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4年12月

December 21

周末,一觉睡到十点真舒服。起来吃个早午餐,收拾屋子收拾自己然后下去晒太阳喝咖啡。
M记外面的位子,两三点的时间,太阳刚好很充分地照到我所坐的桌子,就这么晒着,暖暖的,大概二十来分钟的光景,阳光便移过去了,慢慢地,从左到右,一个桌一个桌走过,终于最右的桌子也由阳光变成阴地,其实这大概就分钟内的事,谁说阳光没有脚啊,只是抓不住而已,

时间很无情,时间很美,
阳光移走后,有点凉,便回到室内,盯着书本,看着玻璃门外发呆,然后发呆困了,回去睡了会,周末我都能睡十二小时以上,估计是上周或更早前的困累小爆发,
睡醒后忽然想明白我的生活里缺失了什么,一个很亲近的可以聊天的人,于是想起了以前的宿舍的人,我们平时下班回来相互调戏,周末一起出去晒太阳,各种小八卦吐槽,而很长一段时间来,空余时间里,虽然也不多,通常都是一个人,而且也很忙,各种找乐子,招呼自己从来不是件简单的事,一个人的快乐与和别人一起的快乐是不一样的,慢慢的,自己一个人久了,生活也寡淡起来,我想该是个群居动物,

December 8

趁着网站还没过期,假装很勤快地更新一下 ,这个输入法是不是抽风了,句号都不出来,前阵子想着买个蓝牙键盘来接手机,发现貌似没有可以支持输入五笔的,于是作罢,这是一篇没有句号的文章,
上周来了两次冷空气,于是广东也进入理论意义上的冬天,冷飕飕的换了一轮空气,感觉空气清新多了,虽然上班路上还是会闻着汽车尾气和无处不在的二手烟味,有时在封闭的电梯间躲都躲不了,真是醉人,
上周下雨的一个晚上,我买了双运动鞋,别人电梯里问我买新鞋了,我说是啊,跑步爬山用的,他说可是外面在下雨呢,我笑笑,明天就天晴了,下周再不行我下下周总能遇晴天吧,
上周末,看了一本小说,翻了翻几本书,给自己煲了鸡汤喝,出去逛街买衣服,自己还挺忙的样子,木有约会又shi装清高不甩人的下场,可能是天气的原因,想给自己阳光都灿烂不起来,
今晚加班到九点,下班回来买了点水果就跑步去了,跑步的时候思想很空灵,什么都可以想,又什么都不用想,想起大学的时候,晚上自习与跑步是每天的必修课,当天积压有的心情当天就释放出去,第二天又是轻装上阵,思想轻松得很,
早睡早起,多运动,这样工作占据心情的比例就相对放小了,我还蛮会算的,上周又开始看股票了,涨得很恐慌,我印象中上一次2600点到3000点都是几年前的事了,数字游戏,蛮好玩,goodnight

December 4

于是我从打开粟米网登录到可以写文章的页面经历了我可以说完一篇废话的时间,这4G速度真是醉人。
晚睡是一种病,能磨多久就多久。如现在。
没记错的话1212是粟米网域名到期的时候,可能我又忘记当时注册的账号和密码了,想续费都不好弄,真捉鸡。
我为什么要养着这个人网站呢,除了习惯了它的存在外。在此之前,上月倒是更新了几篇长微博在微博里。写来玩。心里还是惦记着这个地方。可能是所谓的仪式感吧。很多东西看似没啥必要,可没了这一步总觉得缺了什么。就像到了饭点,不饿也得找到东西填填肚子以示已经吃过饭了。
外面下着雨,冷飕飕的风,湿润的空气,暖暖的被窝里,舒适的睡眠,不用去关心什么。
前些天的一个小决定,打乱了预先安排的步骤,一切似是回到了原点,心里也不抱怨。reset过的机子,一切从头开始,如初见般欣喜走一回。听从上帝的指引,一条路走不通,转个向再前往,谁知道下一步是什么呢。
工作太忙太累。脸上史少有前例地同时蹦出三颗痘来。真嫌弃。
困了。n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