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6年07月

蚊子虐我千万遍

一不小心就溜到了七月的尾巴,看着关注的公众号上那些人每天一更新这般执着也是感动,有时翻看着自己不紧不慢的更新倒也有守财奴坐拥财富的踏实感。

回国这段日子里,感觉一直在奔波的样子,前Boss说我每次不是在路上就是在去路上的路上。脑海里产生过无数个疑问和感兴趣的话题,但关乎切肤之痛让我无比抓狂的却是这个。

从前总觉得自己天不怕地不怕的,这次回来小小的蚊子让我三观都改了,不,我有怕的东西,我怕蚊子,怕得要命。(写到这插播上一本看的书名《爱你就像爱生命》,无它,忽然想起)

刚回家那几天,腿上手上只要是露出肉的地方都被咬得满满都是包,然后用手抓啊抓,包就红成了一片,后来我穿了长裤子(这大热天穿长裤子竟是为了防蚊),把冬天用来装X的薄围巾包着自己,(差点没把自己热shi.)于是蚊子就在我的脚踝和脚背的地方密密麻麻的叮,要不是这坐着不动都能出汗的湿热天气我会考虑把袜子也穿上。被蚊子逼得整一神经病的装扮也是醉了。

然并卵,蚊子总是如影随形,走到哪跟到哪,总有见缝插针的机会。白天的时间里我不是在逐个涂伤口就是在盯着自己这么惨烈悲壮的腿感叹着被蚊子咬得快生无可恋。白天被蚊子咬,晚上梦里蚊子都不放过我,连续几天半夜被痒醒,然后又抓了半天伤口才沉沉睡去。

我想蚊子给我的心理痛楚要比生理痛楚厉害得多。在外面吃饭,很凉快的大商场里,别人眼里认为压根就不会有蚊子的地方里,可我的关注点还是在桌下会不会有蚊子来咬我,甚至于看不到蚊子也总在疑神疑鬼有蚊子在咬我,吃饭吃到一半实在忍不住又拿个药水出来涂涂伤口。身边的人一直强调叫我放心没蚊子的,我说你肯定很放心,因为蚊子都来找我了。这般神经兮兮,坐我对面的人心里阴影面积也挺大的。

更夸张的是一次出去吃夜宵,看到桌子下边有几只蚊子,好不容易才把伤口养好多天没见到蚊子的我像是见到最可怕的魔鬼般,鸡皮疙瘩马上就起来了,不知表情有多惊恐,几乎是求着同行的人,我们换个地方吧,我坐这里蚊子会把我吃掉的。真不是开玩笑。

用了N种防蚊工具,灭蚊灯,防蚊水,防蚊手绳,但都防不胜防,蚊子如同空气,我走到哪就跟到哪,躲在没有蚊子的空调房里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还好,一旦出去就又招蚊子。欲哭无泪。我现在就是一天然的防蚊神器,出去带上我再招蚊子的人也变得很安全了。

如此矫情,之前是万万没想到啊。出国之前我是最不惹蚊子的人,只要旁边有人,蚊子都不会来咬我那种。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被蚊子害得身心疲累,用当下比较流行的话说就是感觉身体被掏空。有朋友看着我的可怜样,半开玩笑说,你在国外的饮食太健康了,血液被改造了一遍,蚊子对没污染的东西气味比较敏感。我苦笑,那我找到一治蚊子的良方了,就是多吃地沟油。

其实就是心理暗示着产生的生理反应,有蚊子,呆不住,得撤了要。

怎么这么困

回家第四天,基本没怎么出去过,在家处于吃饱睡睡醒又吃的状态。连续三天,每天吃完午饭就好困好困的睡觉去了,昨晚到今天算一下已经睡了11点个小时,刚才九点多的时候在沙发上拿着Kindle又半睡过去。于是在北京时间的睡觉点我在睡觉,德国时间的睡觉点里我也在睡觉。

不知是天气原因弄得昏昏欲睡还是什么,这湿湿的闷热天真是…….不定时的就下一场雨,今天比前两天算凉快一点了,我对温度高一点没意见的,可是这空气湿度,刚一查,都在百分八十以上,难怪,发现从波恩带回来的挂在墙上装饰用的许愿饼已经因为受潮变得软软的了,哭笑不得,对这湿湿的气候适应还要一段时间啊。不过有一好处就是湿度这么高,什么保湿的东西都不用涂,头发也感觉比之前柔顺一点。

