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未分类

中秋快乐

今天是中秋节,九月的最后一天,突然想起一首歌,歌词里唱道”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现在九月马上要结束了,但似乎还没人wake me up,心里不禁一阵空落。
想起关于某些电话,是不会再响起了! 关于某些人,念起时也面目全非。没有什么是理所当然的,在肆无忌惮慢慢学会收敛,有些话是不会马上写到微博上,微信上或者博客上了,而是从包包里抽出个小本子和笑,一字字记下。
或者写在明信片了,在下个街口的邮箱寄出。难免有时沉浸于回忆,但依然有足够的勇气展开微笑面对未来。
有人形容赫本时说“我没到过天堂,但我的确遇到了天使。”我想说,我希望所到之处都充满美,没有天堂也罢。
中秋快乐。

再见北京

再见,北京,这个我生活了108天的城市,where I love to hate and hate to love.

很认真的生活过108个日日夜夜,我所理解的生活是在寂寞空虚了有身心收容我的地方,有能说话一起疯的人,有自己喜欢的逛的街,喜欢吃的东西,大街小巷皆走过,这里那里有我的足迹我的故事,如果到此一游也算的话,随心情怎么变都能找到身心撒野的地方,有念我的人,并因我的存在带来哪怕那么一点不同……

说白了也就是归属感的问题,前段时间签名 为“心若是飘零,去哪都是流浪。”其实反之亦然,心若是有归宿的地方,去哪都是家。有一天一个人走在798,打电话给KK,本来很愉快的心情,说着说着就泪流满面了,只是因为想家。我知道某一天我会在某个熟悉的陌生的街头想起北京,想念北京的人怀念北京的日子。思绪里试图想抓住点什么证明自己不仅仅是个过客,然后自嘲的笑了。

在这里遇到的一面之缘的携手同行的人都是我最宝贵和珍惜的部分,陌生人,祝你幸福。

 

那一年香山红叶

有时看回前面写的东西,每每摇头叹息:什么鬼东西!杂乱无章的。用当下比较时髦的话说就是bullshit.但也可以理解,因为大多写在疲倦的睡觉前(正如我现在写的),期望疲劳之作能有多清晰明了呢,这样倒多了一分真实和随意。
昨天去爬香山了。其实一直在去与去间犹豫,一方面时间过早,红叶还没红,另一方面马上要离开北京了,再不去就来不及了,下一次到北海是猴年马月都不知道。早上九点钟才暂时下的决定:去吧!于是很火速的换衣服,还心血来潮的小化一妆(就是涂了BB霜和睫毛膏)就出发了,这次没忘带相机啦。
楼下有公交直达香山,不过是蛮长远的距离,差不多是起始站到终点站了。在路上差不多到清华的时候,jerry电话问我周末干嘛,我说在去香山路上,他说可不可以一起,我说好,香山见。(这人私心在想带一个摄影师出行,何乐而不为。怎么体力活都刚好碰上他了,囧,去年他和我爬长城,照的照片别人说很有范,我说是因为一个姓范的人照的。哈)
香山就是一个有徒步线路的景点,适合一家大小或三五知己好友或公司团体或情侣锻炼与欣赏自然景色。在香山让我看到一幅很和谐的北京生活图。一般游客是不会跑到香山来的。所以在这的都是在北京生活工作的人,一路上遇到的大多是全家总动员,大人牵着小孩的手在走,抱着小孩走,推着婴儿车走,小孩子蹦蹦跳跳的跑来跑去,老爷爷牵着老太太的手颤颤巍巍的走,小萝莉走着走着就罢工了,坐在路上不走,哭着要爸爸抱,年轻的小情侣情意绵绵的牵着走。越往高景象就不太一样了,五六个朋友男男女女坐一起,玩着斗地主,铺个桌布在地上野炊,说是野炊其实也是各自带的食物,亲手做的,买来的,很丰富,面对着湖光山色,旁边坐着知己好友,有吃的有看的有聊的,这时候还能有什么别的祈求呢。


