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5年04月

摸摸头

刚把大冰的《乖,摸摸头》读完。听大冰讲故事,跟书中的人像老朋友般见面。边读边回想起那些走过的地见过的人,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传奇,但并不对所有人都打开心扉。遇到了适合的听众,故事自然敞开。

刚上大学时年少,很好奇那些有故事的人,给我形象很高大,也很神秘,差不多等同于英雄,偶像的概念,想着自己怎么才能活出一个有故事的人生,做一个有故事的人,到年老时回想人生也不至于过于苍白。那时还没去过什么地方,初认识一个人,给我感觉就是这么的存在。一个有故事的人,去过这么多地方懂这么多的人肯定很厉害,于是自然而然的产生各种崇拜感。现在想来,其实也就是自我想象中构筑起来的形象而已。这么些年过去了,自己一路磕磕碰碰也走了不少路见了不少人,分享过各种形形色色的别人的故事。越来越觉得,有过共同经历的,很多述说都不辩自明,如果没有共鸣感,故事多精彩终究是别人的,与你无关。

在最近几年里,经历可不算少,自个儿成长,痛苦的,快乐的,我想我也算是个有故事的人吧。现在选择性收敛,更多时候是自个儿玩,把自己伺候得好好的,不管外面是否有太阳,心里也是欢喜的晴天。平静的生活,不惊不喜,不急不躁。我很有耐心的,我有的是时间跟你慢慢耗。例如,学德语。

不时起着波澜,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事情的,人一有念想了就易乱节奏。于是东做一点西弄一点,到头来发现只是瞎忙,反而把自己生活的重心都本末倒置了。还是缺少积累呢。

好好学习,慢慢长,我有时间,我不怕。

Alles Gute

刚才看到微信上一个朋友说,“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我开自己玩笑地说一下,“照片是谁照的?”还是“这是樱花吗?”

不知为啥每次朋友圈评论总有这么些让我哭笑不得的评论,这些人是逗我玩来的么。真是不缺打的样子。大概长这样。我说这些樱花真好看,配图,然后评论里有,“这是樱花吗?真好看。”

不过这次问的是,为什么你的笑容总那么甜。瞬间心软下来了,嘻哈,这才是好好聊天应有的嘛。

今天在课堂上学了一个新词,sauer, 跟英语sour很相似。酸的,明明的表味觉的词,应用到人的丰富情感时却那么贴切,如早上喝的柠檬水,酸酸的,也是我今天心情的基调。

大多时候,心情都平平的,淡淡的,没那么多大喜大悲的起落。偶尔而来的波动多从所看所听别人而来。突然想起多年前一个小故事,我一个高中老师,一个很优秀的女人,无论是从那时还是现在的我看来。在例行的教师评价上,在几乎所有五星里面,她看到唯一一个一星,她关心的不是个人的评价分数高低,而是这个打这个一星的学生,当时到底是怀得怎样怨恨的情绪于她。对此她觉得很惶恐不安,这份不安不是来自对自己的不自信,反而,她对自己所行所为相当自信。她为这学生感到遗憾。

说这个也是想引出同样的感慨:I feel sorry for it.  对于听来也好看到也好,无力改变的,真的只是深深的感到忧伤,遗憾,ashamed,为这事实及人。

上次听别人讲故事,整个故事也没多大特别,关于欺骗的,这类的听多了去了,但其中某个点听得,情绪特别激动,是的,相当愤怒。别人的过去了的事情,本来与我无关,却眼泪忍不住的出来,愤怒的同时很悲伤。I feel sorry for it.