也好,算是给六月份的奔波一次调整的机会吧,上个月一直很忙,但很充实很开心,新认识了一些朋友,又见到了好些老朋友,用地理位置来算的话,别说城市了,六月里奔波的国家就有7个,坐飞机,坐船,坐大巴,坐火车,坐汽车,骑车,走路,所走的距离数,没算过。

嗯,等天气好了,又该出去浪了,噢不,干点正事~

 

从德村模式到国内模式切换的时时刻刻

前天临走前送小鬼去他学校,第一次被这么多外国小朋友包围住,有点受宠若惊,他们用中文跟我打招呼,我用德语大方回复着,有几个小女孩用很渴望的眼神看着我,欲言又止,想跟我说话可是又有点小害羞,萌萌哒,特别好玩。这就是作为一个外国人的待遇,因为他们看我跟他们平时见的欧洲人长得不一样。小鬼忙着介绍我给他的小同学们还有指给我看每个小朋友叫什么名字,我问他哪学的中文”你好“(反正不是我教他的),他说每个小孩都懂。好吧,中文打招呼在德国的小学里这么普及,下次你要是听到有德国小朋友很热情地跟你用中文打招呼时,不要惊讶,他们也就只会这一句而已。呵呵笑。

昨天,飞机降落到广州,我的行李久久没转出来,去对面的行李查询处问,一下子同时有三个人过来要帮忙,这阵势倒是让我愣了一下,差点没反应过来。国外人工贵,一般不会有这么多人工服务的,所以有时在公共场合跟着指示牌都能走丢时,或者碰到指示不清晰时都不一定能找到人问。

从机场出来,感觉泡进了一蒸笼子里,皮肤的感官最敏感,粘稠的连空气都流转不起来的闷热,刚下过一场雨,地上的水遇热蒸发,一股热浪从四面八方袭来。据说前几天更热,今天算好了,下了雨降了点温。这热……配着广州街边买来的一杯冰冰的的冷饮,大口大口喝着,颇有畅快淋漓感。太久没遇到这种热了,我得花时间适应一下。

去寄快递时走进一小店,里面有冷气,我都已经忘了室内有冷气是长怎样的了,原来有空调这么凉快啊。欧洲普遍没有空调的,我倒是挺喜欢在德国超过30度的日子,满大街的人穿着很凉快,草坪上好多穿着比基尼晒肉的,这个见怪不怪了,也没啥新奇的,我更喜欢看路上一些老头老太太边吃冰淇淋边擦汗的样子,我也觉得热,但没那么热。亚洲人普遍比欧洲人耐热,很淡定的地看别人热神马的最好玩了。上次在挪威的沙发主家吹着个小风扇忽然觉得很夏天,很风情,很复古。

从机场到市区,等车,堵车,绕路,整整花了两小时,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感觉空气更局促了。我不急,我有的是时间,让我困扰的是因秩序混乱导致的缓慢,心里戚戚然:国内大城市生活的时间成本好高。习惯了欧洲的小地方,步行和骑单车是我使用最多的交通方式,十公里内都可以接受。城市与城市之间,我对距离的换算很简单,从波恩出发,到柏林,慕尼黑和巴黎的距离都差不多是500公里,高速上开一小时都奔到荷兰,比利时与卢森堡。可在这缓慢交通下,完全打破了我对距离的概念,点与点之间的距离变得无法预测。

最初的几小时里,每分每秒看着不同的东西都有一种怪异感,甚至是不适,心里一百个问号,然后想出一百零一种方法来自圆其说。为什么这交通路线这么复杂,给车走的路怎么像是挑战脑力的迷宫游戏,把花费在路上的时间能花在其他什么地方……直至朋友带我去饮茶,绷紧的神经才放松开来,在德国一次都没吃过点心,回国要狠狠吃个够。盯着菜单每一样都想吃,满足得,嘴巴不忙的时候估计说得最多的就是好吃和谢谢。

其次,不由得感叹物价好高。生活成本这么高,要多高的收入才能cover住正常的生活消费。可能是习惯了欧元小面额的消费,人民币随便成十上百的消费让我很慌张。一张一百块找开一下子就花完,用微信支付的更是对花费的数字都无感了,但十欧元的购买力挺大,买满一大袋生活用品都不一定花得了10欧。在德国习惯了买便宜东西的我感觉在国内什么都买不起了,囧。

但信息化的发展让我这个刚从德村回来的人很惊讶,这个远远抛离德村与欧洲大多数国家N条街,德国好多人现在还在用着非智能手机,做的APP也好烂。会利用手机的确能让生活方便不少,例如马美女找我时,都懒得从楼上下来,直接对着电话吼,多省事。擦汗笑。

好咧,收工看球去,麻烦多给几个镜头我教练,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