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5年11月

自如地

11月都快过完了,如果要我给一个关键词的话,我会说“自如”。总来说,这个月过得挺自如的,没有八月九月的奔波,也没有十月的……,写到这特地想了一下十月我在干嘛,没啥头绪,于是翻开朋友圈看自己记了啥,除了金灿灿的秋天,我抓不到自己想要的痕迹,不由有点可悲,好像朋友圈是为了迎合观众眼睛而存在,没啥实质性的东西,能写多飘忽就写多飘忽,也忘了多久没有真性情地去表露自己心迹。不重要了。真正本质的东西在能看到的眼睛里。

Anyhow,回到十一月,没去上课,时间相对自由好多,上中旬为了准备月中的等级考试,自学了一本书,还把语法等囫囵吞枣地恶补了一下,平时白天就泡图书馆看书。除外,其他很多时间其实也在玩。下旬就开始想着多做一点事情,趁在2015年结束前多完成一些愿望,多看点各方面的书,学好德语,英语也要花时间提高,多捕捉点灵感写点东西,从任何遇到中学习等,让自己充实起来。

学习一段时间还是有收获的,感觉到德语是有了一个质的突破,虽然现在也说得很烂,但是比之前好多了,之前是完全找不到北的不知自己在说什么,现在慢慢地能从句面上看到更多含义。这也是让自己很欣慰的一点。打好了个基础,现在是到一个能够比较自主学习的阶段,就是循着自己感兴趣的点去找各种学习资料。例如,终于有勇气去影院看一场无字幕的德语电影,打开电视自由挑选节目,在网上看些有意思的视频,读懂越来越多每天不同的报纸新闻广告,还有走在路上看到的各种字面内容。之前对这些是很无感的,我走我的,一个广告招牌就是一个广告招牌而已,于我没任何意义,现在却像是两者有了关联般,这些广告在我的世界活过来了。感觉平时生活其中的环境于我渐渐丰富起来,看着身边的世界从平面单调慢慢苏醒过来变立体变缤纷,很奇妙的过程。

除了学习外,这个月也是我跑步最勤快的一次,从跑步的整个里程数就能读出来,第一次月里程超过一百公里,占之前所有加起来的总距离数的五分之一,几乎天天都跑,跟吃饭穿衣一样自然正常,某个周末甚至还跑了次半程马拉松,压力不大,第二天没啥酸痛什么的,照常的骑车去图书馆。跑步是为了什么?跑步时我想了一下这问题,发现自己没什么目标,不是为了想跑马拉松而去训练,就只是简单的想跑而已,我就自己跑着玩,我喜欢跑步时候听着音乐任由思考天马行空的状态,再退回一个很实际的原因的话,那么跑步让我更心安理得地自由吃喝。我想可能跟生活习惯有关吧,最近状态还不错,配合相关锻炼,身材真是能塑造得更好呢。有时跑着跑着还碰到有人搭讪,于是一起聊了个两公里的天,对方刚好还是个帅哥,不能再美的一段路啊。

上周末去游泳回来,把手机和湿的泳衣放到一起,手机进水了,整个屏幕都变色了,听了朋友的建议,把手机放进米里干燥,于是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里都脱离手机。发现原来读了一大批如何提高效率的书都没啥用,还不如把手机收起来,工作效率自然就提高了,看书速度也快不少,很是能锻炼自己的耐性。现在手机好了,我在想着晚上不给自己用手机。

世界再纷扰,愿你我都有心灵安静的时候,思考最本质的东西。

在德国不会德语有多”难过“

今天过了很“文化”的一天,淋着雨骑车回来,换过衣服,冷得透红的双手棒着一杯热乎乎的红酒,就着微醺与红茶,在这敲上几句。今天很有勇气地参与点文化生活,为什么是勇气地,一会告诉你。

吃过午饭才敲定今天的计划,去美术馆看展览,在此之前先去歌剧院订个位,如果今晚的表演还有座的话就再看个舞台剧之类的表演,没座的话就订下周,约着朋友带上市政厅送的一叠礼劵就出门了。出门前瞄到报纸上说圣诞市场已开幕。

