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5年06月

我的视觉日志——德国生活随笔(四)半夜被丢在慕尼黑郊区的路上

与慕尼黑的不解之缘由来已久,这么一来二去,注定关系不寻常了。

第一次早早订了两张到慕尼黑的往返的火车票,然后就坐等愉快出行了,结果遇上德铁罢工,于是我的第一次慕尼黑之行就这样泡汤了。在这顺便补充一下德国火车票的定价逻辑,听起来很好玩,跟国内的火车运营是完全两种状况。

首先,德国的铁路也很方便,各种高铁,城际铁路,州际铁路交叉覆盖到全国各地,正常来说,火车出行真是不错的选择,前提是你订票得足够早,临时订票的话就作好心理准备想我是土豪我不缺钱,或者改成别的交通方式了。

德铁的定价原则基本是阶梯式上升,订得越早,越有机会买到价格阶梯最底层的票,每个价位的票都有一定的配额,例如,一般远距离列车的起步价都是29欧,假如有100个名额,当这100个29欧的卖完了后开始卖价格阶梯上一层39欧的票,同样卖完39欧的配额后接着卖49欧,如此类推往上,比较火的路线会卖到149欧。29欧的票跟149欧只是预定时间不同而已,不分座位,上车有空位就坐。

德铁票本来就是有名的贵,买个29欧票还是可以接受的,临时买票的话通常是灰常的贵。当然,作点功课留意一下德铁官网的特卖还是有的挺划算的,例如前阵子官网发出了一批19欧全国通用的特价票,不得不心动。

上周五的下午,和几个朋友吃完饭,正想着周末要干嘛,突然想到去慕尼黑,回去便查了一下票,我的逻辑也很简单,碰到有便宜的票就走,时间不重要,地点不重要,怎么便宜怎么走。几个网同时看,德铁,blablarcar的Mitfahren(类似搭车,本来要开车到某个地方的人顺便带人,收点钱),还有大巴。德铁是不指望了,高价得不成样子,看到个mitfahren倒是挺合适,两小时内便能出发,还有大巴票也可以,于是马上联系了mitfahren的车主,确定没问题,然后又把大巴的回程票也订了,简单收拾一下东西便出门,毕竟这种不紧不慢,乱中有序的说走就走不是第一次了。mitfahren的车主把时间提前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还主动上门来接我,相当的nice. 我看网站是写着是宝马车,但来接人的是一辆奔驰,车上两个人,一个司机,一个是我网上联系的车主,我坐后座。很满意,有人聊天就不怕闷了,不用坐副驾我陪聊压力也不大。

窗外的田园景致看得我够审美疲劳了,我在后座睡了几觉,睁开眼看见不时的小堵车。这周末学校放假,大班人马开始往度假的路上奔。五点多出发,十点多点便到慕尼黑了,比我想象中要快,车主在慕尼黑郊区便下车了,司机继续要送我到市中心。在黑乎乎的路上,忽然就蹦出来一只鹿,车没来得及完全避开,鹿撞上了车侧,当时就震惊了,我的第一反应是鹿的安全,可怜的家伙,司机的第一反应是车子受伤了,略沮丧,我反应过来后赶紧关心一下车子。司机开出一段路后,打了一个电话说要回到原来地点再叫警察,于是我们又折回去,他一脸抱歉的样子跟我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又反回去安慰他,没事没事,我不赶时间。

回到事发地点,他电话通知当地警察,车停到边上,开起警戒灯,从后座找出夜间安全衣(灯照到会反光的那种)穿上,静等警察来,五分钟内警察就出现了,感觉超神速的,然后配合取证,通知要去警察局备案才能保险索赔。由于不知在警察局弄多久,司机先让我下车了。看着他一脸抱歉我也过意不去,我也有责任,我安静点可能他注意力更集中就避开那只鹿了,一直安慰他说不要紧,我不慌,不用担心我。

于是晚上十一点多,我被丢在慕尼黑郊区的路上。

后面更有故事,但不打算告诉你,下次见。 :)

