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7年05月

丢失记

刚刚在洗手间蹲下来整理排水的管子,那么低的视角,你猜我发现了什么,失踪了两个月的耳机。上周偶尔在背包的暗层里发现了也失踪一周有多的手机。好些小物品也是有脾性,不时跟我捉捉迷藏。当见不到一样东西时,我也不去寻找,如果真丢了话,去找也找不回来,如果只是躲起来了或是遮蔽了眼睛看不着,迟早会再出现的。想到这,在床上自行断裂的项链应该也快自动浮现了。

前两月还丢过一次地铁卡,不记名通用的东西。那天去到地铁站,把包包都翻遍了看不到地铁卡的影踪,想到刚才在麦当劳里吃早餐还看到的,大概是遗留在桌上或者餐盘上了。跟人约的时间快到了,挣扎了一下还是折回麦当劳问问服务员有没人捡到一张地铁卡,就是问问让自己死心,其实是不抱期待能找回来的,让我大出意外的是真的有人捡到了一张卡,给工作人员留了个联系方式把卡带走了,我马上打那个电话,刚好那人正在隔壁的大厦培训,于是我又过去找那人拿回了自己的地铁卡。现在想想也是挺神奇的,幸好我去试了,and,  好人都让我碰上了,好聪明的失物处理方法。

最近丢的东西都一一跑回来找我啦,我也不是那么丢三落四的人嘛,对自己瞬间又有信心了。

昨天忘带钥匙又成功地把自己锁在外面,聪明如我,想到一个从根源上的解决方法,就是不锁门了,被旁边的人听到狠狠批一顿,却心甘情愿的乐着。其实我好长时间来都没有锁门的习惯,也就是上次看完那本犯罪心理学才下意识地在睡觉前把门锁上的。

地铁奇遇

最近坐地铁发生了些有意思的现象,就是接连被人主动“让座”,其实也不算让座,别人下车前提醒我坐过去而已。但对于这种主动的行为,抛开偶然性,居然能连续发生,觉得很好玩又惊讶。

例如那天下午,我正在啃着语法书的点时,突然有人从旁边拽了下我包包,我回过头看了下,一个衣着很纯朴的大叔,他什么也没说,示意我过去坐下,我环顾了下周边,有点不明状况地坐下了,不算挤的车厢,也是有好几个人离他更近的,他怎么会让一个两米距离之外的人过来坐他临下车前的座位呢?这背后的初衷比座位本身更吸引我,想到有可能是我手上拿着书的原因,但无法确定。

然后又一次地铁发生的事确认了我的猜想,当时我在捧着一本写作的大部头在看,报站时斜对面的人起来跟我说快到站了,叫我坐他的位置,我愉快地接受,坐下后继续啃书,忽然发现左边的人也默默的拿出书来看,再后来啊,我右边的人居然也在看书,真是个奇妙的过程,感觉自己在悄悄改变着这方米范围里的小生态,真好玩。

想起了有一次在欧洲坐火车,貌似是维也纳到布达佩斯的列车上,票上没有座位号的,随便有位置就坐,进入到一个六人的车厢里,两个人在看书,一个人在看手机,还有三个空位,我坐下后,后面又进来一个人,受着前面两个人的影响,我处理好手机的信息后,默默的也抽出kindle来看了。于是后面变成整个车厢的人都在看书,场面略严肃,人还是很容易受环境影响的。

回到地铁上,看来人们内心还是比较尊重读书这行为的(如果这算是的话),至少比较乐意看到有人在读书的现象吧。而这种环境的影响是可以创造出来的,反正我是习惯性的包里会有本书,每次在地铁里翻出来,自然而然的还能带动别人看书,说不定还能轻易蹭上个位置来坐,何乐不为。

今天也开开心心

刚在微博上看到几个字,今天也开开心心,姑且用作标题啦。

转眼又是5月,貌似大半月没有写文字更新,最近忙得没有时间一成不变,又闲得不知从哪捡起一些细节,太匆匆,像在走马观花中好多还没来得及在脑海里收纳整理的瞬间便很快被新的刺激物淡化掉的感觉。不得不去思考,什么才是真正重要的。

该从何说起。今天好开开心心,早上赶着赶着过去华强北,迟到了二十分钟,say sorry,七十来岁的老爷爷回应很愉悦,We are also late. We are glad you are later. 有点赶飞机时迟到了,发现的飞机也晚点了在等着你的暖和感。

中午吃了个酸酸甜甜的石锅拌饭,竟把自己吃得各种撑,最近都吃得好满足。嗯嗯,早上称了下体重,貌似有一个月没称了,体重回到正常不胖不瘦很固定的点,于是也就很放心地各种吃喝啦,等吃胖了再来控制饮食。

下午上完课,C童鞋又给我分享了一个新的菜谱,最近他做得比较满意的一个菜,莞尔一笑,觉得很好玩,此前他也给我推荐过好几个菜,虽然我一个都没有实践过,可是光是聊吃的,聊怎么做吃的都可以聊得深有共鸣。昨天也有人跟我说过把做饭当做烹饪来享受。热爱一件事真好,认真去做一件事真好。

回来又可以去跑个步。自由愉悦。

困得不行,睡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