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5年05月

崩溃有时

晚间十一点半,看了两集老友记,还是hold不住笑点,笑着笑着略带忧伤,刚好和sweety聊了几句,她接着上班,我对着屏幕不可抑制的陷入悲伤情绪,到德国两个半月,这是我第一次这么深切地想要朋友,敲着键盘不觉已泪流满面,不知合不合适,我想用崩溃这个词,距离上一次这么不可抑制地宣泄泪腺,我猜也是去年这个时候差不多,这时低头看了眼手机,北京时间凌晨五点多,马美女给我发来了信息,问我怎么这么晚还不睡,不知是不是我早几分钟前发的信息吵醒了她,感觉这坨人是二十四时在线的,不时在某个深夜诡异的时间点冒出来跟聊几句。等平复完呼吸后用很轻快的语气跟她唠了唠家常。其实真正表达的是,我很想你。

在这我没有刻意去认识朋友,一直以为已习惯了跟自己相处,自己一个人不悲不喜也挺好,可是再华丽的表象也掩盖不了不安的内心,越是波澜不惊越是暗涌丛生,生活给我的经验告诉我遇到麻烦时不要指望别人,不要想当然,所以每次我都会给自己心理暗示不要指望别人不要想当然,先试着自己解决,久而久之也就成为了性格的一部分,一个人的独自成长,这过程谁也帮不了谁,我以为已经完成得很好,可还是会有崩堤的时候,例如现在,我需要朋友,渴望那些自然而然新鲜愉悦真诚痛快的交流,都开始想不起上一次是什么时候了。过去给我的很美好,此刻,在异国他乡,我更渴望新的朋友,新的开始。

今天读了一些文章,某些点给我印象挺深,她说,无论在哪都会有生活的琐屑与失望。这其实是个大命题。人不可能一直飘着过日子,有一人漂泊流浪的时候,也有生活长久厮磨的时候,我在想这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天天对着一个人这么长久生活,对一个人久了,有了部分生活依靠情感依靠,就很容易陷入一种怪圈,仿佛世界就这么大,渐渐的忘了原来的自我长啥样。这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往往不自知,今天才跳出来想想现在的生活状态。感觉自己或多或少在掉进这怪圈里,对时间没有了敏感度自主度,生活过得相对简单,天天为些完全没意义也没意思的争执琐屑消磨消磨就过去了。不能再这样,我要改变一下环境。或者说,我要主动性的不能老呆在一个环境里。

嗯,下周买张票该去哪去哪。

游玩欧洲

这两天睡眠不是很好,晚上梦很多,白天睡午觉也好多,不知是不是和天气有关。好吧,我试着早点睡了。

上周末开始很勤快地看书学德语,感觉比在学校里还用功呢,定了一个目标,要在半年内达到C1水平,于是有意识地给自己增加压力,多花时间看书学习。如上就是最近一周比较忙的事情了,其他还有不时做做蛋糕,昨天学做芝士蛋糕,挺幸运的,第一次做就找到自己想要的味道。我是自己的粉丝,一直以来挺给自己捧场的,不管做得好不好吃都吃得相当满足,伺候着乐。

今天开始思量着一个问题了,给假期打算,日期大概是8月18日到9月18日一个月时间,游玩欧洲,具体目的地还没定,瞄了下机票火车票,找个最合适的方案,又在douban看了看有没人同游的,似乎不难找到一起走,接下来就是经费了,我刚刚又在算钱,明明没啥钱我却挺乐此不疲的算算自己的钱,嗯,穷得只剩下时间了,没办法,仅有的一点工资都花在学费上了,不过花得很值就是了,下个月中就先停掉,我觉得差不多可以自己先看书自学着。

关键是去哪呢去哪呢,路线还不定,谁来给我一点灵感。似是每次出发都自己没来由的各种头脑风景一番,然后走出跟想象截然不同的路线。现在越来越信奉的一个道理,顺势而为,有什么条件就去利用上,没有的别折腾去强求了,这样可以给自己省力不少。

好了,今夜睡好。

 

世界这么大,我该怎么看

周六的午后,阳光若隐若现,给自己泡一杯热茶,听个音乐,坐下来写点文字。

我今天把这一周的活一下子都干了,例如,打扫卫生,把手机卡和银行卡的问题清理一下,这里那里不顺眼的都扭转过来,包括,跟房东吵个架。所以我的日子过得相当的充实啊。

像我之前说的,不知哪来的魅力,早上骑单车时无论朝哪个方向骑,都是逆着风,够神奇的。这周本来是要去慕尼黑的,早几星期前已经订好了票,上周突然说罢工,能否出行未知,等我把票取消掉后,罢工突然就结束了,比来得还突然,硬生生的扣了我二十欧的手续费。银行卡被冻住了,联系未遂。国内的手机卡一查话费才知道,居然还在扣我以前套餐的月租费,国内寄来的小包该到未到,邮局都在忙着度假。这边申请的银行卡都一个月了还不来,嗯,度假比较重要。什么乱七八糟的。