写给自己

从慕尼黑回来后,今天都神不守舍的的样子,人回来了,心却留在了慕尼黑。

很多东西mix到一起,久违的,似曾相识的,道不清理还乱。

离别时还是会有不舍与失落,然而我还是会选择当转身离开的那个,我不想在原地看着别人离去,这样的失落感太大,我受不了。记得某次就这样一个人在机场泣不成声。旅行给我的冲击力,除了喧嚣的快乐,也有酸酸的孤寂。

sweety说好好享受一个人恋爱的感觉,突然就控制不住眼泪,被自己感动得,我怀念这样的感觉。

勾起很多以往的回忆,该怎么去打量的感情生活,朋友很多,爱至深的还有拿生命表至诚的,我都相信这是真的,起码在那个时刻里,不是不易被打动,刚好相反,被打动,心存感激,不能承受之重,默默离去,我知道千万个打动敌不过一个心动。人始终要独自成长,变坚强,心里还是住着一个小女孩,有温,有感,生命有热度。

感觉好久没独自面对自己,与心灵的对话,这一刻,与任何人无关,时间都是自己的。

下了整天的雨,上课回来一直没出去,坐在外面的雨棚下听雨,伴着一点点古典音乐,湿润的空气滋润着皮肤头发,跌宕起伏的旋律则滋养着身心,把我带到久未重复的回忆里。

在国内辗转去过很多地方,从湿度只有百分之十到百分百的地方都呆过,很多人不太习惯湿润的气候,会觉得比较难受,可能我从小生长在南方吧,对湿润的气候也没什么习惯不习惯了,那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后来在北方在西藏都碰到特别干燥的日子,给我印象很深切的,当时我发出一个感叹:好干好干,快变成干尸了。一直在脸上喷水都没用。有句话说得好,所谓的护肤品其实没啥用,在干燥的地方用了也像没用似的,在湿润的地方也就不必用。在湿度比较极端的地方,就是这么个情况。

今天这么一天的雨,让我又爱又恨,骑车去上课时淋着雨潇洒得略狼狈,披的塑料层不挡雨就算了,还特丑,冷飕飕的,回来速度把衣服换了,把雨衣扔垃圾桶,果断潇洒到底。

刚入主题,睡意正浓。撤之。

我的视觉日志——德国生活随笔(三)家庭聚餐吃什么

住在德国人家里面一个好处是可以参与他们的生活,而生活不正是其价值观的最好体现吗,调皮眨眼笑。

今天周日,德国的星期天真的是彻底的休息日,除了部分餐饮外所有商店都不营业,公共交通也只部分维持运营。星期天正是大多人家庭团聚的日子,例如房东家,每个星期天的中午家里人都会聚到一起吃午饭,记得我刚到的第一个周天,除了在苏黎世的女儿外,其他儿子女儿男朋友女朋友都来了,一长桌坐满满的,阵容略强大。此后每个周末,人或许略多略少,都会聚一起吃午饭。

至于午饭吃的什么嘛,形式周周如是,食物大同小异,我指给你看,主食少不了在面包店买的新鲜出炉的最简单的烤面包,桌子上放满了各种香肠,生的熟的肉,各种口味的芝士,三文鱼生,鱼子酱,煎的培根蛋,以上这些差不多是每周例牌,桌上最基本的食物,通常还有餐后甜食巧克力和切好的水果拼盘,现在时令的肯定是草莓了,这边吃草莓的习惯是全切好加上cream伴着吃,我比较喜欢草莓配酸奶,这里的酸奶口味有点咸,刚开始觉得怪怪的,现在觉得又甜又酸咸的还不错。

特别地,加上现在时令的蔬菜白芦笋(Spargel),浇上煮好的黄油芝士酱(黄黄的那种,我不知中文怎么翻译),用熟的瘦肉培根包着吃,这个据说是以前贵族钟爱的食物。我也吃了不少,略腻。房东老头足足连续吃了一个季度的Spargel,说吃白芦笋能减肥,我扫了眼那个酱的卡路里就呵呵笑了。

然后喝的,也很多,各种口味的咖啡,果汁,茶,苏打水,酒,都有现成的或者机子现做,想喝什么自助取就行,很方便。我一般弄一杯expresso咖啡加奶,然后一杯温开水。这么长的午餐一杯饮料是不够的,同时准备个两杯就对了。我看他们喝得最多的除了咖啡就是橙汁配白葡萄酒,用高高的香槟酒杯。