后来想想还挺感动,原来自己还保持着这份对善恶道德判断的初心,为这还未跟社会妥协的同情心,为还能愤怒,为自己还能做得更好。

以朋友的一句话作尾,愿这世界充满爱,

“虽然羡慕嫉妒恨五个字经常组到一起用,但对你,从来只有羡慕,嫉妒与恨离你太远。”

Langage course

今天运动够多了,可以毫无罪恶感地吃各种超高热量巧克力蛋糕冰淇淋了。或者好听点说,就为了能好好吃我最爱的甜食,多点运动也值了。于是每跑步时就在嘀咕着跑掉的距离可以换算成多少的甜食补回来,这样运动相当的有动力啊。痛并快乐着,好忙。

kidding, 说说笑还好。这累得,八点钟就想睡觉。今天骑车起码有一个半小时呢,比昨天多一点点,然后又溜达了好一阵子,今天就没跑步了。总感觉今天就没停过的奔波着啊。

行动力如我,说了找语言班,昨天就已经开始上了。比我想象中跳的水平高点,可是相比班上其他人,想跟得上这班课的节奏,我有太多需要自己私下悄悄补课了。刚才和朋友聊天还在想着周末要干嘛,想了好久还是没啥想法,看来这下有事忙了。

突然对周末这个词又来感,好长一阵子没有周末的概念了,准确点来说是没有了工作日的概念,也就无所谓周末不周末了,天天都差不多,似闲似忙间时间飞快。

除了开始上课,也没啥特别新鲜的。倒是在语言班上碰到了几个中国人,以既有的信息去慢慢感知周边的世界,各种微妙的对比性。多认识新朋友挺好的,带我看到更广阔的可能性。

一顿饭的时差,德国一月

IMG_9695这里在吃午饭,国内正在吃晚饭,一顿饭的时差,说得真贴切。

刚才吃完饭坐沙发上跟马美女闲聊,她说到边一个月了是吧,我才发现刚好是上个月的今天到达的德国。她比我还清楚的样子,敢情这人是天天在数我在德国的日子么。挖鼻ing。

嗯,在德国一个月了,也玩了一个月了。

关于德国的天天在长见识,说得累,这里只想说说我自己。

之前别人一直问我语言课的事,叫我选学校选课程,我一概以先熟悉一下环境为由搪塞过去,其实我不知自己到底是什么水平该从哪学起,先捡捡以前学的再看。结果就是天天玩着玩着,书都没怎么拿起。我对自己自制力还是有点自知之明,果然没外在动力逼我的情况下就很毫无罪恶感地一直玩下去,看来不得不使硬手段了。就是在我身上百试百灵的方法——

我必须去学校,越快越好,交了钱逼自己去学。创造环境与时间,最后一般迫于心疼花出去的钱,都会认真学的。就如我刚开始连字母发音都没搞清就报了名考试,当时觉得800块考试费好贵啊,如果考不过还得重新付一次,于是拼命学把试考过了,而且还考得不错。

再是突然想起昨天别人对我说的话,你这么爱溜达,现在条件这么好,干嘛不换个国际驾照。我想想貌似很有道理,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先多攒点开车经验,尽快弄个国际驾照,尽管不爱开车,有了国际驾照到底还是有用的。于是我今天做了两个决定,一下子把整个月的活都做了,好厉害的样子。

终于有事做了,好开心。

其实我一直挺忙的啦,谁说玩就不费时间。这么些天我经常参加各种party,各种活动,到不同的人家里去拜访。这些活动好多,只要我愿意都可以去,而我碰巧也比较积极。来回几次,在别人的圈子里一个不小心就混得很脸熟,还可以跟朋友的朋友去玩,可是这个比较考验语言能力。哼。混个脸熟容易,但想混进去德国人的圈子里就必须得说德语才行。

再是逛的地方,波恩本来就不大,各个方位都逛得差不多了,连附近的郊区也去得不少,电车,地铁,火车,摩托车,船,电单车,自行车,步行,当然最多还是开车,附近的大城市科隆,走远点到两三百公里外去泡个温泉。单是回想一下我都觉得自己好忙。可能把别人要半年甚至更长时间完成的tour一个月内逛完了。

总来说,基本适应这边生活,也玩得挺开心,嘻嘻哈哈的就又一天了,德语好点的话就再好不过啦。Gute Nacht.

