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7年03月

你是不是上天派来的天使

烟花三月下扬州,三月,万物复苏,大地回春的季节。

跟以往的生活轨迹又有点不同,这月里见面认识的人比我此前半年认识的都要多的感觉。各种各样,人与人之间,给人的感觉原来可以这么不同。遇到有从头到尾一直对我板着脸的像我欠了他钱似的(宝宝心里苦),也有不停给我套高帽的,还有一上来就给我念诗的。

今天下午挺开心的。给人上完课,在星巴克单独又坐了好一会,翻看着德语书,抬头一看,原来今天的天这么蓝,跟朋友三两句的聊着,分享快乐。室外不冷不热的气温,旁边的绿植飘来若有若无的微风,就这么安静地呆着,身心自然而然的生起那种久违的纯粹的快乐。

不看书时认真窃听一下旁边桌人的聊天。发现我还蛮习惯在人群中安静的自己,在喧闹的环境中也可以很自在,一般的吵杂声还真轻易不打扰到我。当只想忙自己的事时,耳朵可以完全屏蔽掉外界的声音,而抬头休息时,周边的声音又会突然活过来一样,选择性进入我耳朵。

其实我有窃听癖好,可喜欢在人群里藏匿着,如空气般存在,打开听力的感官,偷听别人的对话,公共交通上,餐桌旁边,大街上,咖啡厅里,甚至排队的时候。在很多个路途中等待的时刻,除去看kindle,记单词,或者听广播,往往什么都不做,安静地听,看有听好听的吸引人的故事。

发现在不同国家,不同人群,谈论的话题也是好玩,谈旅行的,工作的,婚姻的,小孩的,学习的,家长里短……这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这些人的价值取向了吧,再放大点,如果整个城市,整个国家的人谈论的话题都关于某个方面的话,是不是已经上升到国家层面的一个文化体现?有趣吧。例如,在德国的大街小巷里,经常听到人聊天的话题最多就是旅游。这个话题太好聊了,单单是谈去年在哪度的假,今年准备去哪度假,明年计划到哪度假都能聊好久。略挖一下热爱旅游背后的原因:护照这么好用,假期多,还有根深蒂固的旅游传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全民话题是旅游了。那么,聊工作挣钱的呢……

如果是旁边的人以为你听不懂时就更好玩了。这种情况在国外特别常见,就拿德语来当例子,在欧洲旅行时,即使不在德国,德语还是各种如影随形,因为德国人热爱旅行,于是走到哪哪都能碰到德国人,听到德语。貌似某一次在意大利还是西班牙,和小伙伴排队登一个挺高的塔,从买票到塔顶处,一直都是跟在一个奥地利帅哥和德国美女后面,他们料想旁边都是外国人估计也没听懂德语的,便很轻松自然地聊着,原来before sunrise这样的偶遇邂逅真的存在的,就在我旁边上演阒。我就一边淡定地听着,还不时翻译给旁边的小伙伴听,变态的八卦心理大大的满足。

自娱自乐的事多了,在特定环境下还干过好多连自己都想不到的事,还是挺好玩的。

你是不是上天派来的天使?忽然想起Tracy跟我说的这句话。

Where are you?

现在的生活被碎片化着,来不及梳理便匆匆投入下一个碎片中。

经常被别人问到一个问题,或是每次一个会话的开端通常会是这样:你在哪?

似乎很多人对于我的定位问题很疑惑,我不知道透过这个三字问句背后要问的问题是什么。我现在在哪?我之前在哪?我将会在哪?我在这个地方做什么?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接着会是在什么地方做什么事?三言两语说不清,真想知道的话要不改天约个时间面聊吧。

周末离奇的出现在了重庆,又一次的一个人走在机场路上,感觉特别亲切,每次走在这些到达与出发的站点,都像是回家,在这“家”并没有实物,只是一种仪式感。我太习惯与怀念无数个匆匆出入各大火车站机场的瞬间,对我来说,这是在路上的一种仪式,告诉自己,又在路上了,又出发了,又到达了,又有新的美好去等着自己打开,这种感觉真好。

又回去了一趟母校,不知为什么,一整天都被热泪盈眶的感动包围着,所幸旁边有人可以紧紧拥抱分享。有一些思想的碰撞,遇见一个人,有一颗金子般的心。

我好喜欢现在的工作

前几天约了个二十岁的姑娘见面,先聊着近况客套客套,没说几句便不知怎的引出了这句话“我好喜欢我现在的工作。”那一脸发自内心的真挚,听得我都有点感动。见过好多很有爱,很有钱,很有成就,很有福气,很受拥戴的……总之在别人幸福的一百种形态里,原因都大抵相似,也听过无数句别人眼里“我很羡慕你”之类的话,却猝不及防的被这么简单直接的表达所打动。

“我蛮喜欢我现在的工作的。”这是第三次听到别人跟我说这句话,每次都引得我无限羡慕又略带茫然。数月前第一次在小钰电话里听到时我就被惊讶到,原来书上写的例子是有真实存在的,原来真有人会喜欢自己的工作,而这人还是我认识的,还是那个和我曾多少次被工作虐得要通过电话来互相借取正能量才得安然熬到周末的人。她这句话让我有点如梦初醒。

说实话,在大多别人的幸福里,很多时候只是静静看着,也替别人开心,不会有着很羡慕或者要拥有的念头,就这么淡定地不为所动,因为潜意识里很清楚,那光芒都是别人的,与自己无关,更何况不知道别人幸福的背后经历过些什么是我无法想象的,也就无所谓羡慕不羡慕了。但是这个不一样,不像别人的幸福那么遥不可及事不关己,一份喜欢的工作,应该是伸手就能够得着的东西,为什么不。

可能是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吧。缺少什么就会特别关注什么。当初看老友记,最向往的一种幸福就出现在这六个人的生活里:风格天差地别的几个人都有着自己喜欢的工作,而爱的人就住在对面。这样子24小时都是快乐的,上班时间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下班回去见到自己喜欢的人,纵使外面的世界再纷繁复杂,我只关乎自己小世界里暖暖的小打小闹。左手做着喜欢的事,右手有喜欢的人,就够了。我是不是有点太贪心。

你喜欢你的工作吗?要是别人问我,我可以侧面回答得很得体,呃,我不讨厌,我可以把工作完成得很好,它让我有吃有住,我觉得有的地方挺好玩的,那里人不错……但我知道我无法像那姑娘一样,发自内心毫不犹豫的肯定。

在这些放空的日子里,试着去读更多的书,没有目的地去放纵思考的绳线,去接触更多的陌生人,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可喜的是,方向似乎已经找到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