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6年05月

为什么听德国人学粤语会这么好笑

今天和Cassie去超市路上闲聊,说到一个问题很好玩,分享一下。

我们在市区,不时会被一些土耳其小年轻”撩“,招数很多,不厌其烦,他们打招呼说普通话,我听不懂,不甩,说英语,德语,日语,韩语,泰语,通通听不懂。如果有一天听到他们用广东话打招呼的话再考虑回应一下。

听外国人说普通话对我来说没啥新奇的,但是偶尔听到有外国人居然在说广东话时,我不由得便觉得很新鲜好玩了。上次我,她,还有她老公一起从店里出来,她老公走在前面开门,我分明听到了:”快D,快D“ ,不禁惊讶了一下,从一个德国人口中说出来的粤语,貌似还是第一次听,感觉好好玩。她是香港人,他老公跟她学广东话。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我们听别人学广东话时会笑,而德国人听我们说德语时不会有这现象呢?再延伸开来,按照我自己的经验,在学习英语,德语,甚至日语时,印象中老师同学都没有笑场的现象。怎么粤语就自带搞笑功能了。

我能想到的理由就是,粤语发音真的很难,难在那个语调,即使很多人把音读对了,但是语调却很难做到百分百的准确,更别说音长音短的不同了。判断土生土说说的粤语还是后来学的一个判断标准就在于语调上,一听就能听出来了。学粤语的人说话时,听众往往能听懂意思,听着音怪怪的感觉很搞笑,但是其他语言里,特别是德语里,发音不对就变了意思了,听的人无法理解,所以往往看到听者一脸疑问的请求重复。

写到这突然想着前两天一个老人家问过我的一个问题,他说,”有时候走在街上,我看到一些中国人走在一起,说说笑笑的,我很好奇他们在想什么。“ 我倒是从来没想到这笑也会对德国人造成困扰,不过实际上好像还真没见过德国人在外面会这么放肆说笑,表情更多是木板,收敛,目光对视时也只是礼貌性的挤个笑。我跟他说,这种笑没有恶意的,你别担心,他们不是在笑话别人,民族性格不一样而已。

听过世界各地不同国家的人说英语德语也说自己国家的语言,其实在欧洲说英语很自在,真正体现了一种语言作为交流工具的功能,因为除去大不列颠岛那边,欧洲语言有这么多,英语也不是他们的母语,都会有点受到本国语言的影响。与之聊天时大可以放开来聊,往往是内容大于形式,谁也没有把英语说得很完美,于是对别人的语法细节也很宽容。与以英语为母语的人聊天多多少少会有潜在的一种压迫性的压力在,无论怎么学也不会超过别人的母语了。

见过太多有着复杂成长环境的人,人不可貌相,有时候跟陌生人聊天,不问别人来自哪国,而是问对方母语是什么。之前听两印度人聊天(英语是他们官方语言),不细听根本也听不出有口音,词汇量之丰富,语言之流畅,不禁叹为观止。

这么扯了一堆,源于昨天随便说的每两天更新一次,盯着执行力这三个字,擦汗。自己说下的,脑子开始混乱眼皮打架打字想不出字形也要做完。

活到多少岁才是够

朋友圈不时会因着同一主题被刷屏,今天毫不意外的是关于杨绛先生,生平轶事及其著作被运用到各公众号的标题里,被借题发挥,引起社会关注,继而是相关书籍的畅销,一个事件如此被消费也见怪不怪无可厚非的事。

之前有段时间特别想知道文革时候到底是什么个境况,就找了一些相关的书来看,其中就有杨绛的《洗澡》,书的内容是记不起了,我也没有做读书笔记的习惯,豆瓣上的短评也只是偏个人喜好的写一两句,“文革时期知识分子,各种性格各种形态,手法好高明。虽然钱钟书的名声一直盖过杨绛先生的,相比之下,我更喜欢这女性的笔触,细腻也很深刻。”

还没看过更多她的书,就有一个感觉,文学上她的才气一点都不输给钱钟书,但她选择低调的处于钱钟书的锋芒之下,默默的给丈夫以支持,如此贤妻。

除此外,我对她了解并不多。早上醒来看到这消息时也是平静,面对这么一个关于生命逝去的严肃话题。忧伤吗?谈不上。105岁,一个生命周期正常完整自然地走到最后。在中国传统文化里,超过一百岁算喜丧,是值得高兴的事。活过一个世纪,多么不容易而又了不起的事。当然,出于尊重,”喜“更确切是坦然接受的意思。