来,开吃,琳琅满目的火腿跟芝士,怎么搭配完全看个人口味了,一般是半块切好的面包,上面涂一层黄油,然后加煎蛋再加一层火腿,这是比较简单的吃法。刚开始我也不知道怎么搭比较好吃,盯着桌子一堆不明物品真心木有概念,只好一样样的试着吃,大概知道不同芝士和火腿的味道后,就自由搭配着吃,慢慢找到自己比较喜欢的组合。后来有一次听老头说才知道我第一次和他们吃饭就很好地“证明”了自己。当时听他们在说那款生猪肉很好吃,我就毫不犹豫地接了过来,挤了一些在我的面包上,还弄了点鱼子酱,吃得津津有味。后来他女儿私下跟老头说很少亚洲人能接受这种吃法的,说我很厉害。 哈,有点受宠若惊了。

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貌似最近一两个月来我都没怎么参加他们的家庭聚餐了,刚好今天碰上好些人都来了,大家又坐在了一起吃饭聊天,这次给我感觉挺好的,老头终于不用给我作翻译,我自己能听懂大部分他们在聊什么,并加入他们的聊天中。之前听他们聊天好多没听懂,更无从get到他们的笑点了,等他们笑完后,老头不时就给我翻译一下他们刚刚说什么了,我听完后一个人大笑起来,慢半拍也够是捧场的,略诡异,于是每次都叫老头聊他们的,不用管我。

可能太久没这么一起吃过了,今天咬了一口给自己叠的洋葱芝士煎蛋三文鱼片面包,抬头继续听他们聊天,忽然觉得好好吃!好吧,估计大多人都要说我对吃的太随意太沉沦太没追求了,事实上也对,从来不挑吃,任何能吃的我都觉得很好吃。所以在刚到德国的一个多月里,我从没动手下过厨,天天吃冰冻的现成的微波炉食物,pizza,面包,罐头豆汤,急冻鸡肉面条等等,种类也蛮多的,可以做到一周不重复。

后来慢慢的学会了自己包饺子做包子做蛋糕,现在当不知道吃什么的时候,就给自己弄个西红柿炒蛋,配荞麦面或者更奢侈的米饭,以至于现在已成为自己的拿手菜了,越做越好看。自从朋友借了个电饭锅给我之后,我又能喝上粥了,之前在国内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早餐一直是粥,白粥,简单而我又不嫌弃。不知为什么,对温热的粥有特别的感情。

说起粥又想起汤,广东的老火汤,好久没喝过了,看哪天忍不住想喝了也会自己煲着喝吧。其实我倒是挺习惯这里的饮食习惯的,德国人不会在吃的方面花费很多时间,按照他们的思维就是做什么都得高效简洁,吃饭也不例外,要不超市买现成的急冻的,偶尔自己做菜时,总会一次做分量很多的,然后放冰箱冷藏或冷冻,放着往后慢慢吃。例如,做水煮蛋,一次把一盒的蛋都煮熟,完整不动的放回冰箱,想吃的时候直接拿出来剥壳吃。相比之下,我的西红柿炒蛋真是新鲜的大菜啊。

外面吃也方便,就是贵,土豪也不会每天在外面吃。

粽子节安康

端午节,一个人在异国他乡的端午节,居然也吃到粽子了,给自己烤的cheesecake刚出炉,这次烤得不错。百无聊赖中略有伤感,可能是过节的原因,在douban上看了篇文章更是惆怅,喝了两杯红酒配可乐,微醺得脸红红的,人喝点酒比较开心。

貌似好多年没在家里过端午节了,前年的端午节是在康定过的,大伙儿一起到陶陶哥家里去包粽子吃晚饭,相聊甚欢,去年是在天津过的,挺孤寂而后极欢乐的,大学期间更不用说了,端午时候一般是考试时间。都不记得上一次吃马美女包的粽子是什么时候了,味道也离我得遥远。

伍尔芙有篇文章说一个女人需要一个属于自己的房间,打开网站,突然想起给sweety说一句,安静的时候需要一个网站的陪伴。写得好与坏不重要,在这不需要向人去证明点什么。自由而自我的,像老友记里Joey吃意大利面那样,面掉到地上不要紧,想把地上的面捡起来就把地上的面捡起来继续吃,够随意的,嗯,没错,我最近又把整季老友记重温了一下。相关的,脑子里不时也转过一个镜头,是《晚秋》里,汤唯把地上的叉子捡起来,头发凌乱,歇斯底里的说,这是我的,我的。

