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4年08月

August 19

我已经把周末储得饱满饱满的正能量用完了,可今天才周二,正能量于我正如阳光雨露于花草,电池于手机,没有了正能量我要怎么活到下个周末。事实上,我不仅把这周的正能量早早花完了,现在的我还沮丧得要命,我不开心不开心不开心不开心。

下班回来路上一个人自言自语吐槽了一路,天正下着小雨,撑伞走在黯淡的小路,高跟鞋不时跟湿滑的地面磕碰,估计有路人看到还以为哪个精神病院出来的疯子,可我一点都不在意。我亟需发泄一下情绪。刚开始只是以为没时间打理自己罢了,生活过得粗糙点就粗糙点吧,可事实远没我想的简单,没有了自己的生活就算了,现在感觉是被生活强奸。每天下班回来已经累得连话都不想说了,下班,闭上眼睛,睁开眼睛,上班,下班,闭上眼睛,睁开眼睛….之间容不下其他内容了。

带着一肚子气回来,甚至连发泄都没力气了。一点都不开心,身体无论何时都会站在情绪那边作为支援,于是情绪倦怠时,身体的脑细胞也在无声地以缓慢运作作抗议,甚至直接罢工,脑子完全混沌起来,除了要下班休息外没有任何想法。

我一点都不喜欢这样的自己,请告诉这个充满负能量自怨自艾的陌生人不是我。我知道你喜欢的只是全天候欢声笑语正能量满满爱意泛滥的粟米,绝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如果你见到她,赶紧叫她回家吧,我好怕把她丢了。

稍微平缓一点,其实粟米网早该更新了,fortune童鞋提醒我几次了,可我连微信上的信息不能及时看,更别说回复了。昨晚下班后自己一个人溜达了一会和俊哥哥聊了好久,刚挂电话便看到戴冰冰的微信说很难受,于是我打过去把他臭骂了一顿,这倒霉孩子一不小心成了我的泄愤工具了。这般落井下石似乎还不能满足我此刻的扭曲心理。

昨天,从下午四点钟开始饿肚子,九点多出现在超市,包罗万有的超市,转了一圈,两圈,三圈,还是不知道要吃什么,第一次因此失落得要掉泪。矫情得很,这个不想吃那个不想吃,想吃的已经被买完。饿死活该。再不就是愤愤的暴饮暴食,你知道,过程一点都不愉悦。

我只想要一个大大的拥抱和片刻静默,能包容我所有所有不再是情绪的情绪。

August 7

今天打了N个喷嚏,不知是谁想我想得这么厉害,但不排除有感冒的嫌疑。我都快忘了感冒长啥样了。想起上一次感冒都是去年三月的事了。啊呀,这一年多来走过那么多路去过那么多地方,居然连个小感冒都没得,这是何其幸运呐。

最近更新微信微博都少了,说说现在的状态,几乎没有准时下过班的样子,有时下班回来都八九点了。于是每天下班回来继续学习语言,有时还做饭给自己吃,我都被自己感动得一塌糊涂了。
把微信朋友圈都屏了,更多的把时间留给自己,其实我觉得可支配时间还不少,自从把sex and the city重温完后,我就好久好久没打开过笔记本了。周末回个家或者约着朋友见面吃饭喝咖啡聊天,晚上回来自己看看书,和家人打个电话,和好友聊个几句微信,收拾一下自己的杂务就差不多上床睡觉了,没啥多余的想法。

工作上,感觉自己学到东西还蛮多的,一点点在进步着,大多时候过程还蛮放松的,一遍又一遍地放着我爱听的CD,泡个茶,吃吃糖,不时地走动干干苦力活。状态还是不错的。可我还是警惕着,让工作与生活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下班之后,请工作与我无关,但这不应是批判好员工与否的标准。

七夕节,过得相当安静,和家人一起过。只要一回家,我就是个长不大的小孩,这个与年龄无关。在家舒舒服服的,看着爸爸妈妈为我操劳忙乎着,我依旧会被他们不时“嫌弃” ,心底里依旧有一部分我是他们的骄傲。那天晚上回到家已经十二点多了,爸爸一直没睡在等我电话去车站接我。回到家妈妈也醒了下楼来,不知她是还没睡在等着我还是睡到一半醒了,起来便为我张罗吃的。我说不用,随便吃点水果,三个人坐着,聊聊天,在这个凌晨时刻,聊天具体内容我忘了,但我想这个情境会一直温暖我的人生。有的瞬间有的举动有的画面活在回忆里却能温暖一辈子就是这个意思。看时间不早,赶紧让他们睡觉,我洗完澡回到自己房间,香香的味道是,我之前自己一直没用完带回家的那瓶香水。为了让我睡得更好,妈妈在我房间里喷了香水, 多么贴心。据我所知,这人平时不用香水的。那天晚上的香水味道比我闻过的用过的记忆所及的所有的香水所有味道都要好闻。

第二天去看望外婆,一屋子的小朋友,表弟表妹们都在,多想多陪陪他们跟他们好好聊聊, 可那天头痛得厉害早早回去休息了。我觉得会慢慢地多交流一些,多了解他们的想法,看我有什么可以帮到忙的。可能是年纪大了,这份对亲人的照顾欲与保护欲越来越强烈。对朋友则更具选择性地联系。时间就那么些。我还要跟花时间自己相处呢,不挑着点怎么行。

好咧,今天写得超过字数了貌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