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方式

生活的形式林林总总,看过不同地方的人的生活,形式可能不尽相同,但同样地,为了维持一种生活方式都得付出一定的代价。要想在自己的生活方式里过得尽可能舒适,这种代价像是牢笼般,越是牢固,让人一旦脱离这种生活方式都会感觉无所适从。

德国的社会运行自有一套规则,以小见大,作为社会小单元的家庭也有维持其正常运转的规则。哪里出现问题了,自有系统里头的规则进行自我修复。每个人有熟悉的个人医生不说,这边似乎每个家庭都有固定的修理工,分工很细,房子哪里出问题了打个电话给特定分工的人约好时间上门来服务。如此这般,运转得有条不紊。

今天中午只我一人在家,来了两个人修缮外面的房间和厕所,有一个是我认识的,就是常来这修门锁还有其他的。我刚好在厨房捣弄吃的(其实就是超市里刚买的牛角包),其中一个过来问我有没柠檬,说另一个人有点拉肚子,需要柠檬,我还特意想了一下,据我所知,这里没有柠檬。他叫我再找找,出于礼貌,我又打开了冰箱让他看,这冰箱我天天开N遍,可以很确定里面是没有柠檬的。就在我准备关上冰箱门时,他指给我看看门边那个绿绿的小圆塑料瓶,说这个就是柠檬水,我顿时很惊讶,什么,这冰箱我开过一千几百遍,这个小瓶子里装了柠檬水我居然不知道。旁边还有一个同样的黄黄的小瓶子,我好奇地问那这个是什么水,他说也是柠檬水。我拿出来时还一脸不相信,特意打开来闻了下,还真是柠檬味呢。只见他们把一块白白的药片类似物放进杯子里,然后倒柠檬水,再倒可乐,然后喝下去。这是治拉肚子的配方,呵呵,又长见识了。早之前就听人说德国一般家庭都会有各类东西,从常用的医药箱到家居装修用的工具一应俱全,这到底还藏着多少我不知道的东西。

房东出去度假了,我看着洗碗机里貌似都塞满了,我来洗洗吧,虽然老早之前他就有教过我怎么操作,住这都半年了,我居然这么天理不容地没洗过碗。幸好这类机子的操作逻辑都大同小异,有着地球人都能读懂的图标,放好清洁的粉,选择,启动。难不到我。还有投币式的洗衣机,找币,嗯哼这样那样搞定,过了几天居然还是被逮到了,有人连洗衣粉都放错格子,说的就是我。

前些天刚从外地回到德国时,感觉在短短的几分钟里就蹦出比任何时候都要深刻的几个关键词,“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中产”,“什么都有”,“人人都有”……无疑在这种生活方式下是很舒适的。但是要维持这样一种生活方式花费的时间精力一点都不少,屋子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按照其需要存在着的,不管暂时用不用得上,也要有,就拿冰箱里的来说,品种多样的芝士,火腿,还有放外面的面包,蔬菜水果,吃掉多少或者是到期扔掉多少就得补回来多少,保证每一样食品都是有的,通常是宜多不宜少。这样的机制在小孩的穿着上一样有效,柜子里放好多少件上衣和裤子,扔掉多少条穿坏的就得补回来多少件,保证柜子里就得有这么多件衣服是可以穿的。说的德国人严谨,严谨这个词有多飘渺,放到生活中却很实在。