上一篇也说了,我近几个月来比较折腾,现在算是回到比较正常的工作生活中了吧,很多东西我也在慢慢拾起,例如,早上会喝粥作早餐,又例如,有时间好好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再例如,我正在做的,翻开笔记本写东西,更新我的粟米网。

是谁说欠下的睡眠不能补回来的,对我来说就可以,平时缺的一点点的觉,总有一天积攒到某个下午就爆发了,在难得的除了睡觉没有其他事做的下午里,酣畅淋漓的大睡一场,梦见很多人很多事,醒来通通忘掉。

关于“家”,几乎跟“爱情”、“理想”这些亘古不变的话题一样,是一个非常大的范畴。这几天发生的事刚好与这词擦边,于是重新思量这词的定义。“搬家”,其实就是搬宿舍,我其实不太想用“家”这个词,但没有比搬“家”更合适的词来形容“搬家”。前天晚上,和一个英国小伙子聊天,他对我说了一句“You are family.”让我很意外。也许在他理解里,自己关心在意的人都能称作family. 可我还是被触到神经了,是这词,因谁说起不重要。

家,我以前喜欢问别人一个问题,“你对家是怎么定义的?你的‘家’在哪里?”但现在觉得有点矫情的嫌疑,几乎不问这问题了。我的确收到了各种各样的回答。

“我就是家。”

“有爱人在的地方就是家。”

“让我快乐的地方就是家,与物理位置无关。”

都很有意思的回答,我以懂非懂听取着。

我自己对家的理解很狭义也可以很广义,就物理位置来说,有且只有一个,就是容我各种懒觉容我被爸爸妈妈哥哥宠爱的“屋子”。广义一点,不管我身在何处,一个爱的人的电话都会让我感觉到“家”,也许这里家与爱很相近了吧。

好咧,睡了长长一个午觉,准备去游泳啦,再晚点去朋友的酒吧里看世界杯的决赛啦。明早不用上班,因为老板也要看世界杯。

我就要当下的幸福!

微信上新加了一个人,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HI,我是你的粉丝,XX(我名字)你很厉害”。不知何方人物,却提醒我说粟米网好久没更新了。我想想也是。于是,翻开笔记本,该写个几句话。

回顾了之前一两篇,都五月中在北京的时候,之后的一两个月,又发生了很多事情,例如,五月底我去参加德语A1考试了,成绩出来还不错,月底我又去天津玩了几天,过了个儿童节和端午节,回到北京继续玩,好好与北京的朋友见面聊天,11号离开北京,到了深圳马上又回家呆了一个星期,广州佛山顺德江门,在家陪马美女,各种吃和看世界杯,回了下高中,见了几个高中同学和老师,然后又到深圳,找工作,玩,到现在已经上班一周了。

连我都觉得自己挺忙的还,虽然没啥正事做。不过前一阵子真的见了不少人,几年没见的老朋友,素未谋面却已认识很久的朋友,以及在深圳两月没见的小伙伴。和不同的人分享了很多我自己的感受,也倾听他们的声音,给我的最大感触是,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什么人,总有让我耳目一新让我学习的地方。特别是和久未相见的大学同学高中同学朋友聊天的时候,我都恨不得马上用纸笔把他们的话记下来。也许是不同的人生经历碰撞出来的东西才最值得思考。

跟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我也分享了很多自己的故事,也许能给旁人带来那么一点影响。经过两个多月的“停留”与沉淀,我想我还是有点不一样的,就像我之前在微博里说过的,写在离开北京之前:

“这段日子,我身心是自由的,高兴了大笑,失落时大哭,明亮淡漠飘忽,快乐忧伤迷惘都是自己,越发坦诚地面对这样纠结的自己,接受自己。可喜的是,我发现越来越喜欢现在的自己了。”

这是我发自内心的话,我不能说一天的24小时里我都是开心的,但我是往着自己喜欢的样子在走,这是很让我欣喜的一件事。“无所事事”的时候,我去了很多地方,思考了很多平时不会想到的东西,回想了这几年来,特别是近一年来遇见的人和事,细细拾起来消化,成为自己的一部分,这是我在工作的时候无法想象的。

甚至那些我曾以为过不去的过去也能坦然面对,不带感情色彩的说出来了,真是“过去种种,终必成空”,没什么大不了,也没什么可歌可泣的,只想说,以前的现在的所有经历都绝不是可有可无的,正是这些经历成就了现在的自己。为此,感恩,欣喜,坚定,向前。

如果是对无业游民这段时间作个结的话,我过得很开心,身边总有那么些爱我的人,不时的被需要感,不求回报的包容,自己也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别人。我不知道还有没机会再见下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这些都不是我关心的,我只在意你和我在一起的这可数的小时与分钟里,你心情是愉悦的,而刚好这愉悦心情又是因我而起的,这就够了。

用最近很火的一个韩国人演讲的话作结,幸福无法储蓄,不能等到日后支取,二十五岁有二十五岁的幸福,三十五岁不可能有二十五岁的幸福。要及时行乐,我就要当下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