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斯里兰卡到菲律宾

晚上打开朋友从斯里兰卡带的红茶,好大一个Facepalm, 买的是大吉岭没错,居然是茶包,茶包……买时叮嘱个半天要认准Darjeeling才好买啊,还要看有VSRT(Very Special Rare Tea)标志才好买啊,独独忽略了居然还有茶包这个神奇的存在。

被茶包这么一激发,我要来更新一下沉寂了半年的公众号。想想刚从菲律宾的小岛回来,六月份去了趟斯里兰卡,加上一月美国,才发现,原来今年我也有去过三个国家的。可是跟前些年相比,是相当的安静啊。呵呵。

在旅行过程中还是碰到好些新鲜好玩又奇葩的事,还有对比碰撞出新的思考。菲律宾三年前我去的时候整个船只有我一个亚洲人,这次去几乎整个船都是亚洲人,有的地方变了,有的东西还在,比如非常友好的态度。斯里兰卡和菲律宾在很多地方上给我感觉还是蛮相似的,虽然一个佛教为主要宗教,一个是天主教国家。

游客在多大程度上会影响一个地方的生态发展?在科伦坡沿着印度洋的海岸线一直走,旁边一系列很Modern的建筑工地,一看就很中国,走近一看都是中文字;马尼拉湾边上走着,也有这么些“特点鲜明”的建筑群,果不然,还没走近就从里面走出一群人操着熟悉的母语。投资的理念不言而喻,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只是惊叹变化的速度,看着一个个地方被复制得快没有特点了。

斯里兰卡的工人一月工资大概就是750人民币左右,菲律宾可能稍高一点点,这些人均收入这么低的国家,却也是人人脸上洋溢着微笑的国度,让人感觉到幸福指数挺高的,多简单开心。有人说,我们看到的他们表面上的幸福只是因为贫富差距不大而已,大家收入都是每月750,也就无必要东家偷西家了,要是哪天从每月750的群体里冒出一批7500,甚至是75000的,那问题就来了。当时我还愤愤的,哪里的贫富差距不大,两公里范围内都能走出三个不同阶层的小社会来,贫民窟跟富人区就这么赤裸裸地暴露着。后来深入往当地人的生活区走进去,才发现,穷的人富的人生活上根本没有交集,仿佛是同时生活在两个异次元空间的两种人。

我不知道那些在餐厅里端盘子天天看着别人一顿饭价格就是她整个月工资的服务员心里是怎么想的,只知道拿着瑞士或者挪威的工资全世界跑只要不在自己国家里就觉得哪哪都很便宜的感觉很爽。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