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那些奇葩朋友们

事情是这样子的,刚才看到一朋友的公众号更新,看完后想到内容的相关性,便转给了Tracy, 还特意温馨提示一下:“这人略奇葩,一个月读的书比我半年读的都多,写得略专业性的部分我也没看懂,直接跳过不读,笑脸。”

她看完后给我语音道,写得蛮有深度的,果然没看懂的部分也直接跳过。谢谢你推荐给我的,我现在就想多认识一些有意思的人,能激励我,给我带来灵感的,interesting people who can inspire me. Do you understand? 我现在要去做炒饭了。笑声。

我想我是明白她话里的意思的,朋友和而不同,往往能为自己打开一个新世界。 世界这么大,多见识一些有意思的人,会发现生活也很有意思,正如暴露在新鲜空气里思想也会清新起来。 用苏格拉底的话说就是”The unexamined life is not worth living.“没有被检验的生活不值得过。用王尔德的话说就是恶大莫过于浮浅,没有想象力是难以忍受的。生活需要乐趣。

昨日,应老头邀去河边船上的中餐厅吃午饭,在路上他就给我说前一晚他和一群老头在这船上多happy,特意提到一个服务员小伙子很好玩,叫我一会认识认识,坐下来后他所提到的那个小伙子笑意盈盈地过来了,按照老头八卦的习惯,就差没把别人的生辰八字给问出来,听了会他们对话,感叹着这人德语真好。我也不示弱,我们用更难学的中文聊。连吃饭时老头也喃喃自说着,”这小伙子一直都笑容满脸的,欢乐的人儿。”晚上的时候他又特意跟我提了一下他,今天在船上的小伙子不错哟。我开玩笑说,你是不是喜欢上人家了,要不要我给你搭搭线。心里在想的是,一个人的生命气场给别人留下的印象可以如此不同,真有意思。

去年初在哈尔滨认识的一个印度小伙子,貌似印美混血的,现在居住在中国,基本属于微信里僵尸联系人那种,前段时间因着一个话题才聊了一会,后来给我发了他圣诞表演的视频,原来这人健身一年多,练得一身肌肉,鼓也打得很好。能看又能打,这两大泡妞王牌都有了,目测很招女孩子喜欢。每当在别人身上看到自己不具备的东西都不由心生欢喜,眼前一亮。像是偷窥到一扇充满可能性的大门后面的东西,不时惊艳着。

欢乐君还不时变着面孔出现,例如看到有人给自己的胡子扎了个辫子,下面还挂了个小球;又例如碰到一个没有80也有79的老太太滑着滑板车在大街上花式溜达;例如旁边一个两三孩岁的小P孩骑自行车居然把姿势摔得那么有技术难度;再例如七十岁的老大爷看了一个日本女人如何保养青春后买了一堆面膜开始捣弄美容……屡屡看到这些不在我笑点内的人和事时都忍不住逮着旁边的人(如果有的话),快看快看,那人好搞笑,呵呵呵,笑到快不行了。

上次沿河边散步,看到一条很漂亮的大狗,好喜欢它,还一起玩了一会,直到被主人牵走,回来之后一直念念不忘着,于是第二天同一时间又出现在同一地点,去“偶遇”昨天的小伙伴,可是再没碰到它,此后两天心里一丢一丢的。

我先去跑个步,看看能不能偶遇上一些充满生命能量的人儿,顺便说一句,我是一个很无聊的人。(此处该有笑声。吐舌)

  • 夏小苍苍

    例如看到有人给自己的胡子扎了个辫子,下面还挂了个小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