Motor-sightseeing in Bonn

今天早上才下的决心真的好好学习了,才拿出书来假装看了几页,就被吸引出去爬山了,关于学习的事,一直到睡觉前再无踪影。

前两天才跟朋友聊起时间都哪去了,我每天貌似很闲,感觉没做什么却很忙的样子,现在我知道了,估计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各种溜达跟打酱油上了。

今天的sightseeing可真是够了,上午略爬了山,龙堡,Schloss Drachenburg, 在半山上就能俯瞰莱茵河徐徐流过的波恩,看到别人分享的旅游攻略才知道这城堡一点不比新天鹅堡差,只是名气比新天鹅堡小点而已。很宏伟大气,坐落在半山上。森林的风景也是美极,有的树还是秋天的景象,有的树已经长出新叶子,高高的,在地上投影着斑驳的阳光。可是最吸引我的还是小火车,或者说是短短的小型电车,沿着曲径通幽的小轨道蜿蜒着上山。还是绿皮火车的样子,太具童话色彩,想不喜欢都不行。不用猜都知道这些车和城堡的年龄都是按世纪为单位算的。

下午更是一个大大的surprise,隔壁家的Thilo有一辆很酷的摩托车,相当拉风,觊觎好久什么时候可以带我转转。今天他说可以带我motor sightseeing,略略兴奋了一下,然后才知道骑摩托车要准备这么多,对穿着很讲究,说白了就是按着哈雷的那一套来,皮衣皮裤皮手套全方位厚实密封头盔。我没这么专业,都是临时找来借别人的。

我觉得给他们起个中文名比较好,就叫T咯,房东叫卡乐,他们问我之前有没坐过摩托车,这还用问,必须有啊。我拿出了平时坐小摩托(就是国内的女式摩托车)的头盔来,他们说不行,这个是在城市里用的,你要到乡村里的话必须用全方位保护的头盔才行。各种汗,骑摩托车的头盔还分了城市和乡村的。再是衣服,我穿了好几层还是被嫌弃,于是借了摩托骑行服我穿,略大,手臂后背都有硬板保护的。其他陆续加上,终于把自己包着严严实实像是坐摩托车的样子,我想说这装备比我在漠河时零下三十多度都要厚实啊。

and, 在国内如果我有了C1驾照按理就可以开摩托车,在德国摩托车的驾照比小汽车的还要难考,要求更高。关于安全的,一点都不含糊。我在边穿戴着,只听他们说,一定要把自己保护好,即使发生意外了,人还是完好无损的。好吧,这么简单的一件小事足可以解释很多很多关于德国的问题。

在美国有一种逻辑,在给一个人审讯判罪前都假定这人是无罪的,在德国也有一种逻辑,在所有未发生的可能性里,最坏的情况发生了。在这个前提下,怎么把伤害人为地减至最低呢。我想,德国人就是带着这个问题为出发点来制造产品的。无论在任何情况下,把人的安全考虑到最先,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德国交通事故数量不低,但人员伤亡数量却逐年降低。

我之前说过在德国对小孩的启蒙教育是如何保护自己。如此看来,其实不止在教育方面,德国对于安全的重视是涉及到方方面面的,汽车制造,食品等等,无不反映出对生命的尊重。当然,其中也包括对自然的环境保护。我下次告诉你德国在环境保护方面是有多变态,去一趟垃圾场真长见识了。

这道理看似简单,但真正重要的东西从来不需繁复包装,不是吗。

April holiday

复活节,时间刚好跟中国的清明节差不多时候,在纪念意义上还是蛮相通的。清明清明,如果单纯从字面来看的话很小清新的词呢,耳清目明,春天来临,花儿整棵树地盛开,一切都清新明了,生命,新气息,从冬天过来欲扬先抑的迸发。

晚上去了一个复活节趴,在德国朋友的家里,简单来说就是啤酒香肠趴。到的人还不少,二三十人的样子,有好些是之前有见过面的。不管先到后到,都去和所有人一一打招呼,初次见面的一般只握手,第二次见面比较熟了就开始贴面礼,亲两边。入乡随俗,我倒无所谓,跟着照版学样总没错,话不用多,最重要是脸上挂一个大大的笑容表示很高兴认识你。虽然名字照例说完就忘,纯粹混个脸熟。

