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6年04月

穷开心——我”堕落“的物欲观

那双被我穿了三年,陪伴我走过不少地方的鞋子,在朋友圈出镜率略高还好几次被朋友说怎么老是这双鞋子,你是不是只有这一双鞋……终于光荣退休,被我穿烂了,鞋底已经裂开,记得此前上一双鞋子也穿了有三年,是时候换新的了。擦汗笑。> <

前阵子已经在物色着要买鞋子,一直没遇到合适的。昨天看完樱花往回走顺便又逛逛市区,经过一鞋子店,门口摆放了几双打折的鞋子还挺醒目,可看可不看间便走进去了,这家店平时经过一般是被忽略的,因为里面的鞋子价格比其他的店高不止一个档次,当然也很漂亮。不时进去看看又有什么新款,过过眼瘾。这次看到一个系列的鞋居然有活动价,便宜了十几欧,第一眼便看上一款,试穿好几回,估摸着这牌子一般很难会打到更低的折扣了,比价后觉得很划算才下定决心买下来。

其实也就是50欧不到,换作是以前在国内的我,会觉得很便宜,毫不犹豫就买了。在德国生活一段时间,我的物欲“堕落”得不成样子,对物价的杆杠变得无限低。上次和朋友聊天说到买的最贵的东西,才发现自己近一年来,除去旅行跟学习费用,日常买过的最贵的东西还没超过20欧,19.99欧的书华丽丽的名列榜首,买过的衣服鞋子里,还没超过10欧的。平时用的护肤品都是三五欧的,贵一点的直接不考虑。所以能微感受到50欧于我是有多巨款么。

写到这瞄瞄身上正在穿的裤子,一直想买条有洞洞的牛仔裤,上次在H&M看到一条挺喜欢,折扣下来还要20欧,没舍得买,上周在跳蚤市场看到一条一样的,还挺新,估计是卖家身材不合适或者不喜欢了就拿出来卖掉,问一下价格,才三块,难得码数还刚好合适,愉快的买回来了。第一次买二手衣物,挺接受的,感觉捡了个大便宜,小市民心态如我,于是更喜欢了。

上次带国内的朋友在法兰克福逛街,在德国这么久,第一回有点中国土豪的感觉。牌子在国内特别受欢迎的几个店,我几乎不进去,假装避嫌的游客心理,这次跟着朋友进去才开了下眼界,店里无处不在的标注有中文,明显是做中国人生意的,甚至都有中文的导购。从DM出来帮人分担了一些重物,于是淡定地扛着好几罐奶粉在大街上溜达,好久没这么高调过了。还有一次在一珠宝店,那售货员美女见我会说德语,于是逮着我说了好久,说客人都是沙特和中国的最多,买珠宝像买菜似的,价格看都不看,直接扫巴拉巴拉,听着我也好有同感,加入同一阵营吐槽之,说土豪的世界我也不懂。

之前陆续有过不少人找我代购奶粉,我都婉拒了,有一次被拒绝后有人追问为什么,我只好说:我很希望我能帮到你,但我不想做。然后对方也笑了。我一直懒懒散散的,有钱没钱自乐着。之所以还有这点任性,只是因为生活还没有逼我到那个点,但到真正急需用钱的时候,例如现在,所有任性的理由都不成立了,该打工打工,不跟挣钱过不去,管它代购奶粉还是手表。

我有一百个不用怎么花钱却好玩开心的点子。有机会便出去走走,无论远近,都是关于怎么不用花钱又可以很开心的活动。不时去市区溜达,不定期上新的各种特色小店与杂乱牌子的百货,总能满足我的猎奇心,有时花三块钱吃一个咖啡与面包的下午茶,露天又闲适,已是奢侈。也去远点的地方,高速上奔一小时便能出个国,走在陌生的街巷看陌生小镇里人的生活和人情,作为一个外国人的小待遇,每次读着当地人脸上先是惊讶,继而觉着好玩微笑表示欢迎的表情都觉得生活真有意思。迷路穿梭间,感官只关乎自然与自己,内心变得纯粹,生发简单的快乐与爱。