我们祝愿长者长寿,通常说的是”长命百岁”,而不是长命一百二十岁。原来自古来人们希望生命长度尽可能的长,但也有个分寸,认为到一百岁就挺好,不是越长越好。

无独有偶,西方在一点上也有相通之处。

今年初,偶尔听到一个朋友的祖母去世了,我之前还去过他家Party, 正酝酿着得说点什么得体的话来表示遗憾的,对方却一脸愉悦地说,“这是好事啊,毕竟她都活了97岁了,这足够长了。” 听得我不知该如何回应。

有一次,我问一个70岁的长者,”没有冒犯之意,如果让你选,活到80岁,100岁,120岁,你会选哪个?”回答居然也是100岁。我问为什么,他说,我不想让多出的20年生命长度来削弱整个生命的质量。够是豁达。

看来,生活质量与生命长度间孰轻孰重也有个平衡点。天天活在当下,活到一百岁就够了,不必太长。 真想得美。

Ps:我的公众号终于舍得开通评论功能了,来,坐,喝茶还是咖啡。

我害怕什么

在不喜欢的氛围里,我真是直接掉头就走,如何掉头走得漂亮点,我还是学不会。在通往清静的道路上还得大义凛然地当断则断掉一切人情折磨。

这个是吐槽贴,生活中肯定会遇上各种各样的人,总有一两款让你深恶痛绝的,于我,那种喜欢说个不停而总说不到点子上絮絮叨叨啰啰嗦嗦超级无聊的人一直是我的致命伤,让我深恶痛绝的根源在于不得不跟这样的人打交道,无法避免,俗话说的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

必须说明的是,这跟人性善恶无关,通常这种人很善良,往往怀着一番好意与热心布施般投入自己的自导自演世界里,在这种情况下观众是必不可少的,没有了观众演不下去。单是有了观众还不行,还必须要观众全程投入,给予回应与掌声。

我是个二流观众,算是已经进化了,进化之前是三流观众,正在向着一流观众努力,三个等级观众都有骨子里的反抗与不认同。三流观众不但不给面子不予赞扬,还直接反驳,最后两败俱伤。二流观众是安静地不反驳也不说话,静静等待其自然结束,不是在漫长的等待结束过程中把自己弄疯就是生硬的脱身弄得一身尴尬,一流观众应该是能够漂亮地全身而退。

可能好多会人都有嫌弃父母啰嗦的时候,但这种情况在这不成立,在于不必天天对着,即使有人这么幸运能够天天与父母朝夕相见的,这种情况也不成立,至少对父母是有爱的,也就原谅了一切,包容了一切。但是父母之外的其他因工作或其他渠道而必须打交道的,很难说得上有爱,只剩嫌弃与同情。

以前觉得自己真诚待人,也就无所畏惧了,现在想想太天真,我也怕,怕那种无趣又折磨人的人,愿你生命中不要出现这样的人,不然,能逃则逃。别试图挣扎,没用的,这样的人自有自己的一套逻辑方式来让自己的所做所为自圆其说,在这种情况下,能保持自己原有的想法不受影响都需要努力。

我很闲啊,我有的是时间

经常莫名其妙的被一些不经意的话戳中笑点。例如上次在课上吐槽完德国的四月天气再回答自己祖国的现时天气,我旁边的黑人女生说了一句“Immer heiß.”(一直很热。)又例如在书上看到的这句“我很闲啊,我有的是时间。”据说每当别人问村上春村他有没时间时,他都这么回答。

不管是自己说的还是听来的,更多时候是“我很忙”三个字,任何时候任何场合都适用百试百灵的有力借口莫过于这了吧,真诚或假意,给自己的不努力以心理安慰,给别人的拒绝留有余地,华丽得几乎能蒙骗自己内心。

“我很闲啊,我有的是时间” 与“我有钱啊,我有的是钱” 到底哪句比较招人打。平常人可能会拿金钱来比较炫耀,但就没见过拿时间来攀比的。

不过前者的确是给我眼前一亮了。一反常态,可能明明在忙得天旋地转,回答别人时还是一如既往的“我很闲啊,我有的是时间。” 我觉得应该是挺有趣的人,是真闲还是假忙已经不重要了,最起码他有颗懂得闲暇的心。

