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5年07月

我的视觉日志——德国生活随笔(六)沙巴动物园与睡美人城堡

前些天去了欧洲最古老的也是最大的野生动物园——沙巴堡野生动物园(Tierpark Sababurg),看到些好玩的动物,和大家分享一下。

比起各种可爱的动物更吸引我的是,这里隔壁有个你肯定听过的童话故事的起源地——睡美人城堡,格林童话里睡美人在这城堡里沉睡了一百年,被经过的王子一个kiss给唤醒了,然后live happily ever after。想想也是够眼泛泪花一身正能量的,让我醉一会。

这动物园挺大的,很长的一段要坐巴士,隔着玻璃看沿途生活得悠然自得的梅花鹿等,同个巴士里碰到一群国内的亲子团,一群年轻的妈妈带着小孩来走这条德国丹麦的童话之路。动物我没怎么看,倒是和旁边的小孩妈妈聊了会,下车时听到其中一个小孩有点闹别扭说,一点不好玩!没有猩猩没有北极熊没有奥特曼……

下车后近距离看的第一种动物是狼,看到人来了,狼也随声出来,都说狼是群居动物,这果然不错,有了第一只就有第二只和陆陆续续的都登场,估计是饿了,出来想找点吃的,刚睡醒的样子,打打呵欠一脸无辜的看着这群有点吵闹的围观群众。这应该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狼,脑子里一下转过很多关于儿狼的关键词,凶残,兽性,狼来了的故事,狼要来吃小红帽,月光下群聚仰天长嚎……可我看着眼前就一群像有点饿了等着嗷嗷待哺的可爱版狼群,怎么也跟我想象中的狼性联系不起来。现在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亲爱的,真正本质的东西怎么会让你在动物园里看到呢。

在别人还忙着拍照的时,我悄悄的先走了,此处省略诗一首。接下来到了一个小鸟天堂,花花绿绿,叽叽喳喳,甚得我心。德国的自然环境好,住宅区都能听到小鸟声,在人多的广场小鸟找吃时更是流氓,赶都不走,在凹凸不平的石板路上闲庭信步,淡定自如,不禁让人相信,它们才是这里的主人。小鸟看是看多了,这次在Tierpark给我最大的感受是:人和动物的距离可以这么近。以往在很多动物园参观,都是把人和展出的动物严格分开来的,最近的也是隔着玻璃观看,想摸摸小动物啥的更是别想了。这个动物园倒不是,除了一些可能对人类有攻击性的动物,例如狼,要防护栏隔开外,其他大多动物都是向人们敞开的。你可以跟小动物握手,聊天,拍照,如果它们也愿意的话。

同行的小姑娘弄来了一串给小鸟喂食的小米类似物(原谅我五谷不分,我要看煮熟的才知道是什么东西。)她给了我些,放在手上,坐等鸟来。看着这两小鸟在我手上啄食,感觉是一部宫廷剧,小黄先来的,小绿也盯上我这有吃的,虎视眈眈,伺机而动,直接过来抢,被小黄打退,小黄静静的在我手上吃得酒饱饭足了,被人吓退,小绿紧跟上,有条不紊,继续吃。

七月的尾巴

前些天写在笔记本里的,网络不好,回到波恩才想起发出来。在七月的尾巴里。

今天天气预报说有雷暴雨,下午的时候刮大风,大雨,躲在被风刮破的帐篷里,透过头顶上的裂缝看外面的蓝天,听着撕裂的声音感觉既新鲜又刺激,像清新的泥土味,大自然的力量这么可碰可感,静静观看着环绕的空气流动,与神奇的造化,同在。

晚上八点过三刻,打开窗户,空气略凉,外面的葡萄牙音乐文化节气氛弥漫,人们热情不减,在细雨中载歌载舞,我换上衣服鞋子,决定出去跑个步,跟以往沿着河边跑不同,第一次绕着市政厅这小围城跑圈,因为中心的市政厅门前正有着热闹的人群与音乐,这样随时都有律动的人气陪伴。

束好衣帽,把头发包得紧紧的只露出一点脸,一圈又一圈,雨滴打在脸上,时大时小,不时碰到路边散步的行人,主动或被动打个招呼,还个嘴角咧得很开的大笑脸,在小镇子里人情味要比大城市重很多,因为小镇里本来人就少,好不容易碰上有人都恨不得开口说个话(原谅我这逻辑。)开口说说你好今天天气真好之类的,碰着吃饭时就说祝你胃口好,连打个喷嚏周边的人都会回望过来说一句祝你身体好。此上特针对年纪大点的人。

本来只想跑个五公里的,跑完五公里时就想着状态还不错再多跑一点点吧,于是当跑完六公里的时候就想着六公里不多不少,不如跑个八公里吧,当跑到八公里的时候,想着八公里都到了,离十公里就不远了,一次跑完吧。一路上就这么算计着还挺忙,忙得没空去理沾湿头发的雨水。跑完之后才发现这是我跑十公里速度最快的一次,有点无心插柳的惊喜感。