我看着看着也醉了,不是因为景,这样的景都大同小异我看多了,而是因为看着这么纯粹的平凡的快乐,很感动。在这里与平时的生活工作无关,也就与压力无关,不用去想升职房子车子妻子这些滚蛋的东西,快乐可以很简单,只要自己愿意张开胸怀去迎接。
好咧,时间不早。粟米跟你说晚安。噢对了,很幸运的是,我看到香山红叶了,虽然现在红得还不多。已经相当满足了。

sept 3

工作两个半月,终于有困乏的感觉,就如热恋期过后的平淡,麻木甚至厌倦,难道就像传说中的工作慢慢把我之前储存的精力能量一点点消耗殆尽了?

好吧,有多风流就有多折堕,我承认我之前玩得是有点过了。就这两天,下班回来感觉很累,昨天在书店里看书时差点睡着,头痛得很。眼皮很沉,吃饱更困,可能是吃多了吧,一直觉得一旦吃多了东西对身体是一种负担,所以一直很抗拒自助餐这种自虐行为。 是那种身心疲倦的感觉。身累,也就无心思做任何事。不安于现状与追求安稳的强烈碰撞,自找的心累。

我累了,可能是因为想家了吧。一个人在北京漂泊了三个月,多么独立多么爱独处的人也终将感到寂寞。I am not alone but I feel lonely。昨天下午在798晃荡,坐下来看人来人往,给kk打了个电话,然后说着说着就泪流满面了。 也可能是因为开学,想念学校里亲爱的同学们,想念在学校没心没肺打闹的日子。

心若是飘零,去哪都是流浪。我表面很开心的样子,心灵孤寂得很。

August 29

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心情不太好的时候,相对生理周期而言,这就是所谓的心理周期吧,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反正我是这样,大概是一个月多一点的样子一个轮回。 今晚心情就莫名的低落,没有缘由的,感觉很压抑,胸闷得透不过气快要爆炸,心脏负担过大似的运行得很沉很重很慢。反正就开心不起来。在大多亲友眼里我似乎只有快乐的时候,整天都嘻嘻哈哈的很活泼。每次有人这样说我都会黯然一笑。心里在说“那是你还没真正了解我。” 、

吃了半盒巧克力,除了大晚上吃这么多甜的要胖死的罪恶感外,一点都没开心起来。拼命想捉救命稻草挥舞的双手只有虚空,回天乏力,眼睁睁看着沉沦。 忧郁起来排山倒海的,但谁也救不了,像痛经一样,打针吃药都没用,痛过就没事了,从低落的苦海里挣扎出来就没事了,但这个过程只有自己,没有别人能帮得了。

让我感动的是有那么多个关心我的人,陪我笑陪我哭,甚至给了我世界在围着我转的感觉,给我力量和勇气cheer up,慢慢自我蜕变,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我会变得更强大,强大得足以保护爱我的我爱的人不受伤害。

再不通宵就老了

写个直奔主题的游记,or,流水账。

人物:松饼,蛋糕,香蕉

老早就萌发了要去外面溜达通宵看升旗参观毛纪念堂的念头,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人和我一起疯。我不想和个不arm channel的人走,这样对我绝对是折磨,一个人去感觉有点虚,不太安全。

俗话说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太费劲找来的不如简单的相遇。前两天松饼童鞋在书店要打烊的时候从书店出来,在门口遇上了蛋糕童鞋,只说了一句“噢,原来你也在这。”两人就一拍即合了,双双约好周末去通宵。