德国人的房子通常都很大很漂亮带小花园,这个已经看到审美疲劳不算什么了。那些顶多算中产,今天开趴的主人家却是一土豪级别的,只是看了小花园就略惊艳啊。房子在外面看倒没多大特别,倒是三个房子都是他们家的,主人家和他们两个儿子各占一个,室外完全一儿童游乐园的简略版,树屋,蹦床,一整套儿童户外设施,小平台,室外开放的自助厨房,BBQ…… 室内没进去,只到了地下室,有智能控制的室内游泳池,小瀑布,桑拿室,健身房,酒吧台,餐桌……这些只是一个房子下面的,据说他们还要打通一条隧道把三个房子的地下室贯通起来。有钱真任性啊。

睡觉了。可八可吐槽的似乎永远说不完。

 

人间四月天

IMG_8087

 

前两天在空间看到一个评论甚得我意,“什么时候都觉得你说话很有意思!” 真好,做一个有趣的人,娱乐自己娱乐别人。大仙哥不发呆的时候其实很幽默,把身边的人逗笑轻而易举的事。 换句话说,我这么努力的说说笑笑逗你开心,好歹都挺捧场。

昨天碰巧瞄到EEXBOYFRIEND 要结婚了。心情略复杂,都那么年代久远的事了,怎么感觉自己又失恋一次似的,我是不是有病,忽想起还是久远时在别个男人的肩膀上为这个男人哭得死去活来的。never mind. 只是,少女心偶发,我也想结婚,想要爱情。爱情的感觉真的很美好,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之一,比得上阳光,比得上花开,与整个人间四月天。

波恩这两天的天气略诡异,早上出会太阳,中午乌云密布刮起风来,下午开始下雨,再出会太阳,不知是乌云追逐着阳光还是阳光躲避着云,下午时分,阳光悄悄投射到书桌上的花花,縁叶间斑驳着,那么美那么美,赶紧把手机掏出来捕捉下这瞬间,可是快门的速度总追不上阳光俏皮的脚步,如此来回跑了几次,这家伙,逗我玩呢估计。风,雨,太阳随机播放,不时还一起上镜,于是这两天做得最多,我也最享受的一件事竟是——听雨。雨滴落打在屋顶的声音于我完全是天籁。从来对水流动的声音都毫无抵抗力。平静,欣喜,也容易让人陷入阴郁, whatever,都挺好,不是吗。

最近更新有点频繁,引起一堆评论,无非是围绕着你在德国多久,做什么,怎么你老在旅游,你是干什么的巴拉巴拉,当然也少不了一堆大拇指“好佩服你!”    其实对于所有的疑问,我略有点评论恐惧症,让我有点害怕,为什么你这么想知道我的生活,你到底是带着什么目的,我跟你又不熟,我做什么又与你何干。and so on.  如果不是俊哥哥坚持让我更新到空间让爸爸妈妈也每天看到的话,我实在不愿意把这些曝光到不知哪蹦出来的人眼前。

尽管我不太在意,应该还是有不少嫉妒甚至讨厌我的吧,不过那不是我的事。想法在别人脑子里,我无法掌控。当然也不会为此烦恼。继续过自己生活罢了。

有时面对着别人的问题,还是有一些话想说的,能不能听进去是别人的事了,不过我还是想试一试,如果刚好我有空,而且还惦记着。为什么你总在旅游。answer, 生活是一种方式,一种选择,与所在地点无关,你也有休息的日子,你也可以出去玩。即使是忙碌的时候,我也会夹缝中找乐子。想必不用解释再多了。

上次跟sweety聊天,她说我的不时分享记录也激发了她的小清新情怀,也想找个地方把点滴记录下来。对此很欣悦,这网站也是在我各种慵懒状态坚持下来的,如果能给到别人正面的影响,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这东西从三月写到四月才更新上来,美好的人间四月天,很高兴与你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