在剧院门前看了下节目表,指示着订位的办公地在市中心那的旅行信息处。又忘了带手套出门,骑车的手冷得刺痛,心里恶狠狠地想,智商捉鸡得,冷shi活该!今天天气难得的好,也许前两天淋雨淋怕了,碰上一点阳光便觉无比的幸运与知足,所有不痛不痒在阳光下也就一毫不值。迎面着阳光在圣诞市场摊位里人群中穿梭,高兴得像个小孩。在此前我也一直好奇着传说中的圣诞市场到底长啥样,听说过很多,熟悉地初见,糖果般的新鲜感,再一次被惊喜宠溺着。只是谦卑地憧憬着一片黄叶子时,却遇见一个铺天盖地的秋,想要一块糖时,却不小心走进一个色彩缤纷的童话世界里。有所待,把期望放得很低,所得皆是欢欣喜乐。

阳光下晒满足了,走进歌剧院的售票处,简单愉快地敲定今晚的节目,用礼劵免费换了一张价值六十多欧的票,挑了最贵的VIP的位置,捡到大便宜的小市民心态,太幸运了。接着过去艺术馆看展览,这地方几月前去过一次,碰巧还赶上看了Vogue的一场时装表演,印象很不错,所以挺期待这期的主题美术展览:日本印象派之爱。自这期展览开幕来在杂志上报纸上就不时看到介绍,但对这关键词的个中关系有点捉不住:日本,印象派,爱?

当然用礼劵换门票又省了十欧,进场后才凭着墙上的主题分区边走边读,被这次展品之丰富广泛略惊讶一下,地球人都知道的几位印象派大师的作品皆有参与展出,莫奈,马奈,梵高,毕加索,雷诺亚,还有些这圈内很有名但我不认识的,好吧,我懒得google了,不打算普及点什么,因为我也不懂。这次的展品大部分来自日本的博物馆的珍藏,还有些来自法国与美国的,主要是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法国印象派作品。期间碰到好几个各种语言的导游解说,默默地跟着听了一下,怎么都法语跟西班牙语。

似乎毛姆特别钟爱描述这一时期的画家生活,在他的《月亮与六便士》《人性的枷锁》里主人公与社交圈子都围绕着画家名流展开,读书的代入感,以至于坐火车经过法国南部时,看着窗外的风景,真美,不自觉地就想着这就是那些画家们采风的地方了。在这些印象派画家里,我对梵高了解稍微多一点,之前读过他的传记,在巴塞罗那时参观过毕加索的家与博物馆,对莫奈还停留在美术本上的”日出 印象“,事实上这次也看到了。对印象流派的界定性定义也模糊,但美术这东西是最不需要去下限定语的,无关语言,可以说门槛极低,人人可读,只需一颗被打动的心,去感知艺术品里传达的。至于穿越时空的,与作品交流了什么,那是很私人的了。

可能这次展品里梵高的几幅不算最出色的,也没有向日葵,我却是带私心地,第一次站在梵高的作品前。小王子能从五千朵玫瑰园里一眼区分自己的玫瑰是不一样的,梵高的画作在我眼中也很轻易地跟其他画家的区分开来,他用色很强烈,对比分明,线条硬朗,整个画面传达出来的厚重感,有如他一生不疯魔不成活的传奇色彩,看着看着,不自觉眼湿湿的。记得前两月去罗卡角,透过大巴的玻璃窗看到飘渺的大西洋时,再回头已是泪流满面。很少提及这类回想起来都带有矫情嫌疑的时刻,但确确切切的,我自己知道。庆幸着,还会如此简单地感动着。

晚上提前去歌剧院,先参观一下剧院的展览,看着人们慢慢到场,长裙,晚礼服,西装领带,挽着侣伴的手,得体正式。才醒悟起来,对哦,外国人进出这些场合都很重视着装的。出门前都没注意到这点,我是多少年没穿过正装了都。瞄瞄自己,牛仔裤,幸好今天穿了黑色的风衣,显得没那么随意,然后把粉色的小包小遮掩了一下。多年打酱油专业户的经验告诉我,这时要淡定,保持微笑,and,enjoy! 

