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8年03月

年轻气盛

下班回来车上,看到朋友圈里转的一篇文章,关于“车库咖啡创始人苏菂捐出全部股份……”,很感慨 。记得在中关村的车库咖啡里,苏菂跟我说的第一句话,“你就是大名鼎鼎的粟米Sarah啊。”当时跟他有打过几个照面,聊天的内容不记得了,连面容都变模糊,印象中是个微胖,身体略魁梧的形象。让我感慨的是那段岁月,那些在北京实习、晃悠的日子。

那段一个月可以读十本书的日子,那些能沉下心来细啃《百年孤独》类小说的日子,那些一天暴走整个北京城的日子,那些对社会、对人情世故都空空也就无所惧的日子,那些可以和任何人自来熟的日子……回想以往的日子,曾经的自己,像碎片一样散落在不同的地方,在北京、在重庆、在波恩、在欧洲以及游走的各个角落,唯独不在自己正常上班生活的地方,想来不免伤感。

前两天还有收到朋友留言,“看着你那些游记,向往得眼红呐,我又去不了,也没那勇气放不下面子去睡沙发(其实还是很想体验的),只有在你的游记中,跟随你的描述,脑海里体验一番了。”类似的话我之前听过无数遍,好长一段时间里,我认识的几乎每一个人都跟我说过同一句话,“我好羡慕你。” 只是当时年轻气盛的心无法读懂“去不了”背后的原因,也曾一厢情愿地鼓励别人“大胆去”。而自己,随着时间被挟裹在人群前进的大潮里,正一步步靠近这个“去不了”的怪圈里,步伐越走越沉重,变得无趣、生硬、一成不变,连迈出半步的勇气都没有,突然好怕自己变成曾经不屑的样子。

人是怎么从“没钱有时间到处逛”过度到“有钱没时间逛”再到“有钱有时间却不敢也不想去逛”的阶段呢。细思极恐。

与新来的同事不知怎么聊起,“你以前这么活泼的啊?” 立马回答,“不,我一直都这么老气横秋的”。

不过在平凡的柴米油盐生活里倒多了一份踏实感,只是不想变固化,固化了就一点都不好玩了。

莫负春光

过完年回来上班,转眼已是三月中,春节的时候觉得时间过得很慢,早餐、午餐、晚餐,一天时间里可以去很多不同地方,做很多不同事情,见好一些不同的人,上班的日子计数单位要以周记,一周,两周,三周,周一跳到周四,周末回来又周一。不管主观时空是否扭曲,时间或快或慢地走着。

春天的迹象很浓了,三月是我挺喜欢的一个月份,没有一二月的寒冷,天气暖和起来,万物复苏,开始有点雨,但不是四月的梅雨,也少有五六月雨季、七八月台风季的任性瓢泼,三月是温和的吧。秋季就不用说了,一直都是我最喜欢的季节。所以,在有选择的情况下,我很愿意在三四月、八月底九月初、十月底十一月出去旅行,避开人群,气候也是极好。

最近又跑起步来,隔了一个冬天几乎没怎么跑,整个身体要重新去“习得”跑步的能力,不是第一次去捡起这种习惯了,之前有一次三四个月没跑步,再次跑起来就觉得很吃力。不吃力才怪呢,身体的肌肉是配合习惯性运动而存在的,一旦这种习惯变了,原来运动的肌肉没用武之地了,也就慢慢消失。当这习惯再次出现时,没了原有肌肉的持续供给支持,跑步所需的动力要在别的地方转化过来,跑到第三公里后觉得每跑一步都是在跟身体作抗争,没有点意志力都坚持不下去。

让人开心的是,只花了大概三周时间,又重新进入跑步的状态了。我理解的跑步的状态是在自己设定的范围里轻松没有压力就能完成,例如,今天跑着跑着不小心就超过原设的公里数5KM,最重要的是,感觉越跑越轻松,跟前两周跑下来的耗力度不能比。估计再坚持跑个几周,就可以挑战10KM了。假以时日,15KM,半马也是同理可证的,这些我之前都到达过,不过现在觉得安安静静跑个5KM就好,跑的公里数越大真的很虐……

记忆里印象最深还是莱茵河畔的跑,沿着河岸一个来回跑,上桥下桥横跨两岸一圈跑,过雨、过雪、过冰雹、过春夏秋冬,从冬天的野兔到春天的野鸭,从夏天户外狂欢的年轻人到秋天捡栗子的小孩,莱茵河每天给我的景象都是新的,对四季的敏感度也因此萌芽。

最近对从农耕时代一直沿用至今的二十四节气很感兴趣,自然规律里,生生不息又源远流长,真的很伟大。不过对于季节,我有自己的季节地图,上面画面很丰满,例如,三月有好多花看,本地的有勒杜鹃、洋紫荆、木棉,放大点范围还有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大片大片的郁金香田……

花正盛放着,找个时间出去赏花吧,如果没有陪伴一朵花开的时间,那怕坐车时多看两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