王尔德有句话这样说:“成就完美的境界是闲暇,完美的目的是青春。”(The condition of perfection is idleness; the aim of perfection is youth.)与他其他似是而非的悖论一样,在要脑子里转几遍才能领会意思。是否就要等到青春不再时才来说有时间。

但现实是,诱惑这么多,时间总是不够用,在衡量重要性作选择时,时间已经到了非此即彼的地步,见了A便错过了B。世界这么纷扰,只想把时间花在值得的人与事上。对于值得的人,我一直很有时间。或者反过来说,如果我愿意与你共度时光,你就是我重要的人。

刚到德国时,一种特别强烈的感觉就是:德国人怎么这么闲。下午四五点起,河边就开始活跃起来,三五成群,老人小孩年轻人,遛狗溜小孩的,跑步骑车的,看书晒太阳的,打牌聊天的,弹琴唱歌的,烧烤啤酒的。至今觉得德国人自成Party的能力很神奇,约好地方,每个人负责带不同的东西,从烤碳到饮料一应俱全,完了后又通通带走,绿地还是那片绿地,像什么都没发生过。既快乐又环保。

后来想想,除了生活方式的不同外,城市小,交通花费时间少,食物都有现成的,在吃方面花费时间甚少,下班后便是陪家人朋友与娱乐时间,想不闲都难,不然这么大把时间,怎么过呢。

删繁就简,我们年轻人不在乎那么形式和客套的话瞬间就释放不少时间空间出来了,还是空不出来的话,给自己画个饼吧,当我不忙的时候,我会……

粟米童鞋认真起来也够可怕的,连续更新三天,有时间就是任性。

你有时间吗。能否借你一支烟的时间,不干什么,我想请你一刻闲暇。

给自己点改变

从小到大最怕别人问我梦想是什么,每次张开的嘴巴都要停留几秒才能说出话来,我脑洞比较短路,一下子处理不来这么玄乎的问题。总觉得梦想是个很虚的概念,无可避免老生常谈的话题,无论怎么回答都可以延伸出没完没了的无数问题。于我,梦想近乎信仰,不是拿来实现的,就应该高高在上,给人仰望。像一座不能跨越的山,却能给人指引方向。

梦想那么远,我更关心眼前着手的小琐碎。给自己点改变,想到什么就去做了。

上次跑步时,在树林间突然蹦出两个想法,我想做couchsurfing的host,回来便把以前的资料修改一下,把状态开放为接收沙发客。把事情在脑子里过一遍,没有想象中复杂。主要因素是主观能动的便是在自己能力范围内,涉及太多客观因素时也实在耗时耗力比较挑战耐性。例如我想在eBay上拍卖东西,却要求我提供各种发票和法人资料等等,社会上的各种条条框框有其存在道理却也确实变态。

我想把头发剪短,当天晚上便特意在youtube上看各种剪头发的视频来找点灵感,第二天借来Cassie的剪发刀便动手了,我对自己下不了手,她帮我剪的。看到一个制作Smoothie的视频,想想材料都有,第二天早餐便试着做,口感果然不错,尝试是多么简单实在的事。

更多时候在权衡各方面因素时比较累人,要做很多的信息搜集才能理清得了思路。经常与朋友互相鼓励,说一些当局者迷可能某天又返回给自己的话:只要门槛不是不能跨越的,便能去试,如果你觉得值得的话。

比尝试更宝贵的是灵感,灵感从来只是一个单方面的拜访者,只有它来找你,你却找不着它。每次got stuck时就出去走走,自然总那么安抚,refresh一下说不定就与灵感碰面了。

除了关心银行户口上的钱外,有时还想想近年来,自己改变了什么,脸上的笑容较之前是多了还是少了。遇到的给我印象深刻的人总用生命气场无言教会我,要主动点,大方点,去接纳,去开拓,你的笑容很美,你不损失点什么。

今天看到朋友的公众号后面都出现“赏”权限了,真好玩,特意赏之。再看看自己的,更新频率很符合我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风格,不过还是能看出进步的,只要去做了,会越来越是自己想要的样子。我对公众号文章的期望值很原始,说自己想说的,并围绕一话题不至于绕太远。

决定好好经营之,每周至少更新一次。给自己点改变,积少成多,万一什么时候会发生一个质变呢。立言于此,求监督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