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恋情,不如去露营

少女时代就对黄子华栋笃笑里的一句“与其谈情,不如去露营。”中毒已深,自此,对露营的浪漫主义情怀从未消减过,矫情时还幽怨地说过“露营,是我一直死不去的愿望。”现在想想都要含羞作掩脸状。不过一直对露营带有神秘而又期盼的感情倒是真的。

我只猜中了开头,没猜中时间地点。直至今天,在德国,露营才真正第一次实现,想想也是不科学。之前在国内,其实碰到很多次潜在露营机会的,居然一次都没实现,真是神奇。好几次就是,明明是带有帐篷的,居然没让我知道,居然不知道我一直很想露营来着,害我错失露营的机会,愤懑的。

有一次比较接近露营的是在海拔四千多米的登山营地里,记忆尤深的是当时零下二
十几度的大晚上,营地里大伙儿围着火堆取暖及烤衣服鞋子,谁人的鞋子还差点被烤焦了,我第一次要睡睡袋觉得好激动,还担心着那小小的薄薄的睡袋会不会半夜冷shi我,于是给自己严严实实裹了两个睡袋,睡得一身汗。外面冰天雪地,我一直在擦汗。嗯,那是有墙的营地,不用搭帐篷。

当然还有些去各种帐篷里玩的,半夜冷飕飕扯着单薄的衣角看星星看月亮的,都不算真正意义上的露营。我想象中的露营应该是,临着水边,搭好帐篷,帐篷边上有一个火堆,火堆上面有个炉子,炉子旁边还烤着湿漉的衣服,两三好友正躺在帐篷里,开点天窗,观望着满天的星星,谈天说地。

理想太具浪漫主义色彩,现实中,却是另一翻景象。 很大的帐篷里,有我的一张小床和小卧室,晚上十点就躺床上,隔着一两层布料,感觉与天空与大地这么亲密距离这么近,没有星星没有月亮的夜晚,此时声音才是主角,雨下得不大不小,敲打着帐篷,在大自然的音乐里入睡也是一种意外惊喜。

看到朋友圈天心说大晚上被锁在门外,孤身一人,我知道她是不慌的,因为知道无论多晚都会有人等着,守候着。

遥寄感同身受,心安便不惧风雨。

  • 董俊平

    此情此景,有一点思乡之绪吗

    • admin

      不能太贪心,珍惜现有的真正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