这倒没有什么值得烦心的事,都小事情,一样样解决就是了。倒是这些问题背后关于社会价值体系给人的思考。国家不同,个中具体运作的社会规则自然也不一样。说白了也就是习惯不一样而已,孰好孰坏也见人见智,没有对错之分,该有的本性里的好的恶的哪里都一样。每次遇到各种吐槽的地方,事后想想我都告诉自己该收收,由着它去吧,可在我身上就是不奏效,别人撞南墙会回头,对我来说是死不回头的南墙,每次都要去撞撞才甘心。给自己找茬找虐才开心。

老友记里有一集写了钱德勒新年展望是做到一天不讥讽,不然得交钱,他忍了一天还是没忍住,宁愿付钱出来还是要把话说了。这大概就是骨子里的东西,不说不快。 估计也这般心情。

德国人这一套社会体系里,让我最惊讶的是相信。任何关于读到的内容都是对的,这个是前提。例如买的蛋糕材料上的说明书,上面有分量多少,时间多少,必须按照写的来严格执行,这样做出来的东西保证没问题,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如果我按照上面的做了,结果却失败了,说明这说明书有问题,在国内这类见得多得去了,说明书错漏百出,几乎也不受重视。在这是不允许存在的。不知我表达清没。

跑步去了。身体运动着,整个人状态却是舒缓的。

假装很年轻

刚沿着河边跑步回来,习惯性地去桥边的移动书橱翻翻有什么图片多文字少适合我看的书,听着近旁的文艺男女在弹琴唱歌,翻书。这移动书橱实在神奇,每次去看发现里面的数目都不一样的,整批整批地换的频率还挺高,不知是怎么运作的,主要都是德语书,不时参杂一些其他语言的,下次我也试试放本中英文书进去,看有没人领走我的书,嘿嘿。

回来调戏调戏准备睡觉的小鬼,突然被他亲了下嘴,哎呀,好羞涩,一把年纪的,从此多了个小情人了啊。然后从冰箱里拎出两片培根火腿顾自吃起来,想想也是够随意的,这可是很德式的生活习惯呢,火腿香肠芝士还有割舍不去的巧克力和蛋糕,喝着带汽的水,常做运动,不时旅行,折腾着其实也挺好。

过了个忙忙的周末,生活又回到正常轨道,上课,跑步,思考人生。瞄了下跑步记录,跑步一月有余,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生活习惯改善了的原因,感觉又回到了大学时期的状态,做什么都不累,整天打了鸡血般跑这跑那的,对生活没来由的充满热情激情,我想这就是年轻吧。

有一次听班上一个来自美国的女生说,I am thirty, I don’t know what to do when I grow up.  超级乐天派,活跃课堂气氛的活宝,去到哪都很容易招人喜欢那类人。我不知道这话对别人会引起怎样的反应,笑笑过后会否有片刻思考。写到这刚好和别人讨论了一番我是什么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的问题,倒是给我不少鼓舞。

随着对德国的感知越来越深,从好的方面到各种弊端,这些天萦绕着自己的问题,我该怎么走,到哪里去。转换到实际的问题就是我要不要读研。

正如一直说的,之所以一路磕磕碰碰得挺乐,其实全都是靠运气,有一次朋友开玩笑说我是不是把多少岁前的运气都花上了,当我运气花完了怎么办。我说对哦。当运气花完了我该怎么办。我不知道。

自个儿乐吧,一路走来一路看,边铺设前面的路子,假装自己很年轻。

 

德国两月

在德国两个月了,又是马美女的提醒才知道。这人对我在这的日期这么清晰,而我和哥哥爸爸都把她生日忘了。我建了个微信组把马美女的家人都拉进去。她说新历旧历生日都没人记得,酸酸的。还故意耍起脾气不甩我们。往年一般是我提醒哥哥马美女的生日,其实这次我手机有记的,只是时差问题,隔了一天差不多。于是前几天母亲节,我很是积极的先给她发信息哄一下这大小孩。

今早上课时旁边的同学问我学了多久,上了多久课,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一个月了。刚开始还蛮积极的,最近上课不太上心,回来弄这弄那的也没怎么看书。还挺忙挺累的,周日玩了一天回来,晚上八点多睡到第二天的八点多,还略头痛。今天倒是啥事没有了。

晚上看了电视直播一场球赛,都挺精彩,就是勒夫没出场比较遗憾。然后瞄了眼今天的作业,嗯,时间又挺晚,该睡觉,改天再详细说点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