看书看电影真是很美好的一件事,让人的世界更丰富。只要去跑步,我都会顺便在河边的移动书橱里翻翻有没图片比较多的书,然后很愉快的翻看起来,不带走,就在旁边的半圆小阶梯广场坐着晒着夕阳把书翻完,然后放回书橱,回去。

这周灰蒙蒙的不止天气,不时下点雨,冷得我又把羽绒服穿上了,德国真没夏天的样子,一年四季过冬天也够是醉了。每天的生活大片也是够狗血的,我无意介入,只要可以和我无关就好。一把年纪演戏给谁看,我真心没兴趣。

不时跟朋友直播更新一下我这边的狗血大片,有人叫我写出来,估计收视率会略高,哈哈,想想都够醉人的。比电视里的狗血多了,还得不时更新情节,因为往往不知道后面还有什么更狗血的发生。

晚点去跑个步吧,清新一下脑袋与身体。

我的视觉日志——德国生活随笔(二)罢工那些事儿

QQ20150619-3德国的罢工游行,刚好今天又碰到了,顺便来八一八天德国的游行示威。

在德国,罢工游行真是家常便饭的事了,就在三个月时间里,就是波恩这个三十万人口的小城里,我很“有幸”碰到了两次为期一周的德铁(火车)罢工,一次邮政罢工,一次略大规模的外国人就业游行示威,还有今天的邮政罢工和大游行,个中概率不用算都知道有多大。

德国的火车所占的分额大概跟国内差不多吧,火车罢工就真的没别的火车坐了,但邮政不一样,在国内要是邮政罢工了,还有各种通来替代,影响不大,德国的邮政占有绝大部分的市场份额,邮政罢工的话意味着网购的东西和信件等都要迟到了,顺便补充一下,德国邮政DHL是全世界快递行业里排行第二的公司(第一的是美国的UPS),DHL在整个欧洲的快递行业里的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之前看到网上一句调侃的话说 “德铁罢工邮政跟着凑什么热闹嘛,人家德铁罢一天是一天,邮政的小哥们罢完工还不是要把原来的信件包裹全分发掉,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 呵呵,目测邮政的人罢完工会很忙。

罢工就罢工呗,我也看着乐,凑热闹的事从来都乐此不疲的。可是上次的火车罢工略让我伤心了,估摸着受罢工影响,我订的到慕尼黑的票十有八九班次也会被取消的,我就提前把票取消了,取消完的第二天早上罢工就突然宣布停止了,劳资双方突然就把几十年的遗留问题谈拢了,然后活生生的扣了我二十欧的手续费,害得我都不敢相信爱情了。

什么是游行,我猜定义应该是一群愤怒的人聚到一起争取自己的权益。评论里看到sweety说第一次看到游行是在纽约,我第一次亲眼看到游行是在北京,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去年这个时候差不多,关于钓鱼岛事件在日本大使馆前,当时我要从那经过,结果堵了好久好久的车。同样是愤怒的人,前者可能定语的顺序要换一下:一群人愤怒地争取自己的权益,画面请自行脑补。QQ20150619-2

对于游行可能大多人最关心的是游行主题,把游行整个来龙去脉了解清楚然后作为饭后谈资,我倒不太关心游行的内容是什么,来来去去无非就是钱少工作时长之类的,对于游行的形式看得我相当的叹为观止。这也是我整篇文字里最想表达的: 什么叫有组织有纪律有口号有路线的游行示威。

就拿今天早上碰到的为例子,游行的队伍还没到之前,与游行人数相应的警力已经提前到场,封锁相应路段和准备各种警戒线,今早看到的警察数量太多以至让我以为这次是轮到警察罢工了,警察罢工了谁来维持这游行的秩序呢,想想我也是够操心的。随着警力准备就绪的还有长长的一排移动厕所,在游行路线间相应地列着队,不一会,一辆辆载满了人的大巴把游行的人从各个不同村子里接送过来,场面够是感人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来这旅游的呢。这次的比较集中到一个点,他们没有走很多地方,就在DHL大楼底下喊口号,还摆起舞台来,旗帜,工作服,口号,动作,一一到位。QQ20150619-1