昨天白天松饼在过着很常规的周末生活,翻翻书,睡个美美的豪华午睡。直到晚上七点多,蛋糕童鞋临时加班回来,很愉快的决定按原计划进行。匆匆准备了下衣食便启程。

我们坐公交转地铁到了王府井,上一次去王府井是去年四月了,感觉变化不少,我们先奔着小吃街去的,卖的东西还是老样子,但感觉价钱贵了好多。我是吃过晚饭的,但这个丝毫不影响一个吃货的食欲,走走吃吃,由于去得比较晚,没一会十点打烊了,我们出来在周边绕圈逛啊逛,重要的不是目的地,而是不停的聊天,边走边聊,说不完的话题。

绕得差不多又回到王府井大街,这次要直奔主题街,长安街,在灯市街附近看到了一个教堂似的建筑物,前面是个小广场,一群年轻的中年的妇女在跳着交谊舞,继续往前走有几个比较好玩的铜雕塑,拍了几张照片,很快就到了主干道上,长安街。

长安街很长,以天安门为中心分了两段,东长安街和西长安街。我们先从东长安街的一头,也就是差不多东单一直走到天安门那,看到路边的小台阶上坐着好多人,嗯,估计大家的目标都很一致,都是来看升国旗的。我们也坐了会,途中没有停止过聊天。接着起来又走到西长安街,西单,看到一家24小时营业的KFC,很愉快的进去歇个脚。

里面人也有相当一些,等升旗的。找个好位置,妥妥的坐下,吃吃喝喝聊天。一点左右,时间还早,我最困的时候也就是从十二点到一点间这一段,因为平时这个时候我都已经睡着了,但困过了之后就再没困了,直至第二天回去都没感觉到困。

我们聊到的话题比较多,剖析人性的,情感的,中途坐我后面的童鞋走了过来说“我一个人等升旗实在太无聊了,可不可以加入你们一起聊天”。很愉快的接受,于是两人行变成了三人行。

聊到三点四十五左右吧,我们又启程向天安门出发。噢,差点忘了走过来时最难忘的一环,在长安街上,可能是中国最有安全感的一条街了吧,因为整条街上就我们几个在走,目光所及之处前前后后警卫与巡逻的人员数目比游客多。走在长安街上都有点国家领导人feel了,我指晚上,白天就不清楚了。车道与人行道隔着几层栏,这个点还是不少车子在飞奔过长安街,司机们肯定都开得很high,这个高速在白天北京的道路上是无法想象的。

长安街上两边的建筑都跟政治有关吧,不是接待外宾的饭店就是政府办工地。看到一个很特别的楼,风格很像故宫里的飞檐走壁,有个牌匾写着繁体字的“中华门”。两边的墙上还有两条很口号式的标语,内容就不写了,但最特别的地方在于,都深夜了,门口两边端端正正的站着两个武警,再远一点还有特警。

我们一路嘻嘻哈哈的笑着走着,没太大在意他们,但他们大老远看我们过来就喊着“不许踩黄线”,才注意到脚下的黄线。蛋糕童鞋还特意去踩了一下。我回头一看,那两个警卫一直在盯着我们,表情距离太远看不清,估计是气急败坏的样子吧。前面的特警也在盯着我们,眼光好像很凌厉,我们匆匆走过去。心里在嘀咕着什么地方才至于警卫这么深严,脑子里突然飘过三个字,中,南,海,随即拿出地图一瞄,果然不出所料,大呼一口气,我们是不是太大胆了啊。人家可是拿着枪的呢。

回到天安门,必然得再一次在中,南海门口经过,这次我们是三个人,就低调一点了,说话声音也没刻意放低,发现刚才对我们虎视眈眈的几个警卫都换人了,换岗还真勤呢。路过时我还故意在黄线上小踩一下再走。犯罪的快感你懂的。

走到天安门的时候才四点二十左右,找入口进去看升旗的地方,长安街上没有路上的人行道,要过马路只能从地下通道过去。等我们走过去的时候发现排队进去的长龙已经相当长了,大多是旅游团,我们加入队伍慢慢发现排我们后面的人越来越多,心理也就平衡多了。

