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6年12月

冬至

冬至,早上看到微信里消息才知道,节日感很弱,汤圆节也好,饺子节也好,我更关心的是这一天的地理意义。北半球里夜最长日最短的一天,处在北回归线以内,昼夜长短的变化没明显变化,在纬度高的国家却很大地影响着人们的生活,去年冬天德国的冬天真是,又长又冷,天黑得早,终究躲不过,在冬天的尾巴还是病倒了。今年夏至左右我刚好在挪威,差不多到北极圈的纬度里,体验了一把一天24小时白天太阳一直在线的自然现象,在这环境里人感觉会比较亢奋,没啥白天黑夜概念,也不知啥时睡觉和起床,反正很奇异的体验。现在估计那里是差不多24小时黑夜,对于喜欢睡觉的人应该很爽吧。体验个几天还好,要是长时间让我这样呆着还是无法想象。

晚上约了朋友吃饭,本来无意见面的,在可见可不见中,听了对方感觉有点消极的信息后,我决定这必须得见。以前我多半会任由着别人的意见,好听点是尊重别人的选择,难听点是事不关己少管为妙,不知为啥,现在会这么强烈地想去改变,按照自己的意愿去改变。别人无法下决定的,我来下,从一般疑问句直接变成命令式祈使句。针对性的意见建议一条条列好,要求对方去一一执行。”强制”性的把自己意愿硬塞给不知自己需要什么的人,结果为导向来看的话,是个皆大欢喜而且省时高效的选择。就按照我说的来做,不容置疑,果断干脆。这个虐人的过程,从开始小心翼翼探测给中立意见到直接替之决定连反对的余地都不留,略带罪恶感的控制欲快感。

怎样才能一成不变

下班回来,跑个步,上个课,洗澡,杂七杂八,就又十一点多了。貌似有一两星期没更,2016年的最后一个月也悄悄走到尾声。

今天回来路上,竟然看到了天上有星星点点亮的东西,要是在别的地方看到这样的风景我肯定毫不犹豫地想那肯定是星星,但这是深圳,深圳从来都光污染太严重的城市,地面的人为光层层反射折射到天空中,晚上的天空都是自带着厚厚的暖色调光圈,像是隔着一层海绵的呼吸,挣脱不了,也把星星隔在了外边,唯有月亮那么明亮的光才能穿透一切阻碍把光反射到人眼中。最近天气一直很不错,在很多个披星戴月的晚上,看着月亮从圆到缺再圆的过程,长这么大第一次跟月亮有这么直接的认知。月圆月缺的渐变在这很清晰,只要你愿意抬头往上看。

我换着各种角度,各种怀疑的态度去试图否定自己对城市里看到星星的幻想。是灯光吗?悬挂的,不是灯,是飞机吗?形态不像,哪有这么多架飞机同时组合到一起,渐渐的,像勺子,七粒,怎么这么像北斗七星。还真的是!我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低头想到以前有思考过的一个问题。人的生活如果一成不变会是怎样的,今天我终于找到答案了,原来压根儿没空去一成不变。

闲聊

刚刚去洗衣机拿回衣服,甚是无语。衣服还是湿嗒嗒的,甩干出了问题,洗衣机除了把我的衣服全弄到一团打不开的结外,什么都没做。好不容易解开一团乱糟糟的衣服还有我十分讨厌做的—拧干衣服,把对洗衣机的怨意全用上了,恶狠狠地想下次再也不用它了。

最近微信群里有一小朋友加了我,我猜是一小朋友吧,自从看了那本犯罪心理学的书后便对身边好多细节脑洞大开,动动脑子侧写出好多个丰富的内容。瞄了眼朋友圈,给我发过的好几次消息的内容,问些基本的个人信息,我稍稍回复了下,还在问,哪里人啊,我看是没完了。委婉地暗示没时间闲聊。还是不领情,于是直接一个语音发过去,“讲真,我对这些交换个人信息类的闲聊实在没兴趣,而且也没时间这么闲聊,如果你只是想找人聊天的话,建议你找别人吧。” 

自己反思了一下,想起了一个人,想起了多年前,也曾碰到类似的画面,只是角色对换了,小年轻有的是时间啊,可以这样慢慢磨,谈谈情说说爱的小日子,这么些年走过来,渐渐对时间变得苛刻起来,渐倾向以结果为导向,做一件事情或者花时间前都要预估一下可回报的结果,值不值得自己去投入时间和精力,如果不值得,便果断砍掉。换回去年轻一点的脑袋,那时也是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这么“犀利“(不知这词有没表达到我的意思。)如今,我却完全能理解,因为自己也不经意地站到了这样的角色中去。

当然没有好坏之分,只是不同年龄阶段不同的看法,自己觉得合适了就是对的。

没写完,草率睡觉去。

阵阵桂花香

此刻,在装满花香的房间里敲点文字。屋子里这两天来了个短住的姑娘,她今天学花艺,带了一瓶错落有致的插花作品回来,装饰房间,也点缀心情,美好的事物把生活都点亮了。

最近感官对气味比较敏感,事因外界一些因素让我不得不警醒起来。气味这东西也是神奇,它抓不到摸不着,却无孔不入,感觉是在另一个二次元世界里,只属于感官向它打开的人,在已经麻木感官的人里,这个世界无论好坏,都已封闭了。

每次回来走在小区里,路过的小径有好几段都能闻到特别浓郁的桂花香味,夜晚月亮高挂的天空,高高的树枝在天空投下的黑色剪影,只听见树叶风中婆娑的静谧,每次经过都不自觉地放慢脚步,沉浸在桂花香的世界,简直不能更迷人。多么想找人来分享,说,这是我好喜欢走的一条小路,只要你愿意,在这花香包围里,人与自然的感应好近好近。也不知哪天大自然会把这赏味期限带走。每次都倍感珍惜。

气味有时也让我很头疼,例如封闭空间里,公共空间里,无处躲藏的,人为的,烟味。不能默默忍受,还是要去说,能改变多少是多少。

Beautiful Sunday

手机已经在提醒我准备睡觉了,但我还是想写点东西。刚刚跟俊哥哥聊了会电话,回复了马美女的微信信息。把今天的经历在脑海里时光倒流一下,处理手机信息和电话前是在和两姑娘聊天说地,楼下喝茶聊天,吃晚饭,自己啃了大半盘猪蹄,逛书城,发现了好几本感兴趣的书,喝了个下午茶,好清新的沙拉和小块的Salami小块面包,15:00在音乐厅听了一场电子管风琴演奏,普及了一下这个新兴乐器的历史与发展,很古典也很现代的结合,在莲花山溜达,碰上一个季节的花开,一树好漂亮的橘粉色木棉,满大街的紫荆花,树上和地上都是粉红粉红的花瓣,分外罗曼蒂克,地铁上12:50,背了一路的德语单词,屋子里,打扫卫生,吃早午餐,洗头发吹干,起床09:48。

其实这流水账想表达的是,没特意安排的情况下过得这么紧凑而充实,也是我意料不到的。还是获得了蛮多正能量,有这么美好的世界等着去探索,有这么多美好的人等着去认识,有好多东西都想学,而自己还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