跑完之后在广场边上听了会现场音乐,微雨中仍不少人随兴起舞。想着跑步也好比一步步走来的脚印。正好也回答了之前一些人的疑问,形式各异,都可归结到同一个问题,说,你怎么敢一个人去这去那。你看,跑步我也没想这么多,跑的过程中跑着跑着就远了,不去跑真不知道,过程解释结果。

下一站,初见亦是重逢

default (14)

看着天心一路进藏的分享,相同的路线,相同的地点,熟悉的风景,闭上眼睛,两年前的回忆历历在目,滴滴感动。

在康定遇见,在康定分开,感情的细作,分分合合,每个人的人生轨迹发生着微妙的变化。初识他俩,是怎么也不会勾起相关联想的,后来听说他们在一起时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广州再见他俩时,已觉不可思议,如今,他们两一起牵手,从康定再出发,搭车进藏,向着阿里进发,如此这般“秀恩爱”,真心了不起,川藏线上都能在一起了,还有什么不能磨合的。祝福天心和蚂蚱。一路平安。

记得有一天早上在青旅醒来,对面床的姑娘突然说起西藏来,下铺的姑娘也一起搭话了,原来我们三个,居然在同一年的分别六月七月八月搭车进藏,大家路线又略有不同。月份不同,藏区风景也变化甚大,我们看到的风景碰到的人自然也不一样。一样的是,过程中,路途的艰辛与收获的感动,基于这一份共同基础, 瞬间很多东西就不言而喻了。

前几天走在路上,一路淋雨,脚步匆匆的奔进麦当劳,擦着湿漉的头发略郁闷,里面碰到一个伊朗女人,她告诉我初来德国,天天以泪洗脸,她问我是否也一样。我知道再出门时,脚步是从容淡定的,此时下雨与否,已经关系不大了。

形形色色的经历将转化成一种力量,一种信念,在往后的很多日子里,给自己源源不断的勇气与鼓舞,去支撑生活中的黯淡与孤寂,甚至他人的。

下一站,既是初见,也是重逢。

与其恋情,不如去露营

少女时代就对黄子华栋笃笑里的一句“与其谈情,不如去露营。”中毒已深,自此,对露营的浪漫主义情怀从未消减过,矫情时还幽怨地说过“露营,是我一直死不去的愿望。”现在想想都要含羞作掩脸状。不过一直对露营带有神秘而又期盼的感情倒是真的。

我只猜中了开头,没猜中时间地点。直至今天,在德国,露营才真正第一次实现,想想也是不科学。之前在国内,其实碰到很多次潜在露营机会的,居然一次都没实现,真是神奇。好几次就是,明明是带有帐篷的,居然没让我知道,居然不知道我一直很想露营来着,害我错失露营的机会,愤懑的。

有一次比较接近露营的是在海拔四千多米的登山营地里,记忆尤深的是当时零下二
十几度的大晚上,营地里大伙儿围着火堆取暖及烤衣服鞋子,谁人的鞋子还差点被烤焦了,我第一次要睡睡袋觉得好激动,还担心着那小小的薄薄的睡袋会不会半夜冷shi我,于是给自己严严实实裹了两个睡袋,睡得一身汗。外面冰天雪地,我一直在擦汗。嗯,那是有墙的营地,不用搭帐篷。

当然还有些去各种帐篷里玩的,半夜冷飕飕扯着单薄的衣角看星星看月亮的,都不算真正意义上的露营。我想象中的露营应该是,临着水边,搭好帐篷,帐篷边上有一个火堆,火堆上面有个炉子,炉子旁边还烤着湿漉的衣服,两三好友正躺在帐篷里,开点天窗,观望着满天的星星,谈天说地。

理想太具浪漫主义色彩,现实中,却是另一翻景象。 很大的帐篷里,有我的一张小床和小卧室,晚上十点就躺床上,隔着一两层布料,感觉与天空与大地这么亲密距离这么近,没有星星没有月亮的夜晚,此时声音才是主角,雨下得不大不小,敲打着帐篷,在大自然的音乐里入睡也是一种意外惊喜。

看到朋友圈天心说大晚上被锁在门外,孤身一人,我知道她是不慌的,因为知道无论多晚都会有人等着,守候着。

遥寄感同身受,心安便不惧风雨。

“我很羡慕你”

“期待你的北德游记哦。”——被催稿的感觉。

心里有千万句想说,到了嘴边却只是片言只字,牵涉太多个人情感的东西,我想先放放,让时间慢慢去酝酿,也许能变成日后茶余谈资。

出来几天了,继续没有主题地写点文字。有人问起我是不是在旅行,对于这问题,我还特意想了一下,如果现在算旅行的话,我之前也在旅行,我在进行旅行的时候想着去旅行,就如我在意大利旅行时想着去澳大利亚潜水,想来也是蛮疯狂的,所以我觉得用生活两字更贴切,怎么说,旅行也只是生活的一种状态而已。

