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7年02月

你被手机宠坏了吗

今天有朋友给我转了一篇关于如何提高效率的文章,文章很长,我很配合地高效浏览完。深有体会地给对方回复一个截然不同的方法:想提高效率很简单,把手机丢掉就好了。这是个严肃的非玩笑,亲测有效。

在德国的时候有一次游泳回来把手机弄进水了,听朋友建议说要长时间放在米里干燥,于是我过了好多天脱离手机的日子。在手机泡大米的那些天里,我看书学习的效率奇高,才发现,看了十本关于怎么提高效率的书,还不如直接把手机丢掉来得简单直接且能保证效果,挡不住的Facepalm表情。

当然,在还普遍用现金结账,还能见到为数不少非智能手机的德国,日常生活里没有手机真的问题不大。一方面,德国生活里对手机的依赖程度不算高,在餐桌上或者朋友聚会都看不到手机,人们似乎有点刻意的跟即时通讯工具保持一定的距离,没啥紧急事别打电话,发个mail或者短信约时间面聊好了。另一方面,基础设施的信息足够丰富,遇到不懂的不用查手机也能找到方法,例如坐个公交可以在站台查看纸质的时刻表,运行时间还是挺靠谱的。BTW,德国的好多APP都还处于比较原始状态,界面不是一般丑。再PS,人与人间习惯性的不轻易打扰,被需要感没那么强,就是说即使是连续几天不用手机都没人知道,因为压根儿没人找过我,真是个忧伤的故事。Facepalm。

但我今天想说的是在国内没有手机用是有多“难过”。前两天上班匆忙忘了带手机,瞬间穿越回原始人的生活状态,生活品质都要下降几个Key。 早上掏出耳机才发现手机没带,每天靠着电台广播来唤醒半睡细胞的我,忽然没有广播听,心里悻悻的,感觉miss了什么,一天就不算醒完全。吃午饭得翻出多日未打开的钱包,幸好还有够吃午饭的钱,其中的五块的还是早上坐车乘务员多刷了卡给我退的,呵呵。回去路上看到个小黄车,想骑走,才发现没有手机开不了锁,Facepalm。公交上,才记起约了人,拿着没有卡的手机却联系不上,Facepalm. 于是把周边的人都打量一轮,物色有没可以给我利用的,就近从旁边的帅哥下手:可不可以开个热点我用一下……一脸诚恳而认真的尴尬。晚饭还得各种蹭公共Wifi才能吃得上。

好久没这么……窘迫……过了,真是被现代科技带来的便利宠坏了,一旦脱离了这些工具,人立马回到半原始社会,却没有带上该有的技能,各种格格不入无所适从,智商也急剧下降,面对着再日常不过的问题竟然无从着手,如果没有导航怎么到达一个陌生地址,没有即时通讯怎么联系上别人,没有手机怎么谈恋爱……哎,好伤脑筋。

人应该是越变聪明了,怎么更多时候倒感觉变笨了。那些被手机宠坏的人,在没有网络工具的情况下,严重一点会不会有生活都不能自理地步?

前些天在书上看到这么一句话:人类文明的进步,表现在能不假思索做的事情越来越多。现在琢磨琢磨,发现挺有意思。借助现代科技的进步,的确能把人从日常的琐事中脱离出来,效率大大提高,节省不少时间做更多的事情。可是万一这个“不假思索”掉链条了,习惯了单一操作流程的人怎么办?

楼下有只内分泌失调的鸡,不分夜晚早上都在叫。

夜来香

本来想着今天又更新一下公众号的(通常也就想想),然后发现粟米网今天能打开啦,于是果断立马公众号就失宠了。

过了春节回来,慢慢进入生活的常态,我生活的常态是什么,不禁想了下。说不上一两个词来概括之,可能我的生活还不能说得上”常态”吧。变化的说不上“常”,但变化又是永恒的常态。

其实也没那么复杂,最近几月里就是工作和溜达,再具体到日常里,就是上班,下班,读书,看电影,上课,学习,偶尔跑步,周末见朋友。貌似除了吃饭睡觉外,天天都就这么过的,日子忙碌而平淡。

就如今天,早餐是粟米牌白粥加榨菜,下班回来,想着要跑个步,刚好碰到楼下的小伙,叫上一起去。洗衣服,瘫坐一会,房东爷爷的电话好霸道总裁“快下来,有东西吃。”一听到吃的,行动力十足的吃货问也不问是什么吃的就直接奔下去了。

是房东太太自己做的萝卜糕,加了冬菇和腊肠的白白的萝卜糕,要不要这么好吃啊,一颗想减肥的心不由败下阵来。这下子肯定很有力气减肥了。

晾衣服,跑步回来到门口,再一次闻到沁人心脾的花香味,前天晚上回来也是,使劲地嗅个够,找到花香哇最浓的位置竟是门前的路中,一棵棵树凑近去嗅都找不到到底是哪里发出的香味,花呢,花都没看到,味道从哪出来? 正好碰到房东出来,给我指出旁边的夜来香才知道。这么大一棵的夜来香,花比手指头还小,夜晚几乎看不出来是花。

这小花在灯光下好晶莹,花蕊像是一颗发着绿光的钻石,好特别。外观低调得不易让人察觉,巨大的能量却分分钟能迷倒大众的嗅觉感官,还很有个性的只在晚上散发。

你好,很高兴与你相见,谢谢你照亮我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