旁边还有各种移动食摊提供咖啡火腿,喊得累了就停下来吃个香肠喝杯咖啡补充一下。 喊了几小时也累了,大概到午饭时间,大伙们就差不多散伙了,回家吃饭的吃饭,带小孩的带小孩,依然是由这几十辆大巴把人送回去。这时下了半天小雨的阴天也转晴起来了。估计游行的人喊完之后心情也舒畅多了吧。

游行结束得像发生那么突然,一切都那么自然,按部就班,像是生产线上的流水作业,本该如此的样子。

我的视觉日志——德国生活随笔

作为在公众号写的第一篇文章,写在德国生活三月之际。

三个月,不长也不短的一段时间,时光转过一个季度,树枝从光秃秃长成绿油油的浓密森林,莱茵公园的野兔子跳着长着,河畔的野鸭子白天鹅在拨动新水,跑步骑车的少年鲜活了春天……我似乎一直以比平人快的速度去感知和体验生活,所以得到的反馈也较丰富些,三个月时间里,对德国的印象一直在更新,已经自我颠覆了好几次,波浪线般起伏着向前。

简单来说,这是粟米的德国生活随笔,不会很严肃很辩证很学术逻辑很紧密。由于个人所好问题,比较愿意写现象,交给见到的眼睛去判断,去思考,这里大概不会出现批判性的文字说好与不好。

我在波恩,关于德国城市名,你大概听过柏林,慕尼黑,法兰克福,科隆,可是波恩的名气并不小,只是略低调,它有几个名片,首先,波恩是前西德首都,现在还有部分政治职能,其次,贝多芬出生的地方,在市区还能看到那老房子,再次,很多联合国的机构设在这。这是百科能给到的答案,其实我更关心的是这是莱茵河经过的城市,环境非常漂亮。整个市人口30万左右,国内随便一个小城人口都比这多好多倍,跟国内的大城市一比更是无法相提并论的天文数字了。我一直在思考着一个问题,至今没找到满意的答案,波恩怎么会是前首都?(请不要用历史原因说服我,我想寻找个浪漫点的答案。)看着市区的建筑,这哪里像首都的样子,明明就是很静谧的小镇嘛,就像把阳朔或者北极村想象成国家首都一样的诡异。

刚到波恩的第一个月里还没去上课,时间多得很,于是跟着房东老头去了不少地方,把波恩附近大概逛遍了,也把他整个朋友圈混熟了,各种party各种活动来来去去都那些人,我又比较积极,哪有活动都跟着去,可以说,第一个月里整个生活圈里都是德国人,那时德语程度还不会说一句完整的句子,当然,也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所以对我来说,那是一个视觉的世界,当听觉和说话不用工作的时候,视觉就比较敏锐,静静观察周边的人和物,如同看一部彩色的默片,从中读懂的信息往往比话语得来的更多,真有意思。

其中包括,刚来的第二天,见到了房东的前妻,她带她儿子去游乐场,也邀请上我,我自然是答应了。见面下来就越来越觉得他俩真是绝配啊。此处有故事,往后再说。

到了德国,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好高科技。高科技这词有点抽象,通常容易理解成在某个领域达到很牛叉的科学技术,是在深度上的延伸,而德国给我高科技这感觉是在广度上的覆盖,不愧是传统的工业国家,工具器械遍布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先不说社会上常见的大的工程器械,单单是一个普通家庭里就能发现科技无处不在,家务活基本交给机器来做,生活变得很简单,扫地洗碗洗衣服做饭自然不用说了,各种家庭电器妥妥地搞定,让我比较惊讶的倒是些平常见都没见过的小工具,例如开天窗的升降控制,折叠隐藏式的阁楼小梯子,越看越是感叹着德国人真的好懒好闲。

不时有朋友问我有没碰到什么有意思的人和事没,很感兴趣想听听。这个必须有,世界这么大,真是无奇不有,我碰到的奇葩的好玩的一堆堆,刷三观是分分种的事,一次能满足N个八卦的愿望,类似的见多了也就练就得相当淡定。

风景在变换,生活在继续,很多东西想分享,就是时间问题,想写还是很能写的,以这不紧不慢的节奏,持续更新着,我这么有耐心,是吧。下次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