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语症

继强迫症拖延症后,现在该是患上了失语症。无语,笑而不语这些起码还是有话可说只是不想说而已。失语是正在丧失说话的能力,不是生理上的变哑巴,而是不知道要说什么。
从来就不是个很会表现自己的人,特别是在人群里。每当有人问我你想要什么时,我就觉得特别的慌和手足无措。好像全世界的人都很明确自己的所做的和想要的,就我一个被独立起来,如同飘在空中的抓不住留不住无定向的虚无感,想要大声呼喊,才发现被真空包裹中,于是只有口型,没有传达。就这么个慌。
为自己的“特立独行”感到困惑,自我怀疑,像抓救命稻草般紧守住薄弱得可怜的认同感。黑暗中视力特别差,在生命安全与被人鄙视的权衡下毅然选择了前者,每次都开着手电筒走夜路,上次偶尔发现有人跟我一样走同一段路也会打手电筒,当时就感动个不行。原来,有人和我一样。那种瞬间回归人类的感觉你不懂了吧。
昨天才和一姐姐聊到《午夜巴塞罗那》这电影,才知道女主角原来是西班牙的性感女神,难怪这么美,对伍迪艾论的文艺片没啥研究,但真心觉得这个形象塑造到人的心里去了。她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她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从不委曲求全,从未停下脚步,边走边寻。
以前我以为理性和感性的区别在于心中有无明确的决定。那就是说,无论外在形式怎么挣扎,只要有个方向,终会到达。
忘了在哪看到说,剩女有两种,一种是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另一种是太清楚自己想要什么,这般paradox,还是很能忽悠人的。
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我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So what?

  • 坏坏的笑

    年轻的时光就是这么彷徨,最有名的少年维特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