上次和Tracy和Wim他们趁着天气好,飞奔在高速上,闲散地逛了两个之前没去过的老城,走累了就在潺潺溪流边看山看水看往来的人吃着两份路边买来的薯条便觉得是无上的美食。我至今难忘,她说,“他就喜欢带我到陌生的地方走走,也不买东西,看看不同的风景和人就很开心。”听着我很感动。

前些天微博上看到舒淇的一生日照片有一行字“做过餐厅服务员,还摆过路边摊。”默默笑了,这些我也做过。堕落至此,生活过得粗糙,也有了不起的精致。只要找到自己,从内心而来的淡然与勇气能抵抗一切外在偏见带来的冲击,从而坦然自在。

这个世界太迷人,别轻易束手就擒

刚在豆瓣上看到一段话:“以前我有个理论就是人生分一个又一个的阶段,当你觉得难了,你要知道下个阶段更难。现在我明白了人生就像变速椭圆机,高高低低加大你的强度。对我而言,每当我能抛下情绪纯粹的做事和生活的时候,我就能得到真正的快乐,不被俗事打扰,也真正体会到求知的乐趣和生活的美好,觉得不枉为人。”

近段时间以来有点迷惑,看到这话真说到心里去。今天在某公众号看到一些文字,在想这人得多清醒,多脱俗,才写出这样细腻的话来,特别在这个急于求成的社会里,很难得。刚才看到的几句话也很好玩,貌似是说有人问村上春村有没时间,他总是会说我很闲啊,我有的是时间。以此来判断这大抵就是年轻啊。可能一般人不会直接说“我有钱啊,我有的是钱。”在时间面前人人都一样多的,但有时间似乎是年轻人的专利,年轻,任性,像柏林的口头禅:穷得很性感。

高尔基的名言里:幸福的家庭总是很相似,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原因。这么鲜活里世界里,每个人都有自己大大小小的烦恼,即使有钱人还要提防小偷,只是对待态度不一,不能凭外在去批判,你羡慕我的自由,我羡慕你有人照顾。

你是浪子,别泊岸。作者在这书后写道:“这个世界太迷人,别轻易束手就擒。”目测是继生活有诗有远方后的又一金句。那些浪子最后都到哪去了,不可否认,大多回归到生活,湮灭在人群里,不管过去多么辉煌多么精彩,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怎么也抓不住。有时候我也在想之前在西藏的那段路,这真的发生过吗?感觉像做了一场梦一样。

何处是归处,上次在朋友圈看到有朋友给我评论道:“看来是你是乐不思蜀,不想回国了。”我回复道,心若是没有归宿,哪哪都一样。身无长物,也没太多牵挂,有如轻盈的行囊,心灵也可以随时上路。

跟一些朋友聊天,得到一些灵感,其实自己早知道答案,只是需要一个动力,需要别人给我一个肯定,推我一把,后面的我就可以勇敢的走下去了。瞬间明朗了好多,有了方向,怎么走,问题都是次要了,总有解决的办法。

零零散散,以上文字都是一天里不同时段写的几句拼凑的,接连不起来很正常。

粟米的日常

这几天过得很是规律,没有之前的奔波,安静却别有滋味。

上周日为止长达两三周的复活节假期结束,玩了这么久得有学习的样子啦,前几天去学校领了上上周考试的成绩单,完全是裸考的,过是过了,以我这么得过且过的态度该是欢天喜地了,但自己知道自己水平怎样,知道差距在那。于是周一便约了Cassie去图书馆,第一次看到图书馆超级火爆的空前盛况,居然一个位置都没有,坐得满满的,传说中的大假过后必有考试么,想想这些人都在抱佛脚要考试我便舒坦了,嘿嘿。于是回来我这一起看书。不在图书馆也得制造点自习室气氛出来,实测两人一起学习会比一个人有约束力的,效率会高点。

其实我想说的重点是,这几天吃了好多好吃的呢,中午又做了红薯批吃,超市买的现成的酥皮,这次在红薯上加了小块芝士或者培根肉,感觉红薯真是很百搭,甜的咸的都这么合适,与培根肉有甜有咸口感好特别好好吃。想起了之前在深圳的时候,几乎每天都吃一个M记的香芋派,没想到今天我也会做类似的派来吃。