正在朋友圈里说的,每个朋友都跟我说我很羡慕你,一直以来听到这话就很多,就连差不多一年没联系的Ex今天也突然这么跟我说。没觉得这是多值得骄傲或者是沾沾自喜的事,毕竟,生活是自己的事,羡慕与否,别人又不能代替你去生活,或者就这么生活着别人的生活。我反倒有点诚恐惶恐着,我不知道我无意间给别人带来的影响有多大,这是否合适。

之前听一个朋友说过,这是一个贩卖世界观价值观的时代,什么都是关于idea。可见,网上各种鸡汤这么流行不是空穴来风。但我知道我无法引领别人,一个连自己路都不确定的人不能也不想去引领别人,况且每个人只对自己的人生负责,这就是我诚恐惶恐的原因。当然,大多时候只是娱乐自己娱乐别人,都笑笑罢了,没什么持久的所谓的影响。

聊聊股市

刚才看了朋友写的一篇文章,里面的观点很是赞同。马上推荐给俊哥哥看,还不无啰嗦的把重点提出来。来,我们聊聊股票吧,比聊人生聊理想带劲多了。关于这一轮的股市风云,我无法参与其中,身边的环境里不会出现任何关于A股的话题,倒是从微博消息中的大市指数和段子中,微感受到国内股市是何等的腥风血雨,这是个全民皆股民的时代,全民都在聊股票。早些时候不时有人跟我提到股票,我本不以为然,没想到前两天sweety也跟我聊起股票来,我想,这下真好玩,连最好的朋友也跟我聊起股票了。

说实话,在写这文字的时候我真不知道目前我的股票账户余额还有多少,涨了跌了都不清楚,时差问题,自己也懒得去登录,叫俊哥哥替我暂管着,然后买了两只股,其中一个刚买就一直处于停牌状态,本来资金就不多,这下能动的就更少了,所以当别人说股市大跌然后大涨自己损失怎样怎样时,我其实没多大影响。更像是凑热闹地观战罢了。sweety给我转的网络新骂人段子更是笑得很酸,例如你家都炒股,还满仓,都是创业板。这不带脏字的骂人听来却是血淋淋的伤害。这太狠了。

我有个遮阳的帽子,正反面都可以戴的,一红一绿两个颜色,每次带的时候还特意把红色翻上去,似乎这样比较应景。

盛夏

下午和两朋友聚了下,分开时一朋友说期待我更新,哈,原来我还有这么忠诚的读者啊。

周五把语言课暂停了,明天出发到别个地方生活一阵子,算是一个新开始吧。连续上课两个半月了,在课上认识了好些好玩的同学,可是感觉最近学习没多大进展,像是饱和了的盐水,再什么放盐也不会再溶化了,我知道这个时候该停下来,休息一阵子,懂得停止才能更好地出发,不是吗。

周五的课上,火热的教室里,大家边擦汗,轮番用陈述性从句问问题,我被问到今年的生日愿望是什么,不用怎么想就蹦出来的想法,我说我希望生日时达到C1水平,全班都在笑,老师帮我纠正完语法,更是很好奇我什么时候生日,嗯,把自己逼一下在11月前还是蛮有希望的。

今天才把两个月历翻到七月,好清新的荷叶图,如此盛夏,所有的绽放都是卯足了力气的释放,前期能量的积累到了最高点上的迸发,火热不顾一切的美丽,慢慢觉得,人性格的养成与天气环境很是相似,燥热的天气,躁动的心,仿佛身体各种感官也跟着空气一同膨胀着,淋漓而痛快地,亢奋着。

昨天看了一部土耳其电影叫《冬眠》,应该是过年前就下载好的,当时是打算作为东北旅途中解闷之用,对片子长度三个多小时望而却步,略长于我的接受范围,一直放着没看,在这实在没别的现成的电影可看了,想起电脑里还有这么一部,就打开来看,我很高兴在这个时候看到这部电影,没有太早,因为如果早之前看了的话估计没有现在这么大的触动。

这又是一部命题很大很广的作品,无意一一去解读及细究成影评,只是从里面,我能读到的,理想主义者与现实主义者的斗争,现实主义者往往站在道德的高度去指责理想主义者不切实际,像是生物链般一环接一环的优越感,在骨子里的高傲中受挫,都带着好心,相互间却是不住的为难,说到底还是人性的寂寞。

不觉又磨到11点多了,明天一大早就出发,东西还没收拾,这很是我风格,在家我妈肯定又要说我了,不到最后一刻都不行动。好吧,洗洗睡了,明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