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6年08月

重塑生活

刚在微博上看了一个在中国生活的德国小胖子阿福的视频,吐槽他经常被德国的小伙伴问到的一些问题,搞笑之余深有同感,老外们是有多不了解中国。想想我也是对德国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到那的,也就原谅了。走出去看看,至少能使原本狭隘的民族观开阔一点点。从零出发也不是不无好处,没有先入为主的参照物,这样对新事物接收起来不带有偏见。

算算从德国回来正好两个月,这期间都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觉得德国的生活像是上个世纪的回忆了。前几天收到波恩的房东老头Email,今天抽空回复了他,立马又收到他那边的回复,日子似乎跟我在的时候没什么两样,周三例牌去一个朋友那喝一杯蜂蜜咖啡,然后去同一家超市采购,回家吃同一口味的Pizza,想必上周如是,下周也如是,一眼可看到头的平淡和简单,邮件的最后一句倒是让我有点懵眼,他说Wann kommst du? (When will you come ? 你什么时候回来?)才发现从德国回来整整两月了,我都没有考虑过这问题。

今天又被问到同一个问题,你的常住地是哪,几乎脱口而出的回答,我居无定所。回国以来都在东奔西跑,没多少天在家的。最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我将在哪里重塑自己的生活。为此见了好些人,听别人的故事,试图从中得到一点灵感。其实怎么做也只是想听到自己内心的声音而已。

繁华的都市里太喧嚣,诱惑太多,沉醉在热闹里的确很容易开心。但好些路需要一个人走,才能知道内心的感受,那天在曾经熟悉的地方走着,被突如其来的孤独感慑住,无法自拔,在回去的车上,看着窗外变换的风景忽然就知道自己的决定了。

当我在旅行时我在思考什么

从喀什回来,一下飞机天气给我的感受还是那么难以言状的酸爽感。睡了很长的午觉,离开了空调马上要中暑般的气闷,高原上缺氧都没这般不适。在干燥的地方呆久了,对湿热的天气毫无招架之力,矫情得败下阵来。

当我在旅行时我在思考什么,其实想知道旅行状态下大家都在想什么,挺好玩的话题,拿最近的新疆之旅当例子回顾下。出发前两天才订的票,关于新疆的一篇攻略一张图片都没有看过,别人给我发的新疆旅游地图,大概浏览了一眼,好长的地名,不好发音,看不懂,记不住。很久以前看过一篇文章知道喀什是中国最西的一个城市,除此外,对新疆只停留在烤肉和切糕的印象。我也不看新闻,所以治安什么的不在的我考虑范围里。

如果说我有什么优点的话,大概就是这个从零出发的勇气了吧。连乌鲁木齐在新疆地图哪个位置都不清楚的情况下就很淡定地抵达乌市了。  在朋友的朋友的宴会上,听着大伙们对新疆旅游线路的推荐建议聊得热火朝天的,盯着桌上越吃越多的本地特色食物,我是个很捧场的吃货,吃得一脸满足还不忘说好吃好吃。吃肉的间歇笑呵呵地跟旁边的姑娘悄悄耳语”他们说的好深奥哦,我一句没听懂,那些地名什么的完全没概念。”当被问到这次计划的旅行时间时,好难得有我明确知道答案的问题,“时间不是问题!”

旅行之初,坐在后座,刚好车上有一本《大美新疆》,路途遥远,看风景看书睡觉发呆拍照循环播放,闲得我把新疆的旅游资源概况恶补了下,边走边看地图,一路上感叹着,新疆好大。已经在路上了,不知道正在前往的目的地,不关心,不重要,不需自己操心的事果断很放心地交给掌控方向盘的人,不用动脑子时最舒服啦。懒洋洋的笑。

因为我是对这趟旅行最没期待的人,有的人会有明确的目的地,特别想要看到的风景。我是很闲散的态度,怎样都好,一方面我以前没来过这,无论看什么都是新的,如果遇到喜欢的画面就更是惊喜了,另一方面,走过的路也不少了,该看的好多也都看过,那些美好的时刻能明亮好多个阴雨天,所以如果这次没遇到感动自己的也不至于会失望。

切到主题上来,我在旅行时我在思考什么。往往我是在替别人操心,有些问题困扰着我到现在也没找到合适答案。在赛里木湖玩时,跟新疆的游牧民族哈萨克族有过一阵接触,看着他们的生活,既羡慕又疑惑,他们经常性地随着牛羊搬家,小孩子怎么上学?除了早晚放羊,白天空闲的时间他们在干嘛?年轻人怎么谈恋爱……不过最关心也最想不通的是,看他们收入应该挺不错的,生活在草原上,生活状态原始而自在,他们挣到的钱怎么花?

当然这些疑问最好是直接问当地人,某人也是够厚脸皮地刨根问底,可惜语言沟通不过来或者是其他原因,不是每一次都这么幸运能找到想要的答案。别人告诉我去按常理思考,可是我是经常性的连这个“常理”都不知道,所以会问一些大众听来会很幼稚的问题,例如,算了,这么丢人的问题我才不重复呢。如是数次,被笑话得多了,提问题都变得要小心翼翼的,怕万一又是一个常理以内的,好打击,难得被夸聪明时,要高兴得手舞足蹈,被嫌弃得多了,脆弱的心灵好容易满足。

PS:这次扯的跟主题不相关,这话题下次还可以好好补充一下,如果记得的话。

PPS:一个月没更新,发现凭空增加了好多粉丝,都不知哪来的,有没人知道公众平台是不是也有僵尸粉?如果不是,活过来让我看看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