入场后看到幕布上有个大大的巴黎铁塔的投影,中场休息与朋友电话,我说我在剧院,“你还去剧院!”,噢,巴黎,剧院……不好意思,我的联想力今天放假了。这个厅比国内的剧院小好多,其实小一点更好呈现舞台效果。环视一周确定全场就我们两个外国人,两个年轻人,好吧,我已经习惯这种乱入感了。

然后,回到最前面的一个问题,为什么参加文化生活要很“勇气地“。坦白说,在德国八个多月了,前两周我才第一次进电影院,今天才第一次进歌剧院,怎么会是不感兴趣,我超级喜欢看这类表演,在国内的时候我几乎每周都有去音乐厅或电影院。这边电影院剧院价格跟国内的价格差不多,可能还会低一点。嗯,没错,就是语言问题了。悄悄说句上次看的那部007是德语配音无字幕的,电影院里的电影绝大部分是德语配音无字幕的,可以按照这逻辑自行扩散到其他方面。所有没点把握都不敢进去接受被虐。前段时间逼自己学了一阵才终于股起勇气来要去影院看个电影了。微感受一下不会德语在德国会很”难“过的辛酸。

换好票看了几眼上面的信息,跟还朋友开玩笑说,你看,这剧的名字居然是意大利语,什么意思没读懂,演员的名字是意大利人呢,他们不会是要说意大利语吧,呵呵呵。直到开场后主角开始说唱时,我……,还天真地以为要看一场德语歌剧的呢,此刻心情犹如一个天大的玩笑,就像想去泰国看泰姬陵时发现那是在印度,想去荷兰看梵高的向日葵时发现这是在纽约……用省略号表示无尽的唠叨。

让语言去吧。这是个happy ending,忽略所有因素,我当然毫不犹豫地偏向意大利歌剧,意大利语说话都像唱歌那么好听,唱起来更是不得了了,之前在从威尼斯到那不勒斯火车上坐我对面唠叨玩耍的小朋友一直是我记忆里的天籁。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伍迪艾伦在《爱在罗马》里这么钟情地大篇幅展示意大利歌剧了。

生活是个幽默感极强的家伙,好好玩之。

闲来有时

十一月已过半月还没更新过,略懒,哈哈。上次还跟朋友开玩笑说,最近没啥消息,我猜你不是在谈恋爱就是在谈恋爱了。据情感大师粟米童鞋分析,一个人没啥动态跟工作无关跟忙无关,只是不想更新而已,不想更新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在谈恋爱,WHY?亲爱的人已在身边,被爱包围着,还要手机来干嘛。被自己这逻辑感动了,实在是太有说服力。

我怀念那些忘记手机存在的moment,一切那么自然,舒服。

停课一段时间自己学习,不在玩的时候跑图书馆比较勤快,把自己逼一下还是能感觉到进步的,在图书馆盯着前面的人背影发呆时,竟有点恍惚地回忆起大学时光来。此情此景实在有点太像,我的大学,不出去玩的时候,过得相当的平淡有规律,特别是准备考试的前一段时间里,早上睡到自然醒了就下楼早餐去自习室自习,自习时也不务正业地不时看些闲书,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晚上回到宿舍时也不想再看书,往往看部电影给自己放松一下,所以相对于毕业后,我在大学期间看了比较多书与电影,有一次在朋友家,我们找电影看,翻开电脑硬盘里存的电影目录,我说我大部分都看过了。这些都得益于大学时比较“闲”。有的电影在某个时间点特别想起被我重温过几遍的都有。

最近也是,看了几部电影,还有一两本书,觉得这半月来日子过得还挺充实的,周末一般都和朋友疯玩去了,周一到周五乖乖跑步,图书馆自习。身边的朋友来了去了,不定期地更新着,有的朋友从别个地方过来探望我,有的朋友换了城市就再没见,有的回国一段时间好久没见,有的从国内回来相约重聚,我在原地感知着这些变化,感觉造化还是挺神奇的。

激情也好,平淡也罢,都是生活的一部分,都是逗自己玩而已,快乐很简单,尽量去满足自己突发奇想的小小愿望,任性而温暖,细小而感动,看着头发挺长了,想弄个卷发试试,就买了个卷发夹,卷着玩逗自己乐,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跑半程马拉松,看着天气不错就换好衣服鞋子出门了。想把德语学好点,于是我又得看书记单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