轮到我们进去时,小跑了一下,站到的位置还算可以的,第三四排吧,只是还要站一个多小时,五点三十六分才升旗。但有人聊天时间会过得很快。我们被围得里三排外好多排的,有点动弹不得,但还是得坚守位置,一动的话后面就会往前挤了。

升旗手分为两列出来的,哇噻,看着好high,他们连身高都高度统一了,踏着正步出来,谁说走路不也是一种艺术呢,而看升旗手走路则是一种享受啊,好吧,花痴表示是奔看帅哥去的。

国旗出来的时候,后面的人群就有点骚动了,不停的往前挤,前面的人则踮起脚尖,我站的地方还好,视线里有个人头的缝隙能让我看到前面的升旗手。五点三十六分,国旗很准时的徐徐升起,国歌唱了三次,我也跟着低唱,好多年没随着升旗唱国歌了,这是初中高中里每个周一必过的呢。有点怀念有点回到过去的意思。

升完国旗,看着国旗手的背景依依不舍的,很果断小跑离开。奔向后面的毛泽东纪念堂,瞻仰。排队的人肯定也很多,大家的线路都很一致,但我们站得还比较前。

听说不能带相机带包包进去时,香蕉童鞋很义气的当机立断说把东西给我,你们进去,然后我们想也不想,很愉快地把包包扔给了一个认识了不到五小时的陌生人。

可能你会说我太勇敢了。我觉得这是很自然的事。人与人的相遇本来很简单,何必考虑这么多呢,我要是不信任一个人的话,根本连说话都不屑于,要是相信人得百分百。世界还是好人多的。

于是他在外面坐等我们一个多小时,七点才开门,我们又排队,出来时貌似过了七点半了吧。手机也没啥电了,怕没电还真找不到人,但他比我们还急,看我们这么久没出来还来回的在出口入口走了几次找我们。

至于看遗像,在水晶棺里,隔着有几米远看呢,穿着衣服盖着被,只能看到头,灯光照着有点红红的,有点像蜡像。进去前两边很多卖花的,白菊,三块一支,好多人都给毛献花,看着队伍还是蛮壮观的,长长的人龙,每个人手上拿着白花。我们没买,包包在香蕉童鞋那,身上一分钱都木有啊。

出来去KFC吃早餐,蛋糕童鞋说有点困了,hold不住,于是决定回去,本来还打算去首都博物馆和国家博物馆参观的呢。

回到宿舍十点多了,把自己扔上床,很快睡着,两点多起来吃点东西下去溜达了下。回来又睡了两个小时。

醒来时发现声音有点不对劲,昨天说话太多了,连续十几个小时一直讲一直讲,几乎没有停过。嗓子hold不住,除此都不好,腿不累,也不困,睡一觉啥都恢复过来了吧。

算了下,还剩两个周末能让我在北京挥霍了,但我想疯的事还有好多呢,例如去国家大剧院看一次演出,去香山看红叶之类的。

七夕快乐

小和童鞋说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好吧,七夕节,留点痕迹吧,虽然已经有点困了。
今早是在睡梦中幸福的醒来的,梦里具体的细节记不清了,但可以确定的是,在梦里也感叹着这是我二十多年来做过的最甜蜜的梦,没有之一。
起来的时候在发了条微博说,一个好久不见的人最近频频入我梦,是不是该见见了。没想到反应热烈,大家都鼓励我见。于是鼓起勇气发了条短信:七夕快乐。放心,我没有在后面加“我的青春”这类矫情的话。
没想到一个电话就打败了我,就像一个缺爱的孩子突然得到爱的施舍,于是积累已久所有的委屈与感动一下子全都泛滥出来了,那种复杂的情绪,就差一个哭得唏里哗啦宣泄出来,我还真想。
写到这,联想到了今晚在书店看林徽因的《你是那人间四月天》里面有一段特别喜欢,刚刚上网搜了下,忘了是哪篇散文里的一段,没找出来,作罢。改天补上,或者不。
睡了要。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