下午趁着阳光正好,把被子枕头这些都拿到外面的小平台去晒,这在国内的话真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但放在德国可就不同一般,因为德国压根没有晒被子晒衣服这概念,在德国这么久从来没看过有人把衣物晾到外面去,都在室内晾干或者烘干。之前还跟朋友讨论过,在西班牙意大利的小镇,看着晾满窗台的衣物多有生活气息啊,可在德国就不可能看到,归根还是价值观和习惯问题吧,德国人觉得衣物这么私人的东西得收起来,但是把花花放到窗台上让街上的人看到却是悦己悦人的事。(可能有人会问被子不晒要是会有病菌怎么办,德国人有化学用品这东西,专门杀室内小虫小霉菌的。呵呵。)

这是我第一次在德国晾被子枕头,收回来时在温软的布料上闻到了阳光的味道,春天的味道,心情瞬间美了好多。想起大学时,重庆的冬天阳光很少,每次出太阳时运动场边上的栏杆都妥妥的晒满了被子和草地上三五成群的年轻人们。每次盖着刚晒过的带着阳光味道的被子时都特有满足感,睡得香,梦里都会笑出来,幸福这件小事。

之前和马美女电话,她老是问到我同一个问题,谁做饭?而我总是很耐心地说,在德国没有做饭这概念。什么东西都有现成的都能在超市里买到,一般德国家庭的冰箱里会有比较固定的充足的食物,一家人吃饭时就把冰箱里的芝士,各种酱,肉,全摆到桌上,然后涂面包吃。你总不能把肉涂到面包上当是做饭吧。不聚餐的时候就把食物从冰箱里拿出来,放进微波炉转转或者放平底锅里热热吃,例如Pizza与煎香肠。最跟做饭靠得上边的可能就是用烤箱了,把材料准备好放进去,设好温度时间等吃,就这个算比较有技术含量在里面,必须严格按照菜谱份量来。要是离开了菜谱,德国人真的觉得无法做饭的。房东老头经常看到我没有菜谱情况下在厨房随意捣弄很是惊讶。

and,最近天气暖起来,当作新生般跑起来,摊开今天的报纸,好大篇幅说到一年一度的马拉松,无独有偶,傍晚跑步时就碰到大群大群有纪律有组织跑步者,看来是为了马拉松作准备的。看着心动,我也好想参加一次马拉松。先放着,可能日后会去实现吧,现在试着去感知跑步里程数字的增加带来的不同。

有人说我好久不更新公众号了,这还不简单,复制粘贴的事,琐碎得,图都懒得加,就这么任性。

April April

上次有朋友过来看我,说了一句话给我印象很深,他说:“你怎么受得了这里的生活。”言下之意是以我这么“喧嚣”的性格怎么习惯得了国外这么安静的生活。琢磨一下挺有意思。

相比于国内大城市里热热闹闹的生活,国外的生活是要寂寥得多。所幸,在这个不大不小的城市里,有自己想逛的地方有想做的事情有三几好友不时会个面,怎么会无聊呢。后来相处多一会朋友也说我是不会无聊的人。我不闹的时候其实很安静,安静是我的常态。习惯了跟自己相处后根本没空无聊,只怕是没时间做这做那。

上次跟肖肖聊天,谈到回国的事情,她说以为我一直会留在德国,我问为什么会这样觉得,她说“就有一种感觉你和你所在的环境很合适啊。”这是我听过在一个地方生活最暖的理由。但其实我想说,在不同环境都很搭才是厉害呢。只要是当下的,就是合适的。至少,试着去与之搭配上,不然呢,日子这么长,怎么受得了。

心里是波动了一阵,找到生活的重心才是最重要的,多积累多学习,才更有底气更多选择性。两三周的复活节假期结束,该收拾收拾,春天是希望。

April April, 愚人节都过去了,昨天才听到小朋友说这个,愚人节在德国的习俗是,每当捉弄了别人时就大笑着说“ April April”,意思大概跟英语“got you.”相似,这回终于逮着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